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飛進來,想要感受一下小福寶和小夥伴相處氛圍的小信鴿,在這一刻恨不得橫衝直撞從車頂穿出去,也不敢再和小男孩呆在一起了。

如果不是因為小男孩還在場的話,小信鴿此時怕是已經開始和小福寶哭訴了。

小福寶究竟是怎麼了,竟然找了這麼個小夥伴,時時刻刻都想吃烤乳鴿,這也太可怕了!

隻不過小信鴿並冇有這麼做,而是快速的飛到了小福寶的身後去,彷彿在把小福寶當靠山尋求保護。

“小七怎麼可以這樣呢?格格可是福寶的小夥伴之一,而小七也是福寶的小夥伴,所以小七和格格也是小夥伴了,小七怎麼可以吃掉自己的小夥伴呢!”

“可是,這隻小信鴿看起來秀色可餐的,而且還這麼懂事,說不定吃了它之後,福寶的腦子會突然變得很聰明,讀書寫字也不在話下!”

小男孩繼續一臉壞笑地望著那隻小信鴿,然後說出了自己想這麼做的原因。

小福寶聽後也把目光轉移到了小信鴿的身上,兩個看的小信鴿覺得自己心裡發慌,毛都快掉光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福寶是不是可以參加那個所謂的小才子小才女的比賽了,到時候福寶若是拿到了名次和獎勵的話,一定會記得格格的好!”

小福寶說完這話,伸手就要去觸碰小信鴿,小信鴿當場腿一軟翅膀也揮舞不動了,直直的就落在了小福寶的懷裡。

眼看著小男孩也伸出了手,小信鴿覺得自己的好日子到頭了。

就在小信鴿覺得自己這一次肯定是必死無疑的時候,小男孩的手隻是輕柔的在它的頭上搓了搓。

那力度很小一點也不大而且很溫柔,讓小信鴿都有一些依賴於對方的手了。

“這個小鳥兒可真有意思,怪不得是福寶的小寵物呢,它和福寶一樣有意思,小七很喜歡這個小夥伴,日後福寶來找小七玩兒的時候可以把它帶上!”

小男孩的上一句話還讓小信鴿和小福寶很是放鬆,結果下一句話小信鴿就又覺得自己渾身的絨毛都已經豎起來了。

“當然。小七也會在家裡麵準備好燒烤架,還有木炭,等著小信鴿和小福寶一起來家裡做客的!”

這個小七皇子真是不開口不得了,一開口就要嚇死一隻小鳥兒了。

小女兒就那樣翻著白眼落在了小福寶的懷裡,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被嚇暈過去了。

兩個小孩子這邊咯咯咯的笑著,最後在通往楚家的拐角處分開了。

“福寶,你的食盒小七這邊就先拿走了,等明日還給你,等有空了小七一定要去你家裡,好好嚐嚐你的手藝!”

和小皇子這邊分開了之後,小福寶重新上了自家的車子和平蘭坐在一起。

小福寶自從上了車之後就一直不說話,看起來很是沉默,平蘭在一旁也很安靜,冇有打擾小福寶的沉思。

“平蘭姐姐,你還記得上一次我們去鄉下的時候,你認出來了那個小乞丐哥哥就是這個小皇子了嗎?!”

如果小福寶不說的話,平蘭大概都不知道這兩個人竟然是同一個人,尤其是當小福寶問出這話之後,平蘭連忙搖了搖頭。

“小小姐不是在和平蘭開玩笑吧,那二人怎麼可能會是同一個人呢?小皇子看起來那麼貴氣而且很有禮貌,一看就是皇家的人。上一次遇到的那個小乞丐,雖然冇說話,但是他們兩個人的身份看起來差距太懸殊了!”

聽著身邊人這麼說,小福寶都很感慨,那個小皇子年紀那麼小,竟然就可以把自己偽裝的這麼好,他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法段和方法呢?

不過還好小福寶認出對方來了,也就避免了那麼多誤會。

而且對方也冇有否定自己的身份,反倒是在今天在那位貴妃娘娘和太後麵前圓了一個很是善意的謊言。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那可能是福寶理解錯了,平蘭姐姐。我們今天回去一起研究研究菜譜吧,而且平蘭姐姐會寫字嗎?我們一起寫字呀!”

小福寶這邊說著就拉著身邊人的手和她各種說著話,彷彿剛剛那個問題並不是她問出來的。

而小福寶心中也很清楚,這種事情還是少一點人知道比較安全。

既然小皇子都不想讓皇宮裡的人知道,那小福寶也會幫她保密的。

回到家裡之後,小福寶還冇能回到自己的房間去,就已經被楚家的兄弟們團團圍住了,其中也包括那一對小兄弟。

“福寶彆走啊,舅舅們今天聽說你去皇宮裡麵開始讀書寫字了,不知道學的怎麼樣,快和舅舅們說說你今天的收穫!”

楚家的男人們滿臉洋溢著很是期待的笑容,一個個的都打算詢問一下小福寶的收穫。

“福寶今天在皇宮裡麵的確學到了很多東西,而且還收穫了一個超級有意思的小哥哥,舅舅們想聽這一塊嗎?!”

小福寶扶著門框一開口,一旁的文武小兄弟臉上就略微變了點顏色。

“阿兄,你聽見冇有,這個小傢夥竟然又弄了一個小哥哥,她挺有本事的呀,小哥哥倒是一大把!”

小老二一開口周圍就是一股酸溜溜的味道,他自己倒是冇聞到,可是小老大在一旁就覺得自己已經被醋罈子包圍了。

“大概這就是外麵的哥哥香,家裡的哥哥臭吧,所以小老二,你今天得好好洗洗澡!”

小老大很是器重的拍了一下小老二的肩膀,這讓小老二當場就炸起來了,各種揚起袖子,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

“不是吧,不是吧,我昨天晚上明明剛洗過澡的,阿兄,你是不是聞錯了?這個味道絕對不是我身上的,你可不要冤枉我!”

小老二反覆確認了一下,都不覺得這個味道是自己身上的。

倒是小老大伸手彈了一下他的額頭,幫他說明瞭這個氣味是什麼。

“你現在整個人都像是泡在醋缸子裡麵一樣,你難道不覺得你渾身的酸味太大了嗎?你是應該洗個澡了,否則這樣下去,人家小土包妹是不願意挨著你的!”

小老大說完這話,一溜煙的就跑出去了好遠,直接到了自己阿爹身後去聽小福寶說這一天的經曆。

小老二跑倒是冇跑起來,他繼續聞了聞自己身邊的味道,然後臉上有一些紅紅的嬌嗔一聲:

“咦!我纔沒想著挨著那個小土包妹!倒是哥哥你跑那麼快乾嘛!原來是你想挨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