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隻是簡簡單單的說了一下自己要演奏的曲子的名字,結果剛剛還很得意的小男孩兒一下子就安靜下來了。

小男孩張大了自己的嘴巴,指了指那一整套編鐘又指了指小福寶,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丫頭,你知道你剛剛在說些什麼大話嗎?你要演奏的曲目可是特彆古老的曲目,而且這一套樂器如果演奏不好就跟敲鑼打鼓差不多,你確定你自己真的有這個本事嗎!”

小男孩再三確定了一番之後,小福寶毅然堅定地點了點頭,拿起了一旁的小錘子走到了那一排編鐘旁麵去。

因為她的身高有限,所以老嬤嬤還特意給她弄了一排小板凳。

小男孩為了聽到小福寶的演奏,連忙指了指周圍的所有人,讓他們不要出聲,而他這邊則豎起了自己的耳朵,仔仔細細的去聆聽小福寶的演奏。

至於院子外麵,宸貴妃和那位賢王走到了一處冇有人在的角落裡麵,閒聊了幾句,直接就指向了裡麵的小福寶。

“兄長今日來,怎麼都冇有和我這個做妹妹的說一下,你突然襲擊,弄得我都冇有做好準備,隻是你今日來,確定隻是帶著參賽的選手來的嗎?!”

宸貴妃並冇有馬上說出小福寶的身世,而是開口詢問了自家兄長來這邊的原因。

“我這不是聽你身邊的人寫信回去說你最近有了新的營生正在帶孩子,所以我就來瞧瞧究竟是什麼樣的孩子能夠勞煩你親自帶著,那孩子該不會就是剛剛那個小囡囡吧!”

賢王對於自家妹妹突然開始帶小孩子這事兒倒是蠻好奇的,不過他剛剛瞧了一下,那小孩子除了哥是被人欺負的,也冇什麼特點。

他妹妹怎麼說也是金枝玉葉,怎麼就選擇了這麼一個孩子!

“我這一次來,實則是帶了一些家族裡麵都一致認為很厲害的孩子過來的,他們那些人也都說了,隻要你想,這些孩子隨便一個都可以記在你的名下做你的乾女兒或者是乾兒子,你在這後宮裡麵無所出,總這麼下去也不是那麼回事,就算是我們眾人都知道你冇有爭奪的想法,但也應該給自己留點機會保全自己。”

宸貴妃就知道自己這個兄長輕易不出門,他若是出門肯定是有要事要辦的,就像是今日,對方是為了宸貴妃的事情而來的。

他們兄妹兩個往日交流的次數不多,但是卻還是惦念著彼此的。

“我知道兄長惦記著我心裡已經很是感動了,至於其他的我也冇想過,更何況陛下也知道我是個不願意爭搶的,所以我能夠在這後宮裡麵待一日便是一日。

隻是在兄長的眼中,妹妹帶的孩子竟然是那樣一個樣子,妹妹這心可真是很痛呢。”

宸貴妃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心口,做了一個心痛的動作,再之後,她又把話題轉移到了某件事上。

“兄長這一次親自出發,大概還是因為某件事情吧,其實這些年我一直很感興趣,學長究竟有冇有心,到底有冇有愛過楠兒,否則你當年就應該反抗家族的壓力,不應該讓楠兒那麼難過!”

宸貴妃把這個名字提出來之後,賢王的臉色就徹底的變了,他看起來有一些沮喪,然後低下了頭。

“像我這樣的人究竟有資格說愛嗎?我也不知道,隻不過我對不起她,所以我這一次來就是來看看,那個鄉下的人身上還有什麼能夠問出來的!

我就應該早點知道楠兒當時落難了不肯來見我,會不會躲在最近的某些地方,結果是我忽視了這一切!”

賢王的眼角耷拉著,語氣很悲傷,明顯是當初楚梓楠出事的事情讓他很悲傷。

“兄長的能力是怎麼樣的,想必已經不用我說了吧,兄長就算是不能夠做到隻手通天,但是想要調查點什麼,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你怎麼會這麼晚才接到訊息?你知不知道楠兒還有一個女兒!”

宸貴妃實在是太生氣了,她現在隻恨自己是作為妹妹的,否則她真想給眼前的人一巴掌。

而她這麼說完之後,眼前的人也瞬間驚醒了。

“你說什麼為什麼?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怎麼會有一個女兒呢?難道她回來之後還嫁人了嗎?或者是被人給欺負了!”

賢王臉上的疑惑是真真實實存在的,他不像是在說謊,他是真的不清楚後來小福寶的孃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見他這個樣子,宸貴妃終於是冇忍住給了他一耳光。

“兄長怕不是在和我這個做妹妹的開玩笑吧,兄長連我這妹妹身邊的奶孃還有伺候了多年的貼身侍女都能夠買通,怎麼會不知到楠兒還有一個孩子在這世間呢!而且楠兒的家裡人把那孩子接走的時候,場麵很是盛大,你怎麼會收不到任何訊息呢!”

宸貴妃的話音落地之後,她才意識到自己有一些誇張了,而她好像也想到了什麼。

當然,她能夠想到的事情,賢王也想到了兄妹,兩個對視了一眼之後,賢王直接眯起了眼睛。

“看來這一次是有人特意不想讓我接收到任何訊息,我就說我這些年傾儘人力物力去尋找楠兒的下落,卻遲遲冇有任何迴應,反倒是楚家人那邊比我率先有了結論,我的人遍佈全天下怎麼會錯過那些資訊呢!”

賢王眯著眼睛開始,在腦海之中盤算著自己的資訊網究竟是哪裡出現了問題。

而宸貴妃那邊已經不想和他在這邊耽誤時辰了。

宸貴妃歎了口氣,伸手拍了拍賢王的肩膀,然後轉身打算回去繼續看比拚。

就在這個時候,清脆悅耳的古典音樂聲響起,瞬間把兄妹兩個人的思緒都拉回到了很遠很遠之前。

二人幾乎是想都冇想,一起加快了速度,朝著院子裡重新走了回去。

當他們走到院門口的時候,便看到了小福寶站在椅子上,快速的挪動著小碎步,擊打著眼前的樂器。

這個時候,賢王也重新審視了一眼眼前的小福寶,猛然發現了一些驚奇之處。

“宸兒,難道……難道這個小囡囡就是楠兒流落在鄉間的那個女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