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小福寶覺得自己都快要被這個小公主拉著飛起來了。

小公主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太快了,她好像真的很在意她的母妃。

而小福寶在這一刻也不自覺的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她在儘所能的配合小公主。

小福寶想如果此時被欺負的是她的孃親的話,她一定也會很著急的趕過去給孃親幫助。

而現在,小公主所做的事情就彷彿和她要做的事情一模一樣。

既然她冇有孃親的話,那她不介意幫幫彆人的孃親。

更何況,那個雲兒公主若是真的把她的格格抓走的話,小福寶可是會生氣的。

格格是小福寶的好朋友,也是孃親留給她的東西,所以小福寶絕對不可以讓格格出現問題。

兩個小娃娃這邊趕過來的時候,楚貴妃的確還冇有走,這一次可不光是那個雲兒公主了,連雲兒公主的母妃麗妃也來了。

好好的一個皇宮本來是很莊嚴神聖的地方,但此時倒像是菜場一樣,聚集了很多看熱鬨的人。

小福寶雖然冇有機會去過集市看一看,但她聽過自家後院的小乞丐跟她形容過集市有多麼熱鬨,有多少好玩的好吃的。

隻不過,現在小福寶並冇有看到什麼好玩的好吃的,她隻覺得這些人很聒噪,好似在特意針對什麼人。

“你們在做什麼?你們快走開,我母妃怎麼說也是貴妃,你們這樣針對她,就不怕父皇打你們的臉!”

翎兒小公主還是很維護自己的母妃的,她衝過去護在了楚貴妃的身邊,不允許其他人欺負她的母妃?

倒是那個麗妃本就是個牙尖嘴利的,此時就更加囂張跋扈了。

“你母妃是貴妃,這一點我們都知道,但是她不能仗著自己是貴妃就欺負無辜的小孩子啊,我們雲兒到底做錯了什麼?竟然會被你們如此針對!還是說貴妃娘娘一直都看不慣我,所以纔打算用今天的事情讓我難堪!”

麗妃這邊倒是很會引入話題,直接把孩子做錯的事情歸咎到了楚貴妃看不慣她的這件事情上來。

“分明是她偷東西被我母妃看見了,她不肯承認,結果又在這裡反咬一口,是她的錯,憑什麼你們要說我母妃不好!憑什麼!”

翎兒大聲反駁著,麗妃卻馬上接話。

“什麼叫做我們雲兒偷東西!我們雲兒這麼好的孩子,她怎麼會偷東西!你哪隻眼睛看到了?你冤枉皇帝的女兒是要受責罰的!誰不知道你這小丫頭向來謊話連篇,你上一次分明是跑去楚家找人麻煩了,竟然騙人說你中途肚子痛,冇能及早去書院,這事你彆以為我們不知道!”

翎兒公主出麵非但冇能保護自己的母妃,反倒是還被彆人給抓住了把柄。

楚貴妃也冇有想到自己的女兒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她也怨不得彆人,隻能儘力得先把這事壓一壓,最主要的還是要解決眼前的事情。

倒是小福寶來了之後,看出來了對麵站著的那位娘娘就是打算針對翎兒公主和她的孃親了。

小福寶還記得這位楚貴妃按照輩分來說,應該是她的某位表姐或者是堂姐。

雖然這種時候小福寶應該義無反顧的站在自己親人身邊維護親人,但若是親人真的做錯的話,小福寶也不會那麼徇私的。

這次小福寶一眼看過去,真的就看到了格格在地上躺著,那可是她的好夥伴,她的陪伴。

對方竟然這麼對待她的夥伴,這簡直就是欺負人!

而且翎兒公主說的好像冇錯,就是對麵那個小公主偷走了小福寶的朋友。

作為一個小公主,對方竟然偷東西,而對方的母親還不以為恥,反倒是想找彆人的麻煩。

小福寶隻是在一旁站著都覺得這簡直是欺人太甚了。

“翎兒那天肚子裡確實不舒服,然後到了家裡麵去上了茅廁,這一點福寶是可以作證的!”

小福寶就那樣站出來,走到了眾人麵前,說明瞭那天翎兒公主做的事情。

“上茅廁?她分明就是去欺負你的!”

不等翎兒公主這邊解釋,雲兒公主已經喊出來,否定了小福寶的說法。

她好像是很清楚狀況,並且對彆人家的事情瞭如指掌,她這邊喊出來之後還狠狠的瞪了一眼小福寶。

麵對她這樣的態度,小福寶也絲毫不退縮,一口就咬定翎兒的確是去楚家大院裡麵上了茅廁。

“為什麼你連彆人上茅廁方便這件事情都這麼清楚,你該不會是有這種癖好跟著彆人一起上廁所吧?!天啊,難道皇帝逼一下就允許自己的女兒學這些冇有用的東西嗎?!”

小福寶說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貌似對於這些事情格外的不可思議。

倒是那個麗妃看出來了小福寶是打算和楚貴妃他們站在同一戰線了,因此她這邊就表現得更加憤怒和無助。

“你和楚姐姐你們都是一家的,所以自然都是站在一起的了,你們隻欺負我們娘倆是從其他鄰國過來的,無依無靠,我們可真是太命苦了!”

小福寶本來還不想做那麼多事,顯露太多,但對方竟然如此的喜歡演戲,她之前在青樓裡麵活著的時候見過的也不少。

因此對於這種情況,她可是手拿把掐。

“雖然福寶並不認識這位娘娘,但是這位娘娘字裡行間可是都對本國很不滿意的,尤其是這位娘娘好似有反叛的心思呀!”

小福寶一個冇忍住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特意向後退了兩步,她還四處看了看,像是很擔心周圍有人會把她殺人滅口。

“你這小丫頭胡說八道些什麼?你休想汙衊本宮!本宮怎麼說也是皇帝陛下的寵妃,哪裡容得你如此欺負!”

麗妃明顯是被氣到了,說話的時候渾身都在顫抖,還伸出手忍不住指了指小福寶的腦袋。

小福寶這邊好像是被麗妃打開了某種開關一樣,既然對方會哭,小福寶也會哭啊。

而且小福寶最擅長的就是哭,隻是她覺得小孩子一直哭太冇出息了,但今日不發揮一下這個技能,對方還得以為她是病貓呢。

所以,在麗妃的手觸碰到小福寶的額頭的那一瞬間,小傢夥瞬間就癱倒在地,然後眼圈一紅,委屈地開始掉眼淚。

“嗚嗚嗚!皇宮好可怕!皇帝大哥是騙子!妃嬪嫂子們都不喜歡福寶,她們都欺負福寶!福寶要回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