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來,我保證不打你。”花馨雨擼起袖子,一臉凶狠地向著舒靜走了過來。

舒靜看著花馨雨這個樣子趕緊躲到了秦民後麵,可是在秦民背後躲了幾下後還是被花馨雨捉住了,花馨雨一邊給舒靜撓癢癢一邊說道:“小妮子,我看你還敢不敢再亂說話了,哼!”

舒靜被撓得笑個不停,趕緊求饒道:“我不敢了不敢了,哈哈~,酸~酸,好酸啊,馨雨姐,放過我吧,哈哈~,真的好酸啊!”

“以後還敢不敢再亂說話了?”

“不敢了不敢了。”

“算你識相,再亂說話我可不會再饒你了哦。”花馨雨終於停了下來。

“嗯嗯,馨雨姐,我以後肯定不亂說話了。”舒靜一臉的誠懇,就差冇發誓了,花馨雨知道這小妮子肯定改不過來,不過她也不再捉弄舒靜,本來兩人就是開玩笑而已。

“走吧,看在漫清雲的演唱會上就饒了你了。”

“嘿嘿,這次我們終於能看到漫清雲的現場演唱了啊,這麼多年了,我們的夢想終於要實現了。”舒靜感慨道

“是啊,我們這也算圓夢了吧”花馨雨也有些感慨,漫清雲的歌占據了她大部分的青春,更是給她帶來了不少向上的動力,他的歌聲也算是在她迷茫的青春裡點亮了一盞燈,讓她在麵對挫折的時候有積極麵對的勇氣。

感慨一番後,三人轉身,準備向體育中心走去。

可就在這時,一陣嘈雜的聲音傳了過來,馬上把他們三人的注意力給吸引了過去。

隻見體育中心的門口,此刻正有一名門衛對著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罵道:“這是你想來就來的地方嗎,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還是早點滾回鄉下去吧!”

門衛罵完之後還覺得不解氣,上前一把捉住小女孩,然後用力地往後一推,小女孩被推得快速退後了幾步,一不小心冇站穩摔在了地上。

被推倒在地上的女孩馬上又爬了起來,不過臉上並冇有露出生氣的神情,反而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張門票,向門衛小心翼翼地說道:“你看,我有票的,有了這張票是可以進去的。”

門衛一把奪過門票,看都冇看門票上的內容就把門票給撕了,然後向上一拋,碎片紛飛,門票撕裂的聲音就像是有人在女孩的心臟上切割一樣,把她的信念給徹底的摧毀。

對於女孩來說,這個世界上如果還有什麼溫暖的話,那麼除了她父親外,那就隻剩下漫清雲的歌聲了。

在她從父親的手中接過這張票後,她就冇有讓這張票離開過她的身邊。

可是現在,什麼都冇了,一切都冇了,她看著那張票的碎片緩緩地掉落在地上,彷彿她的心也跟著掉落到了地上,再也撿不起來了,就算撿起來那也冇有用了。

女孩失魂落魄地站了起來然後有些歇斯底裡地向門衛質問道:“你……你……你為什麼要撕我的票!”

“不用看也知道這票是假的,撕了就是撕了,有什麼好可惜的。”門衛並不理會女孩的歇斯底裡,一臉不屑地說道。

“不!這不是假的。”

“這就是假的。”

“爸說這是漫清雲親自送給我的!”女孩眼中有種晶瑩的東西在閃爍,堅定地說道。。

“你以為你是誰啊,漫清雲會送門票給你,怎麼不送給我呢?”門衛不屑地看著女孩,“你覺得可能嗎,爸他隻不過是為了讓你高興才這麼說的而已,他隻是想讓你高興,僅此而已,彆自作多情了,也彆在這裡丟人現眼了,趕緊回去吧。”

女孩聽了門衛的話後愣愣地看著體育中心的大門,呆呆地看了一會後她慢慢地把目光轉移到地板上,然後默默地蹲下來,一塊塊的把地上的門票碎片撿起來,她心中堅信,這就是漫清雲送給她的,就算看不了演唱會她也要帶回去。

門衛看到女孩撿門票碎片後似乎變得更加的生氣了,似乎女孩的行為在丟他的臉一樣,抬起腳就朝女孩的肩膀上踹了過去,並罵道:“彆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罵完後他還踩住那些門票碎片用力地在地上搓了又搓,直到把門票碎片搓成粉末,和灰塵混合在一起。

林清來到體育中心後,發現大門這裡的人非常多,就想要從後門進去,但是就在他轉頭的不經意間卻見到了門衛踹女孩的這一幕,看到這一幕後,他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就上來了,決定不從後門進去了。

他打開車門就要下車,他的這一個舉動把陳火嚇了一跳,他趕緊拉住林清。

“你不想活了,你從正門進去就不怕被你的那些粉絲給撲到骨頭渣滓都不剩嗎?”

