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楚寒雨表現的有多麼抗拒,小福寶則一直都是一臉歡欣雀躍的樣子,這讓楚寒雨都已經不好意思在小福寶麵前表現的灰心了。

以至於楚寒雨回家之後和家裡人說了這個情況,家裡人紛紛都表示詫異,倒是文武小兄弟露出了一臉探究的樣子來。

“阿兄,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這個小郡主和小福寶之間有某種不可告人的關係,所以小福寶超級喜歡她成為咱們的嬸嬸!”

小老二在一旁很認真的分析著,反倒是小老大想都冇想就拍了一下他的腦袋。

“按照你的說法,我也覺得他們兩個人之間有不可告人的關係,這種關係或許就是……”

好不容易等到自家大哥和自己站在同一戰線上,小老二表現的相當乖巧,就等著自家大哥給他分析原因呢。

然後,他的頭上就又受到了一下,才聽到了小老大跟他說下一句話。

“或許這位郡主殿下和小福寶是夢裡麵的關係,這位郡主殿下給小福寶托夢了,說要成為他未來的五舅母,所以希望小福寶可以為她多多說好話?!”

小老大隻是開玩笑的說了一句,反倒是小老二在一旁竟然把這話給當真了。

“有道理,非常有道理,我覺得阿兄說的特彆有道理,或許這就是真的呢,既然如此的話,我們要不要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我看五叔叔好像很不開心!”

對於小老二的執迷不悟,小老大就差上前去狠狠捏他的臉蛋,把他給捏醒了。

“有道理?有什麼道理!我看你真應該和孔夫子在夢裡好好的相遇,讓他老人家給你傳遞一些努力讀書學習的道理,省得你每天就想這些有的冇的事!”

看著自家哥哥嚴肅的樣子,小老二無奈的撓了撓頭,他難道有哪裡說錯了話嗎?可是剛剛哥哥明明已經讚同他所說的話了,怎麼眨眼的功夫哥哥就變了呢?

難不成哥哥也被小福寶剛剛托夢了,所以他們兩個在冥冥之中達成了一種默契,反倒是小老二被拋棄在外了。

小老二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直接捏著下巴開始圍繞著小老大轉。

反倒是小老大不再理會他,而是拿了幾個銅板跑到門口去找小乞丐了。

往常出家的人也和外麵的乞丐那些交道,給一些錢財飯菜,但今日小老大自己主動出去和他們接觸,這讓小老二很懷疑。

“難不成小福寶那個小傢夥化身成小乞丐來給阿兄傳遞訊息了,不行,我可不能錯過如此重要的訊息,我要出去瞧瞧!”

小老二前腳剛走,一直在屋子裡麵坐著的楚子璐也見到了這一幕,因此,她也在身後跟上了自家小二哥的腳步。

小孩子們現在可以說是一個跟一個,誰也不敢輕易放棄自己心中的想法。

至於小老大這邊倒是表現的無所謂,他出去把銅板給了自己一個常見的小乞丐,去和他們打聽起訊息來。

“今天我有點事情在和你們打聽,不知道你們有冇有聽說,本國養在鄰國的一位郡主小殿下要回來了!”

原本,小老大隻是抱著一點點想法來打聽一下。

結果他話音剛一落地,小乞丐們就已經爭先恐後的要開始給他介紹了。

“這件事情京城裡的乞丐幾乎都知道,據說那位小郡主殿下啊……”

小乞丐這邊本來打算髮言好好說一說大說特說一下,結果他這邊好像想到了什麼,突然就冇了聲音。

而那邊小老二豎起耳朵很努力的聽著,卻什麼都冇聽到。

“不是吧,不是吧,阿兄和那個小福寶該不會真的已經站在同一戰線了吧,若是這樣的話,他們說什麼事情是不是都不打算讓我聽到啊?我怎麼這麼命苦呢!”

小老二嘴上嘟囔著,但是並冇有後退,而是繼續往前挪了挪自己的位置,他今日說什麼也要聽到,小老大和這些小乞丐究竟在聊些什麼。

而小老大這邊本來已經做好了準備,結果卻發現那個小乞丐像是大喘氣一樣重重的吐了一口氣才把話題給接上。

“其實,那也不算是什麼小郡主殿下了,她可是立誌要給你做嬸嬸的人呢,怎麼說也是比你孃親年輕一些的大郡主了!”

小乞丐貌似在和小老大開玩笑,卻換來了小老大一個毫不遮掩的大白眼。

“我不管她是年紀大還是年紀小,你覺得我今日給你銀子是要問這個問題的嗎?你心裡應該清楚我要問什麼吧!”

小老大說著,就打算把自己剛剛給出去的辛苦費拿回來,那小乞丐眼疾手快按住了手裡的錢,連忙說正事。

“那個郡主殿下也冇什麼問題吧,據說在他們本國那可是多少人求娶的對象,隻可惜她心裡好像一心隻有你家那位五爺!”

小乞丐說著語氣之中滿滿的都是羨慕看,所有的乞丐幾乎露出的都是同樣的表情,小老大有一些搞不清楚了。

他眼前這些傢夥一個個每天見過的人太多了,能被他們如此豔羨的存在,肯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隻是這麼好的人,他家裡的五叔叔竟然一點都不喜歡,甚至還覺得要死要活的。

難不成是他的五叔叔的眼界太高了,一般人看不上?

“你們確定冇和我開玩笑吧,這個小郡主真的有那麼好嗎?若是假的,我可是要和你們算賬的!”

“如假包換!咱們都是什麼交情了,這種事情我還能跟你說謊嗎?更何況,這可是涉及到以後你要叫嬸孃的人,我自然不能和你藏著掖著,更何況你家那個小小姐不是都很讚成這樁婚事嗎?!”

小福寶根本就冇有從皇宮裡出來,但是這小乞丐貌似已經知道了小福寶的想法。

小老大不自覺的看向了眼前這些人竟然覺得有一些後怕。

這些乞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竟然連皇宮裡的訊息都能夠掌握的這麼快。

“這位小金主,你可彆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呀,我可不知道皇宮裡的訊息,這是皇宮裡的人主動把訊息傳出來的,據說還是你們家那位小小姐給的錢呢!”

“誒?小福寶給你們錢了?!”

小老大纔在震驚的時候,小老二已經從他身後突然繞出來,狠狠的拍了一下小老大的肩膀。

“阿兄,我就說這世間哪裡有托夢的事,原來是小福寶給錢讓人給你‘托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