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飛出去之後,小福寶也逐漸坐直了身體。

根據她在楚家這幾日的觀察,知道楚家很是懂規矩。

楚家從上到下,不管男女,那都是輕聲細語,向來不這麼陣仗急迫的。

小福寶印象之中,楚家親人們最急的幾次,都是和她有關的。

比如去芙蓉縣解救她,比如給她看病,給她準備好吃的。

而如今,楚家人再次如此急迫,小福寶總覺得還是和自己有關的。

她這邊想著,就見格格慌忙飛了回來。

小鳥兒雖然冇有表情,但是動作和姿態都顯得有些扭捏。

或許,這就是小夥伴之間的默契吧。

小福寶覺得格格有事瞞著她。

“格格,福寶的好夥伴,你難道冇有什麼要和福寶說的嗎?”

小福寶再次拿起格格最喜歡的果仁,然後一臉笑意盈盈地望著小信鴿。

小福寶最是會用自己的笑臉來解決一切問題了。

舅舅們吵架的時候,小福寶會微微一笑。

家裡人糾結不已的時候,小福寶微微一笑。

小信鴿不想說實話的時候,小福寶會微微一笑。

小福寶雖然前生在青樓裡,學的最多的就是微笑。

但是小孩子幸福的微笑從來不是模仿就可以擁有的,所以,她的真誠的微笑是她最大的殺手鐧。

哪怕是小信鴿也招架不住。

“好了好了。反正你早晚也會知道的。我聽你的舅舅們說,方大誌又在作妖,他傳訊息來,要給你娘挪墳,要把她的牌位放到方家的祠堂和墳圈子裡。”

格格無奈地說著,然後深深吐了一口氣。

而小福寶聽了這話後,也瞬間精神起來了。

“孃親……”

小福寶在外祖母這裡,被舅舅們保護著,的確是過得很不錯。

但是,她怎麼可以忘了孃親呢。

忘了那麼好的孃親呢……

“福寶走得時候就該帶著孃親的……方大誌那麼壞,他不配碰孃親!他不配!”

小福寶的情緒突然就激動起來。

她想把孃親帶回來!

外祖母還有舅舅們那麼思念孃親,孃親也思念他們,孃親應該回家的!

心裡想著,小福寶就要邁著自己的小短腿出門。

但她又覺得自己這樣是不是太麻煩了,總是給舅舅們添麻煩。

可是,孃親該怎麼辦呢?!

小福寶為難極了,可她的小短腿已經不自覺地倒騰起來了。

她走出了千金房大門,直接奔向了隔壁外祖母的院子。

她剛走出去不遠,就被伺候的丫頭們看見了。

平日裡最是照顧小福寶且最溫柔的丫鬟平蘭忙走過來,要把小福寶抱起來。

小福寶生怕自己的決心被阻止了,忙朝著屋子裡跑。

她在前麵跑,平蘭在身後跟,卻又不敢追得太緊。

就在這時,小福寶砰地一下撞到了開門出來的人,而平蘭也驚得停下了腳步。

“啊喲~”

還冇楚淩風小腿高的小福寶,就那麼站定了腳步,然後齜牙咧嘴地揉著撞紅的額頭。

見狀,楚淩風心疼得直接把小福寶舉了起來。

粗獷豪氣的男人,就那麼細膩柔和地詢問著小福寶的情況。

“福寶,舅舅的寶兒,你這是怎麼了?哪裡痛?快讓舅舅看看!”

而小福寶心裡想著事,先是看了看房門裡,又看了看身後。

她這一個小動作,直接讓楚淩風冷冷望向了平蘭。

“平蘭,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可以追趕小小姐,萬一嚇到了小小姐可怎麼辦!”

楚淩風一改剛剛的溫柔,很是嚴厲地嗬斥了平蘭。

見平蘭低頭,小福寶心裡咯噔一下。

嗐,看看她這雙標的大舅舅啊。

小福寶知道大舅舅有家室妻兒,可能不太需要討好其他比他身份低的女子或者追求他們。

但他這樣真的會嚇壞平蘭姐姐的。

而且平蘭姐姐那麼好,以後萬一對男子失望了呢。

小福寶歎氣,馬上把目光轉移到了平蘭身上。

“姐姐抱抱,舅舅不要凶凶!”

小福寶朝著平蘭伸出小手的那一刻,才注意到自己因為焦急根本冇穿小鞋子。

所以,平蘭剛剛那麼急著想抱她,完全是怕她著涼怕她腳腳痛,那都是為了她好。

小福寶自知是自己會錯意了,心裡對平蘭更是愧疚。

她用自己的小腳腳抓了抓楚淩風的手腕,羞澀一笑。

“福寶冇穿鞋鞋,平蘭姐姐要做福寶的腳腳!”

小福寶這麼解釋一番,楚淩風纔有些尷尬地斂了斂冷漠的表情。

“原來如此。平蘭伺候得好,賞!”

儘管楚淩風已經決定給平蘭獎賞了,但是小福寶還是扯著他的衣襟不讓人走。

“大舅舅剛剛好凶凶,平蘭姐姐哭哭,大舅舅要溫柔,要道歉哦~”

楚淩風,一個堂堂的鎮遠大將軍,竟然就這麼被一個小囡囡教導做人了。

楚淩風看著平蘭,又看了看小福寶。

此時,屋內人聽到了動靜,也都聚集在門口看熱鬨。

楚老夫人不說話,靜靜瞧著,楚家的其他幾個兄弟都差點冇憋住笑。

這麼多年來,除了楚老夫人和老太爺,怕是冇人能控製住楚淩風。

但現在不一樣了,他就這麼遇到了剋星了。

楚淩風想著趕緊解決問題,儘可能地清了清嗓子看向了平蘭:“平蘭,剛剛的事情是我誤會你了,你做得很好,我向你道歉。”

楚淩風竟然真的低頭了。

這一次,不光是楚家人震驚,其實小福寶也很震驚。

小福寶完全想不到,她竟然真的有讓舅舅低頭的能力。

這足以證明,楚家人有多在意她多愛她。

“大舅舅是好孩子,棒棒哦~”

小福寶對著楚淩風豎起大拇指後,就鬆開了緊緊扯著楚淩風衣襟的手。

他們這邊正要進房門去,小福寶卻發現楚月影正在看平蘭。

小囡囡雖然長的小,但是人小鬼大啊。

她看了那麼多年多情的眼神,總覺得四舅舅楚月影的眼神不對哦。

隻不過,現在當務之急是接孃親回家。

而家裡的事情,小福寶想著日後一定都可以解決的呢。

進了房間後,小福寶眼巴巴地望著眾人,小聲說出了自己知道的真相。

“孃親其實想回家的……她不想留在方家……一點也不想的……福寶想接孃親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