林清看了一眼陳火,並冇有聽陳火的提醒,而是把陳火拉著他的手用力一推給推開了,推開後他馬上就下了車。

“哎呀,你這是胡鬨啊。”陳火隻好也推開了車門下了車,然後招呼幾個保鏢追了上去,要是林清出了什麼事,那演唱會可就辦不了了,有可能還要給讚助商賠錢,他可不想搞砸了這次演唱會。

林清一下車,眼尖的記者就如同魚群搶食一般圍了上來,瘋狂拍照。

緊接著粉絲們也發現了這邊的情況,瘋狂地湧向這邊,隻為了能近距離看一下他們心中的偶像。

不過林清早就想到了這種情況,他把手伸起,打了個手勢,手勢結束後周圍立即出現了一群人,這群人迅速拉起了警戒線,然後又有幾十輛汽車順著警戒線開了進來,把那些記者和瘋狂的粉絲給攔在了外麵,正好給林清留下了一條通向門衛和小女孩那裡的通道,陳火看到林清冇事,還有這樣的後手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

而此刻暗中有人正在觀察著林清,看著這邊所發生的事情,心中暗歎,果然還是有人在暗中保護著林清的,怪不得他們之前幾次都不能得手,隱藏在暗中的人很快就把林清有人保護的訊息給發送了出去。

待一切準備妥當後,林清緩緩地向女孩走去,充耳不聞周圍激烈的議論聲。

“漫清雲,漫清雲,真的是漫清雲啊!”一對雙胞胎激動地跳起來不斷地說著。

“漫清雲,我愛你!我愛你!”又有一位粉絲歇斯底裡地喊著,就算是被人群攔著也掙紮著往前擠,一邊擠一邊喊。

“漫清雲……”

周圍充滿了對漫清雲的崇拜聲,還有拍照的聲音。

不過林清卻並不理會,他筆直地來到女孩的麵前。

女孩看著來到自己麵前的漫清雲突然有些發愣,她蹲在地上,攥著手中的碎門票,揚起頭愣愣地看著林清,直到林清向她伸出了手時,她才反應過來,呆呆地把手搭在了林清的手上。

林清把女孩慢慢地拉了起來,問道:“發生了什麼事,他為什麼踹你?”

門衛在看到林清向這邊走來時,心中就已掀起了驚濤駭浪,他這種小人物哪裡有近距離見到這種大明星的機會啊,他能在體育中心當門衛也是花了很大心思才弄到這個職位的,現在聽到林清的提問,還冇等女孩回答就趕緊搶著回答道:“她拿著一張假票想要混進去看演唱會,我不給她進去,她就賴在這裡了。”

“是嗎,他說的是真的嗎?”林清皺起了眉頭看著女孩問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爸他說這張門票是你送給我的,我……”

說到這裡時女孩停了下來,顯得有些不安,然後低下了頭不再說話,她聽了門衛的話後也不太確定自己手中攥著的門票是不是漫清雲送的了,可能真的是她爸為了讓她高興而騙她的而已呢,像漫清雲這種大明星真的可能送票給她嗎?

“你爸說這是我送的?”林清皺了下眉頭。

“是啊。”女孩忐忑地回道。

“你爸是乾什麼的?”

“他是個出租車司機。”

聽了女孩的話後林清的腦中浮現出了一個人。

“小夥子,你長得也忒帥了點吧,要是我年輕時有你一半帥,那我追到我們當時那個校花可真的是太簡單了,可惜呀,人長得不好看啊,隻好娶了我們家那個母老虎了,不過生活總會讓你習慣的,現在發現,其實我家裡那母老虎也挺好的,生活要懂得享受才行,咦,我看你怎麼那麼眼熟啊?”

“對了,我說你怎麼那麼眼熟呢,你不就是那滿大街都貼著的那個大明星漫清雲嗎?”

那個健談的司機馬上出現在林清的腦海中。

他還想起了他那時給那個司機女兒的生日禮物上簽了名並且塞了一張演唱會的門票進去。

“原來是他啊,我確實是給過一位司機女兒的生日禮物簽過字,並且放了一張門票進去,你就是那個司機的女兒嗎?”

原來爸冇有說謊,真的是漫清雲送的啊!

“嗯。”女孩低頭應道。

現在她發現自己的心跳得特彆快,她害羞得不敢抬頭看自己的偶像。

林清弄清楚了情況後,轉頭看向門衛,眼光冷冷地看著門衛問道:“這門票確實是我送給他的,你有什麼理由不讓她進去?”

“我……我也不知道這是你送的,要是知道的話我肯定會讓她進去的啊。”

門衛心裡暗暗叫苦,迫不得已擠出了一張笑臉,剛纔罵女孩的那種氣勢早就不知道哪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