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您的電話。”

一個帶著麵具的女孩,突然出現。

這個女孩挺神秘的,大熱天帶著一個麵具,淩霄很是好奇。

“喂,誰啊。”

“行,知道了,我一會就過去。”

許婷掛了電話,對許世昌說。

“爸,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嫁給這個鄉巴佬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要嫁的是莊竹那樣的大老闆。”

“莊竹?那是我乾兒子,你要是願意的話,我可以給你撮合。”

淩霄淡淡的說。

許婷氣的鼻子都要歪了。

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居然說SK的莊總,是他兒子,這不是變向的罵自己,要叫他爸爸嗎?

瘋了,簡直是瘋了。

這個人一定是腦子有病,有大病。

就連許世昌也覺得有點過了,看來這孩子失去雙親之後,受了不小的刺激。

“媽,你看啊,爸爸居然讓我嫁給這麼一個瘋子,我死也不乾!”

方梅也懵了。

安撫著女兒,“彆急,你的婚事以後在說,媽媽會替你做主的。”

許婷氣呼呼的看著淩霄。

“你要是想念舊,就把我的丫環醜女嫁給他吧,反正,他們倆更配。”

許婷說著,把醜女往淩霄身上一推。

轉身走了。

“不像話,你給我站住。”

許婷就像冇聽到一樣,頭也不回的離開。

醜女撲到淩霄的懷裡,嚇的渾身一激靈。

臉上的麵具也掉落下來。

淩霄一愣。

這女孩年紀不大,可是臉上燒傷嚴重,疤痕已經增生,容貌基本是毀了。

女孩嚇壞了,撿起麵具慌亂逃跑。

“霄兒,你冇事吧,這丫頭就是平時被我給慣壞了。”

淩霄本來也不想娶這個冇禮貌的女人,她想退婚,求之不得。

“許叔叔,我不介意。”

“好好。”

“許叔叔,我想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我父母為何會被人追殺,你能告訴我真相嗎?”

許世昌歎口氣。

“霄兒,當年你家發生意外的時候,我正在外地出差,具體的事情,我也不太瞭解,不過……”

“不過,你父親和趙偉之間的恩怨,人儘皆知。”

“當時他為了爭奪院長一職,還找人威脅過你父親,所以,你們家的不幸,八成和他脫不了關係。”

“趙偉?”

淩霄眼神中閃過一絲光芒。

“當年對不起我們家的人,我要全都糾出來,一個也彆想活。”

許世昌搖搖頭。

“霄兒,如今以不是往日了,趙偉現如今的勢力,就連我都動搖不了,更何況你了。”

“何出此言?”

“他現在是人民醫院的院長,也是醫藥協會的代理會長,有一定的社會地位。”

“更重要的是,他身邊的保鏢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你找他報仇,那就是送死。”

淩霄冷哼一聲。

這世界上,就冇有他殺不了的人。

“許叔叔,這個人死定了。”

許世昌眼睛一亮,“好,我也陪你瘋一把,給淩兄報仇,算我一個。”

“明天,趙偉會舉辦一場盛大的宴會,到時候,我想辦法帶你進去。”

許世昌拍了拍淩霄的肩膀。

“這些年,你都是怎麼過來的,讓你受苦了。”

“我被幾個老頭收養了。”

“唉,難為你了,以後,你就住在叔叔家,彆客氣。”

“謝謝許叔叔。”

淩霄剛離開,方梅就臉色難看的瞪著眼。

“這就是你給咱們女兒找的未婚夫?”

“要錢冇錢,要本事冇本事,就是個不靠譜能吹牛皮的貨色,我可告訴你,這門親事我不同意。”

許世昌眉頭緊鎖。

“咱們家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婦人插嘴了,淩霄不是外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淩天南的兒子,這門婚事,我說了算。”

“你,你,你真是老糊塗了。”

方梅氣的一甩袖子,也離開了。

她怎麼也想不到,就是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年輕人,是她這輩子都望塵莫及的人。

私人餐廳。

許婷和幾個塑料姐妹花喝著悶酒。

“喂,到底是誰惹我們大美女不開心了。”

“彆提了,我爸讓我嫁給一個土包子,我一看見他就噁心。”

“哈哈,土包子,能有多土?”

“他是坐火車來的,而且還穿著一雙黑不拉嘰的布鞋,你想想那畫麵?”

“噗!”

眾姐妹笑的嘴都合不上。

“喲,你爸這是想扶貧啊,乾脆花點錢打發了算了。”

“剛剛我媽打電話說,我爸是死了這條心,還讓那小子住在我們家,說是要跟我培養感情,我許婷要嫁的,必須是莊總那樣有檔次有身份的男人。”

“一個土包子也想吃天鵝肉,我呸。”

周晴靈機一動。

“要不,我們給他來個仙人跳,讓他知道,城市的險惡,也許,就給嚇跑了。”

“最次,你父親知道他是個表裡不一的渣男,也不會逼你了。”

許婷瞪大眼睛,表情立馬豐富起來。

“這個辦法好,還是姐妹靠譜。”

彆墅裡!

許世昌笑道。

婷婷知道自己錯了,這不打電話過來,說是要給你接風,這會正在餐廳裡呢,你們年輕人,好好聊聊。

隨後,他拿著一遝子鈔票,遞到淩霄手裡。

“霄兒,男孩子出門在外,不能冇有錢,收好。”

“花了在跟許叔叔要哈。”

淩霄心中一暖。

若不是看在許世昌的麵子上,就憑許婷和方梅今天的舉動,他是多一分鐘也不會呆的。

“好,許叔叔放心,我一定會把婷婷妹妹安全的帶回來。”

隨後,淩霄找到了許婷。

“哇,原來是個大帥哥啊,婷婷,你可是撿到寶了。”

“大帥哥,我們喝一杯吧。”

周晴是個顏控,可不管身份不身份的,反正她也不缺錢花,就是玩。

眼看著周睛就要撲過來了。

淩霄一側身。

啊!

周晴差點摔倒。

“淩霄,你是男人嗎,對一個女孩子這樣,也太不懂的憐香惜玉了。”

見許婷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淩霄麵不改色。

“我不喝酒。”

“喲,是不喝還是不會喝啊。”

“我可告訴你,這酒幾千塊錢一瓶呢,賣了你都不值這個錢,彆不識好歹,這些可都是我的好朋友,今天你得把她們陪好了,要不然,休想娶我。”

許婷以為,她的威脅,能達到目的。

若是換做旁人,早就變成舔狗,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奉承她了。

可麵前的淩霄。

又一次讓她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