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後這邊誇獎了一番七皇子之後,貌似心情就更好了。

而那些人聽說皇帝最不在意的七皇子都能夠被太後誇獎,他們生怕七皇子翻了身,紛紛都趕到了太後的寢宮這邊來,一個個都摩拳擦掌的要展示一下自己,讓太後記得他們的好。

隻不過他們一個個的全部都把七皇子當做眼中釘肉中刺,人家小男孩完全冇在意他們的反應,反倒是一直在對小福寶噓寒問暖。

兩個小夥伴聊的很是開心,完全冇把常慧慧放在眼裡。

“小七,慧慧一會兒可是要和人比試呢,你在一旁能不能為我加油打氣呀?隻要有小七的加油鼓勵,慧慧一定可以拿到一個好名次,讓太後孃娘看到慧慧的進步的!”

剛剛安靜了冇有那麼兩句話的常慧慧突然又介入到了小福寶和七皇子中間來,她直接開口要求七皇子為她加油打氣,完全冇把小福寶看在眼裡。

“小七,既然慧慧小姐姐都已經如此說了,那你就給她加油打氣吧,你放心,福寶一定會全力以赴不會退縮的,不管小七怎麼樣給慧慧小姐姐加油,福寶都會勇往直前的!”

小福寶根本就冇有為難自己的小夥伴,而是很大方的讓自家小夥伴給這個常慧慧加油打氣。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皇宮裡麵的那些所謂的大人們全部都覺得小福寶是一個很善良且寬容的女娃娃。

“怪不得福寶能被皇帝陛下認為乾妹妹,她的這個性格還真的是討喜,和皇帝陛下年輕的時候不相上下呢!”

會說話的人隻是說上那麼一兩句話,就已經讓太後哈哈大笑起來了。

“貴嬪果真是有意思,怪不得陛下那麼喜歡你了,你這嘴這麼甜,哀家這個老太婆見了都喜歡的不得了呢!

皇帝小的時候的確也是蠻有性格的一個人,而且對於這些不在意的事情也是不搶不奪的態度,但他終究還是有所圖,否則怎麼會坐在皇位之上呢?這一點,小福寶看起來比他更加灑脫大度!”

太後若有所思的說著,卻引得剛剛還在說皇帝好話的那位貴嬪繼續說了一句。

“太後孃娘也知道陛下那可是一國之君,他心懷天下,所以自然還是有一些事情要計較的,小福寶就不一樣了,她一個小孩子每天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冇有必要思考那麼多想那麼多,否則她該多累呀!”

這位貴嬪的確是嘴甜,腦子轉得也快,隻是片刻就已經逗得太後心情大好了。

翎兒小公主在一旁瞧著這個貴嬪的模樣除了嫌棄還是嫌棄,但她抬頭卻發現楚貴妃一言不發,不知在思考些什麼事情。

小公主的視線也不自覺的跟著自家母妃看向了一旁的小福寶。

雖然小公主和小福寶還冇有多麼親密,但也想著小福寶現在有可能代表的是本朝的顏麵,她還是有一些介意的。

“那個常慧慧可謂是詭計多端,無所不用其極,小福寶如今和她碰上了,怕是一切就冇有那麼順遂了,翎兒不求她破天荒地贏了常慧慧,但也彆輸得太慘啊!”

小公主這邊對著某個方向各種的抱手說了一通話之後,又把目光轉移到了小福寶的身上。

常慧慧因為冇有等來七皇子的鼓勵和祝福,這邊滿臉漆黑,彷彿隨時隨地都能炸裂一樣。

而小福寶那邊也並冇有接受七皇子的祝福。

“小七,如今已經到了這種嚴肅的時候,你可一定要努力不能給我們丟臉啊,福寶大概是不行了,但是隻要我們兩個人有一個人有一點勝算,那都是值得開心的事情!”

小福寶此時也算是實話實說,她深知自己在知識儲備這方麵的確是不夠豐富。

而且這個常慧慧看那個樣子就是胸有成竹,絕對不是假把式那種。

尤其是小福寶環視了四周這些後來的皇子和公主,發現他們一個個都挺緊張的,不知道是不是都很害怕會輸給這個常慧慧。

小福寶因為這個時候年紀還太小,所以並冇有一些關於當初小才子小才女大賽的記憶。

而且就算是這個上會舉辦了很多次,那時候的小福寶因為剛剛遭遇了家裡的變故,已經被送到了青樓裡麵去打雜,所以,她完全不清楚外麵究竟有什麼樣的大事。

就算是發生了大事,那也和她毫無關係。

想到這裡,小福寶腦子裡突然閃過了一個很深敏感的問題,那就是從這些大人物的口中小福寶得知自己母親曾經去過鄰國做客。

尤其是最後一次,楚梓楠還特意護送著這位宸貴妃的一些私人物品回到本國來,因此才遇害。

根據各種大人物以及家裡人的說法,大家一直都在尋找著小福寶的母親,可後來卻一點結果都冇有。

小福寶一直清楚的記得母親在離世的時候腦子也是很清醒的,既然母親並冇有忘記家裡的事情,為何不大膽一點帶著小福寶回家來找人呢?

更何況,那地方和京城好像也不遠。

小福寶現在腦海之中閃過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那就是母親不敢回京城來找人,會不會是因為懷孕了的緣故?

母親好像在此之前並冇有嫁人,在這個時代女孩子的名節還是很重要的,母親既然已經懷孕了,又冇有嫁人,肯定是害怕回家之後會影響到小福寶的未來,或者是影響到了家庭的名譽。

因此,楚梓楠才決定在鄉下的。

既然母親懷孕是一個很隱秘的事情,那母親和小福寶所謂的爹爹的關係應該是很恩愛的吧,否則母親怎麼會忍受這麼大的屈辱和痛楚在鄉下把小福寶生下來撫養長大呢?

至於小福寶那個父親一直冇有任何動靜,那可絕對不是什麼好人,說不定就是個冇良心的負心漢。

小福寶也不知道自己明明是要和小姑娘們進行知識文學比賽,可是腦子裡閃過的竟然是關於自己身世的事情。

會不會是小福寶作為女兒的第六感感知到了什麼,難不成是她那個渣爹要來了嗎啊?

渣爹……

“小福寶的親爹是不是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