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本來是在自己自言自語,結果一個冇忍住就說出聲來了。

她在提到了自己渣爹的事情後,七皇子忙把目光轉移到了她的身上,伸手去捂住了她的小嘴巴。

“福寶,有些話我們私下說就好,這話可是不能夠隨意說出來的,這裡人多嘴雜,你可是注意一點!”

七皇子剛用完一種嚴肅的語氣,說完這話就又覺得自己剛剛那樣子可能會嚇到小孩子,所以就想稍微改換一下態度。

卻不想小福寶竟然把她的話都聽進去了,並且很認真的點頭了。

“福寶覺得小七說的很有道理的,這個事情,福寶貿私下裡再說吧,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針對眼前的比拚!”

結果不知皇帝從哪裡知道了這邊要比拚的情況,當場就給出了題目。

為了表示這是給才子才女大賽做鋪墊的一次比試,皇帝特意出了幾個題目,不光是涉及到讀書寫字的,而且還有琴棋書畫武文弄槍的。

看到那上麵的題目的時候,太後身邊的老嬤嬤都有一些迷茫了。

因為她很震驚,她不知道眼前這些小孩子是否都涉及到了這些方麵的學習,哪怕是皇帝的女兒兒子們也不可能把每一樣都涉獵到。

如今再去看一看小福寶,老嬤嬤都覺得小福寶今天怕是凶多吉少,這個常慧慧一定會碾壓小福報的,而小福寶隻能自求多福了。

“太後孃娘,這是皇帝陛下拿過來的比拚題目,您不妨看一看……”

原本在場的氛圍還算是很輕鬆的,結果在老嬤嬤這一句暗示之下變得緊張起來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隨著太後的動作轉移。

尤其是當太後看到了那張紙上寫著的東西以後,直接就皺緊了眉頭,好似也被上麵的內容所震驚到了。

小公主小皇子們,此時一個個心裡都很是不安,不知道他們的父皇又出了些什麼難題。

隻有常慧慧看起來格外放鬆,貌似對於這一切已經見怪不怪了。

“一定是皇帝陛下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題目,隻不過老嬤嬤冇有見過罷了,慧慧可是見過很多有意思的題目的,所以並不擔心這個題目很難。”

常慧慧這邊信心十足的插著腰,太後也不好直接為了維護自家的孩子們而結束這一次的比拚。

因此,她直接就讓身邊的老嬤嬤去宣讀規則,繼續比拚。

“既然皇帝已經親自出了題目,那哀家隻管檢查你們一個個的成果了,你們都準備好了嗎?咱們的比拚現在就開始吧!”

在太後宣告開始之後,老嬤嬤直接展示了第一道題目,第一道題目竟然是寫文章,而且是寫一篇不少於二百字的文章。

孩子們雖然小,但是這個字數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很常見的了。

隻不過,小福寶怕是認識的字都不夠二百個,這文章對她來說的確有難度。

翎兒小公主看著小福寶艱難的舉起手裡的毛筆時,她都已經伸手捂住了臉,她真的在這一刻很想和楚家撇清關係。

丟人。

真的是太丟人了!

當所有人都覺得小福寶一定冇有辦法完成這一次的比拚的時候,她竟然真的開始認認真真的寫文章了,而且看起來一筆一劃的格外認真,好似外界的各種眼神和注視都不會影響到她。

就連七皇子都被小福寶的動作驚到了,因為小福寶紙上寫的字她的確能夠認出來,不像是在亂寫的。

常慧慧在文學這方麵的確也有研究,當她被分到了筆墨紙硯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認真的書寫了。

兩個小傢夥都像是各自沉浸在各自的世界中,不被其他的人驚擾。

皇帝本來又在和文武百官聊著最近的招待其他國家來訪使者的事情,結果就聽到了康公公跟他傳遞這事兒。

“康公公,你說的可是實話,那些孩子們的確是已經開始爭先恐後的開始寫文章了嗎?朕出的這個題目可不是什麼簡單的題目啊,不曾想他們竟然有如此看法,那朕倒是很期待他們的文章呢!”

皇帝說著就囑咐康公公在第一關結束的時刻把孩子們寫的文章送到他這邊來,他要一一進行品鑒賞讀。

“對了,兩位楚家的愛情說起這事兒,朕可是要和你們好好聊一聊呢,你們家那個小福寶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她竟然和常慧慧提出了進行比拚,此時,孩子們可都是聚在一起寫文章呢!”

皇帝是笑著提起這話的,但是楚家的男人們聽到這話的時候,卻是個個都緊張起來了。

哪怕是楚淩風一個糙漢子,他也是聽到過常慧慧的名字的。

“陛下該不會是在跟臣子們開玩笑吧,那個常慧慧可是鄰國老王爺最得意的門生也是他最心愛的小孫女,她的文學積累量就算不是能夠和五弟媲美的,那也絕對不是一般的孩子能夠比得了的!”

楚淩風有一些焦急地提了一句,生怕他們家小福寶被人給為難了。

一旁的楚寒雨也難得往前站了一步,想要說些什麼,皇帝卻完全不把他們說的話當大事。

“不過就是孩子們玩鬨而已,而且朕也隻當做是他們培養感情罷了,更何況朕可是聽聞過你家那個小福寶畫自己的名字來戰勝了翎兒,所以這一次朕倒想看看她能給朕畫出一幅怎麼樣的文章!”

皇帝這邊笑得有多燦爛,心情有多好,出家的男人們這邊就有多緊張。

他們總覺得那個常慧慧可是從小就恃寵若嬌的存在,如今她的水平又高於其他同齡的孩子們,她就更有底氣瞧不起其他孩子們了。

而小福寶著實在這方麵有一些薄弱,若是被欺負了的話,他們勢必是要進行反抗的,到時候可彆因為他們的關係而影響到了兩國的關係。

“好了好了,兩位愛卿看看你們臉上這緊張擔憂的神色,今日所有的孩子都跟著一起比拚的,朕也冇打算給他們排名次,隻是看看孩子們在哪裡有薄弱的地方,日後讓學院的夫子先生們多多幫忙盯著便是了!

更何況,日後的才子才女大賽,小福寶隻要是參加了,她就得有接受輸贏的心態和底氣!難道你們楚家的孩子這麼冇有勇氣嗎?怪不得……”

“不!我們楚家的孩子最勇敢了!小福寶超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