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一揮手就有人上前去把那隻鳥拿了過來,然後拿腳上包著的傳書,也就被皇帝拿在了手裡看了看。

隻是看了一眼,皇帝就迷起了眼睛,因為那個雲兒小公主運用的竟然是外蕃傳遞軍事訊息的文字,好在皇帝認識這些,自然也就清楚這是什麼意思。

所以,這一刻壓根不用那個麗妃再解釋什麼,皇帝已經狠狠的把東西砸在了她的臉上。

“原來朕還不知道你們家有這麼厲害的人物呢,看樣子是對你暗許真心的人啊,既然如此的話,那就讓他來吧,朕倒要看看他有冇有命活著走出京城!”

至於那個雲兒小公主,皇帝連看都不看,就讓人把她們扔進冷宮去,並且囑咐照顧她們的人,務必要好好的照顧她們。

小福寶因為幫皇帝抓住了內奸,所以成為了皇宮裡麵的大紅人,宸貴妃的寢宮門檻幾乎都快要被踏平了。

而七皇子這連更是成為了大功臣之一,皇帝直接允諾他想什麼就給他什麼。

皇帝甚至還想著這個小傢夥,會不會獅子大開口直接說要皇位,但是七皇子這邊卻在深思熟慮,他好久都冇有抬頭給出所有人迴應。

“兒臣……兒臣想要……”

七皇子直接把自己的目光轉移到了皇帝身上去,像是他心裡想要的東西,皇帝可以明白一樣。

皇帝直接就緊張起來了,他擔心這個小傢夥想要的真的是他的皇位。

“兒臣聽聞父皇年少的時候功夫特彆厲害,尤其是拉弓如滿月,每箭必中,所以孩兒想和父皇學習射箭的本事!”

七皇子比劃了一下,眼底是滿滿的期待,而皇帝這邊也如釋重負,當場又抱著七皇子一任妻。

“你這小傢夥倒是很有想法,朕很是滿意,既然如此的話那就學起來,正好朕今天下午有空,你就直接來演武場找朕吧!”

皇帝很是滿意地應下了七皇子的請求,而七皇子像是一個得到了滿足的小孩子一樣滿場歡呼雀躍起來,看的人跟著一起高興。

而小福寶這邊自然也有自己的請求,不過她還有一件事情需要皇帝給點意見。

“皇帝陛下,你看福寶今天也算是有點聰明和智慧,你說福寶有冇有機會可以去參加接下來的那個小才子小才女大賽呀!”

皇帝也以為這個小福寶和七皇子在一起學習讀書,可能親近了不少,兩個人也就私下商討了一番要大獎勵,結果他就聽到了小福寶問這話。

“小福寶這麼聰明,怎麼會冇有機會去參加那個比賽呢?難不成小福寶對那個比賽很感興趣?”

“感興趣呀,感興趣!福寶對於這個比賽特彆感興趣,最主要的是福寶聽說獎勵特彆好,隻要參加,哪怕是不得獎也有獎勵哦,所以福寶想要小獎勵!”

小福寶倒是很老實,直接就把自己想要參加這一次比賽的想法給說出來了,倒是一旁的皇帝聽了後哈哈大笑起來。

“你這小傢夥怎麼是這想法呢?你若是想要獎勵,你今日做的事情就已經讓朕很滿意了,不過就是一點小獎賞,朕怎麼會給不起呢!”

皇帝這邊大手一揮,恨不得讓人馬上安排獎勵給小福寶,而小福寶卻並不想這樣空手拿獎勵。

“不不不,福寶不可以這樣占皇帝比下便宜的,而且參加那個才子才女大賽,那是福寶憑藉自己的力氣得到的獎勵,所以福寶會心安哦!”

小傢夥的反應讓皇帝很滿意,而皇帝當場也做下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讓適齡的皇子公主全部都去參加這個比賽。

“小七,這個比賽你也去參加,不過因為你的水平比較低,你和小福寶暫時都先努努力,好好讀書寫字提高自己,你們拿不拿名次無所謂,隻要你們玩得開心,朕就很高興。”

皇帝主動應允了小福寶去參加那個才子才女比賽的事情,而他還順便把其他的皇子公主都帶上了。

以至於剛剛還打算來討好小福寶的皇子公主們,全部都回到了各自的寢宮去努力加強,生怕在這一次的比賽中丟人。

就連翎兒公主這邊都拉著楚貴妃的手,連忙回到各自的寢宮裡麵去學習,生怕耽誤了時間。

“你這小丫頭之前不是說這要讓本宮去認一認那些家裡的熟人嗎?怎麼如今倒是攔著本宮不讓本宮出門去了!”

楚貴妃看了看自己身上被搭配的那件花枝招展的衣裙,再看看眼前正在認真讀書的小女兒,總覺得這小丫頭今日很是古怪。

“母妃,咱們今日不是見了嗎?您家裡那一個可是比您強多了,伶牙俐齒的!要不是有她,您肯定要被欺負了,所以孩兒更是不能夠在比賽的時候再讓人比下去,被人瞧不起了,您就瞧著吧,孩兒一定拿個好成績!”

小公子這邊開始認認真真的讀書了,反倒是楚貴妃從自己的梳妝匣裡拿出了一麵銅鏡,仔仔細細的看了看。

那麵鏡子看起來被儲存得很好,而且上麵還有專門的題字,好像是什麼人送給她的禮物。

而小福寶這邊在貴妃娘孃的寢宮裡麵學習之後,便跟著七皇子一起去找皇帝學習射箭了。

對於今天那隻鳥兒被打下來的事情,其實小福寶很感興趣。

“小七小七,你今天到底是用的什麼辦法?竟然把那麼大一隻鳥都給打下來了,那若是格格在你麵前的話,豈不是直接要被你打成死格格了!”

小福寶快速的倒騰著自己的小短腿,儘量跟上七皇子的步伐。

七皇子見她問得這麼吃力,也就放緩了步子,兩小隻終於肩並肩正常的開始行走了。

“格格什麼都冇有做錯,小七為什麼要打它呢?福寶可不能隨意冤枉小七啊,小七不會那麼做的!”

七皇子擺出了一副可憐兮兮的小表情望著小福寶,像是對方在冤枉他一樣。

“冇有啦,冇有啦,福寶冇有特意冤枉七皇子啦!福寶就是想知道小七的本事那麼強,是不是打格格也是很準的!”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手法怎麼那麼厲害,如果說要打格格的話我還冇有試過,要不你把格格抓出來,我們試一試!”

而此時,某隻正在宸貴妃寢宮裡麵吃著禦賜堅果的信鴿猛地打了個嗝。

咕咕~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