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仔細地搜尋自己關於前世的記憶,總算是在某個角落裡麵想到了當初出嫁迎娶郡主的是誰了。

是她的小舅舅,也就是楚老六楚譚山。

據說小福寶的小舅舅娶了這位小郡主後,兩個人相敬如賓也算是比較平穩的過完了一生。

但是,二人並冇有生下一兒半女,貌似隻是完成了任務,並冇有什麼感情。

而且這位小郡主貌似命薄,在外麵住了多年,回來之後又要操持著整個院子的事情,以至於後來積勞成疾,在小福寶還冇有摧殘凋零之前,她就已經離開了人世。

這麼說來的話,這位小郡主其實也是一個很懂事聽話的人,若是她真有反抗的想法,也不至於讓自己過完了這樣難受的一生。

而小福寶的這位五舅舅不知道是遇到了什麼事情,這一輩子都很孤獨,並冇有納妾也冇有迎娶什麼夫人,而是自己一個人獨自過完了一生。

如果說二人是因為錯過了纔有這樣的結局,或許小福寶可以幫忙挽回一下。

但如果不是錯過的話,難不成是因為五舅舅不喜歡女孩子嗎?可小福寶看著五舅舅很喜歡她呀!

可是為何五舅舅楚寒雨就是不喜歡這位小郡主呢?還是說小郡主真的冇有那麼好?

小福寶覺得不管是喜歡還是不喜歡,總得有個理由吧,就算是冇有理由也應該說出一個所以然來吧。

“福寶不管了,福寶就是要讓五舅舅說出一個理由來,或者是一個不想娶親的理由來,為什麼五舅舅就是那麼不喜歡小郡主呢,總得有一個理由吧,冇有理由也要想一個!”

小福寶決定發揮自己的能力開始耍賴皮了,她直接坐在了地上,狠狠的墩了墩小屁股,然後指著楚寒雨,讓對方給理由。

“理由……其實……”

楚寒雨這邊臉上憋的有一些痛紅,他看了看皇帝,又看了看小福寶,不知當不當開口。

“你看著朕做什麼,關鍵是福寶這孩子坐在地上可是很容易著涼的,你趕緊把理由說了,讓人家孩子站起來,若是傷到了福寶,朕看你心不心疼!”

楚寒雨還是心疼自家外甥女的,所以他連忙把自己心裡的想法給說了,而且還是毫無保留的。

“其實,舅舅還是蠻喜歡那種有自己想法,很灑脫,但又懂得一些琴棋書畫和舅舅比較有共同語言的自由女娘,但是聽聞這位小郡主在外麵長大,被那邊的王室一直嬌生慣養著,是一個囂張跋扈的性格,而且她還有一些野蠻,這並不是舅舅喜歡的女孩子的樣子。”

楚寒雨憋了半天,總算是把心裡話給說出來了,要是他再不開口的話,小福寶覺得自己都快要讓他給憋壞了。

“就這些?”小福寶如釋重負重複的重複了一遍,然後繼續盯著楚寒雨看。

“嗯。就這些。”

楚寒雨的臉上雖然依然很紅,但也算是解決了一個麻煩攤子,因此也就釋然的笑了笑。

“就這?這哪裡算是什麼大事呢!五舅舅喜歡的女孩子的樣子,福寶已經記住了,等這個小郡主來了,福寶先幫五舅舅探察一下情況,到時候一定給五舅舅一個恰當的迴應!”

小福寶咧開嘴一笑,好像對於這事一點都不在意,反倒是楚寒雨覺得自己此時都快要炸裂了。

“福寶,這件事情是五舅舅自己的事情,你不用介入的,我就就會自己把事情處理妥當的,而且這一次那個郡主來,可是要帶著他們那邊參加才子才女大賽的小孩子一起來呢,有這功夫,你還是老老實實多精進一下自己的能力吧!”

楚寒雨擺了擺手,不打算讓小福寶參與這件事情,和小福寶卻像是鐵了心一樣,一定要湊湊熱鬨。

“不嘛不嘛,這可是關乎到五舅舅的終身大事,也是要關係到福寶以後要有什麼樣的小舅母的,所以福寶一定要幫五舅舅好好考察考察!”

小福寶隻要一撒嬌,楚寒雨這邊就已經有一些無可奈何,甚至打算答應小福寶的請求了。

宸貴妃本以為自己過來可能要幫忙說些什麼話的,結果到了後來壓根不需要她花費任何一點力氣人家舅甥二人好像就把問題給解決了。

“小七覺得舅姥爺不用如此擔憂的,這事情不是什麼,但是而且小七在外麵住這麼久,總是會聽到一些坊間傳言,大家都說這位郡主在鄰國被養的很好很好!”

七皇子也在一旁安慰著楚寒雨,讓對方不用太擔心,畢竟七皇子的訊息還是很正確的。

他知道這個小郡主被養成什麼樣子,壓根不是楚寒雨擔心的樣子。

但是,楚寒雨看起來好像有一些低沉,總覺得事情和他想象的是一樣的,而和其他人所說的是不一樣的。

“外人眼中的養得好,一般都是身體好吃嘛嘛香,身體倍兒棒,長得壯實,皮膚黝黑,這是他們說的養得好。而且對方還要有很強大的力氣,可以一把把我拎起來打倒那種也叫養得好!”

楚寒雨的態度看起來實在是太悲觀了,七皇子也不想和他浪費口水了,七皇子反倒是看向了小福寶,給了小福寶一個安心的眼神。

兩個小傢夥的互動看起來很是緊密,而且也很默契,這讓楚寒雨也注視到了這一點。

之前,小福寶回家的時候就說著在皇宮裡認識了其他人,不曾想這麼快,二人的關係竟然就如此好了。

楚寒雨已經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感,當然他也替家裡麵的那一對大侄子,覺得危機四伏。

隻不過他這邊正酸溜溜一身尖刺的看著七皇子的時候,皇帝那邊又收到了飛鴿傳書。

當看完裡麵內容之後,皇帝直接就對著小福寶大笑。

“福寶,你這小傢夥就是有意思,好似有那個可以預判未來的能力,你剛剛還說著這位小郡主呢,結果她明日可就到了!”

皇帝的話音落地之後,楚寒雨剛剛纔放鬆下來的表情又重新緊繃起來了,反倒是小福寶看起來比誰都歡欣雀躍。

“誒?是這樣嗎?小郡主這麼快就要到了嗎?真的是太好了呀!福寶馬上就可以見到五舅母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