此時此刻,賢王震驚不已。

不管怎麼看,他都覺得這個小福榜實在是太眼熟了,以至於他一個冇忍住,直接對自己的妹妹說道:

“太像了!太像了!”

對於自家兄長的反應,宸貴妃這邊還算是滿意。

她以為自家哥哥算是迷途知返了,卻不想下一句話,氣的她想把自家哥哥放倒在地一頓暴揍。

“這個小囡囡長得和楠兒真的是太像了,她們果真是母女啊,她的爹爹在哪裡?該不會是那個……”

“閉嘴吧!南宮譚祁!我發現你這雙眼睛簡直就是白長了,就你這種人活該孤獨終老,無兒無女!以後福寶就是我閨女了,你哪裡涼快哪裡呆著去吧!”

狠狠的給了自己兄長一個大白眼之後,宸貴妃很是欣賞的望著正在彈奏樂器的小福寶。

這個曲子實在是太好聽了,宸貴妃不管何時何地聽都會很喜歡。

尤其是知道眼前這個小囡囡是她老友的孩子,她心情就更加好了。

“好妹妹,你可彆和哥哥開玩笑,你快說這個小孩子當真是楠兒的女兒嗎?而且還不是鄉下那人的女兒!”

“南宮譚祁,你少在這裡跟我裝瘋賣傻了,你怎麼會不知道鄉下那人長什麼樣子呢?他怎麼可能會有小福寶這樣的女兒!”

宸貴妃一句話就說穿了男人的心思,男人自然知道鄉下那個粗魯的男人長什麼樣子了,但他還是不大敢相信這個小囡囡是楚梓楠的女兒。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個小囡囡的親生父親又是誰呢?楚梓楠該不會是在後來有了喜歡的人吧?

男人的前半生做事可謂是相當利落,要做的決定從來不會因為任何人的乾涉而終止。

但現在他的確是有一些猶豫且惆悵,他不清楚自己此時是怎麼了,但他又覺得自己在未見到這個小福寶的事情而高興。

小福寶的一隻曲子敲打結束之後,便對著所有人鞠躬表示自己結束了。

而她從那小板凳上跳下來的時候,因為身上穿著的衣袍的確是有一些太大了,以至於腳下一絆差一點就摔倒在了地上。

而在這一瞬間,所有的小孩子都緊張起來了,七皇子更是直接就衝了出來,朝著小福寶的方向奔了過來。

眼看著小傢夥就要接到小福寶樂,卻被一旁的高大男人搶先一步得手了。

“小孩子日後做事可是要謹慎小心一點,你若是摔到了碰到了,心疼的是大人們,倒黴的可是伺候著你的人!”

男人開口就給小福寶講了一句大道理,而小福寶抬眼就和男人對上了,這個男人正是剛剛小福寶不感興趣的那個男人。

“謝謝大叔叔,福寶記住了,福寶以後都會好好做事,謹慎小心,爭取不給身邊的每一個人添麻煩的!”

小福寶甜甜的一笑,臉上出現了兩個小梨渦。

她這可愛的樣子,讓男人忍不住揉了揉她的頭。

“咦……”

小福寶突然皺眉,想把自己的小腦袋往回收一收,但是男人長得高大力氣又大,小福寶冇能得逞,隻能發出了一個語氣詞。

一旁的七皇子看到了這一幕,直接就把男人的手給推開了,順便把小福寶從男人的禁錮之中解救出來。

“賢王殿下,小福寶剛剛已經表示不舒服了,希望您不要為難她,有什麼事情您可以和太後孃娘或者是母後說,您冇有必要這麼小氣的為難一個小孩子吧!”

在這一刻,七皇子超級有擔當,直接就把小福寶護在了自己的身後。

看到這一幕,賢王倒是很感興趣小福寶竟然能夠有如此人緣,讓皇室裡麵的人都為她說話出麵。

“是啊,母後和皇祖母都在這裡呢,既然這位王爺是皇宮裡麵的客人,那理應和主人說話,小福寶也不過是個客人,你冇有必要當著主人的麵為難其他客人吧!”

翎兒小公主在心裡暗暗較勁,表示自己此時替小福寶出麵,那並不是為了保護小福寶,她要保護的是自己母妃一家的麵子。

畢竟小福寶現在是楚家的人,楚貴妃不善言辭去爭辯,所以翎兒小公主可不能讓楚貴妃被人欺負了。

如果說有一個小皇子站出來保護小福寶的話,那可以說明小福寶的人緣還算是可以。

但是,又有小公主出來保護小福寶了,這足以說明小福寶在這裡還是很受歡迎的。

“就是就是,剛剛你們不是說著要比拚的嗎?我小姑姑表演的這一首曲子是不是還算是可以?你們剛剛是誰覺得她表演不出來的,趕緊站出來道歉!”

之前還一直和小福寶有一些口舌之爭的九皇子,在這時候直接就臉上有汪得意洋洋的,環視了一下四周。

小福寶就算是參加才子參與大賽,那也是代表本朝去參加的。

所以,他們今日能夠讓鄰國的參賽選手受到暴擊,那就是他們的目的達成了。

“我可冇有說瞧不起她,我隻是懷疑而已,但她的確是彈奏出來了這麼一個曲子,確實很厲害,這麼小的年紀就有如此造詣,我不得不對她豎起大拇指!”

那鄰國來參賽的小男孩兒倒是個有禮貌的,明明自己剛剛就是想看其他人的笑話,但如今看到小福寶能夠表現出如此樣子,她還是很佩服的豎起了大拇指。

至於常慧慧那邊,也冇有想到今天會讓小福寶出了風頭。

她本想著可能會看個大笑話,如今笑話倒是冇看成,她自己反倒是被推到風口浪尖上去了。

“人家都說常慧慧是一個小才女,在這一次才子才女大賽中一定會拔得頭籌的,可我現在看來我朝也是有小才女的,到了大賽的時候還說不定是誰拿到最後的獎勵呢,所以這種時候大家還是應該謙虛一點,回去好好練習吧!”

皇後這麼說,這算是在鼓勵所有人都回去練習,偏偏常慧慧此時心裡酸溜溜的,總覺得這些人都在針對她。

明明剛剛她和七皇子演奏的曲目纔是最得人心的。

結果,這個鄰國的參賽選手可真是冇有眼力,非要來插一腳,害得她現在麵上無光。

“是啊,慧慧也覺得皇後孃娘說的很有道理,是騾子是馬比賽的時候才見分曉,現在厲害算不得什麼!我隻希望大賽的時候,可彆把冇見過世麵的小福寶給嚇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