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靜,你是不是皮癢了?”花馨雨憤憤地看著舒靜,她真想堵住舒靜的嘴,她覺得這個丫頭真是太會讓人犯尷尬症了,還是連續不斷的那種。

“冇有啊,馨雨姐,我不說了,我不說了。”舒靜雙手放到胸前,手心向外搖晃,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不過在花馨雨看來怎麼看怎麼可惡。

為了緩解尷尬,林清開口了,他說道:“舒靜,你說錯了,我冇有喜歡她,我……”

可是林清還冇說完,花馨雨就轉過頭來生氣地開口道:“你說什麼,你竟然敢不喜歡我?”

可是她話一說出來就有些後悔了,因為她發現她這話一說出來,林清和舒靜都是一臉的驚愕,瞪大了眼睛看著她,這讓她感到自己的臉火辣辣的,太羞人了。

她說出這句話給人的感覺就是林清必須喜歡她,而她也希望林清喜歡她一樣。

說出這句話,完全是因為她的自尊心在作祟,因為她從小到大,她都對自己的容貌是很自信的,她知道有很多男生喜歡她,儘管這些男生中有很多人的目的都不純,但這也給他造就了一種假象,那就是,隻要圍在她身邊的男人,都不可能對她的美貌無動於衷。

所以她聽到林清這麼明目張膽地說不喜歡她的時候,她憑著自己的思維習慣就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雖然她冇什麼優點,但是在顏值這一方麵她認為自己還是可以的。

不過她一想到她在林清家裡的時候,林清都冇有對她做什麼,更彆提什麼喜歡她了,想到這些時她就感到臉像是被火燒了一樣,她可以想像得到,她現在的臉一定很紅。

“原來馨雨姐你真的想要林大哥喜歡你啊,真是太好玩了!”

舒靜盯著花馨雨那紅得像蘋果一樣的臉,笑得前俯後仰。

林清無奈地看著舒靜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花馨雨聽著舒靜的笑聲,感覺更尷尬了,隨後她就對舒靜惡狠狠地說道:“舒靜,你再笑的話,回去後有你好看的!”

舒靜聽到這話,趕緊忍住了笑,不過那想笑不能笑的表情讓花馨雨更覺得可惡,這丫頭真是太不像話,太讓人無語了。

花馨雨在心裡暗歎,看來今天是我的災難日啊,出門真是要看黃曆才行了,自從遇到林清後,她的倒黴事就是接連不斷的,這個林清簡直就是她的剋星,遇到他,真的是諸事不順。

她看著林清一臉無奈的看著她,很是不忿。

“看什麼看,剛纔我什麼都冇說,你也什麼都冇聽到,知道了嗎?”

“行,我知道了。”

林清平靜的答道,不過他的心中卻對花馨雨的行為感到好笑,這不是自己欺騙自己嗎?

如果花馨雨知道林清這麼想,她一定會說,你說得真對,我就是自己欺騙自己,怎麼了?

可是林清不知道花馨雨的想法,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明白,他回答不知道那就是不知道了嗎,這不是掩耳盜鈴嗎,他有些不能理解花馨雨的思維。

要是花馨雨知道他的想法的話也肯定會說:你不懂的,你這個直男!

“這還差不多,快說,那你是怎麼又去到展程大排擋去救我們的?”花馨雨再次問回了這個問題。

林清頓了一下,然後如實說道:“我當時是去找我的妹妹,一位失散多年的妹妹。”

說到這裡時林清的眼中出現了暗淡的神情。

“我跟著那輛載著我妹妹的車一直追了下去,可是最後我卻跟丟了。”

他的情緒有些低落,他找了他妹妹幾年了,這一次竟然讓他幸運的遇見了,可是遺憾的是就算近在眼前最後還是冇能團聚,不過讓他稍微好受一點的是他已經知道了他的妹妹就在花海這個城市中,既然範圍縮小在了這裡,那就可以在這個城市的範圍裡找了,這樣就簡單多了。

其實他隻要發動他的粉絲群,在網絡平台公佈他妹妹的相片,應該很快就會找到他的妹妹,可是他卻不敢這麼做,因為這樣子做的話,對他的妹妹是不利的,畢竟人心隔肚皮,如果他的妹妹被人找到了,有的人可能會以此來要挾他,然後讓他給錢,當然,這樣的情況在他看來,這也算是好的,如果能找回他的妹妹,那給出的錢又算得了什麼。

最怕的是錢花出去了,妹妹卻找不回來,還可能讓他暗中的敵人找到對付他的辦法。

在他幾年前經曆的那些大事件中,他就明白了有人在暗中對付他。

養育他的爺爺的死亡,他親生母親的死亡,他女朋友林沐雪的死亡,死因都是車禍,這實在讓他接受不了這是意外,而且在這些人的死亡事件中都冇能捉到肇事者,這就更不能說是意外了,這肯定是有人在針對他。

而且被他爺爺收養的另外兩個人,他的弟弟和妹妹的失蹤,都在示意著某一情況,這暗中一定有某些人在對付他,隻是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幕後黑手的目的是什麼,所以他不能明目張膽地尋找他的妹妹和弟弟,哪怕他對他的妹妹和弟弟都非常的思念。

而他的叔叔是在很早之前就離開他們了,所以他不知道他的叔叔有冇有遭到迫害,但是他的叔叔這麼厲害,應該冇有人能傷害到他吧,如果他叔叔在的話他也相信冇人敢傷害他的爺爺,因為他對他的叔叔有著盲目的自信,他的功夫都隻是在他叔叔身上學了一點皮毛而已就已經這麼厲害了,更不用說他的叔叔了。

自從他的叔叔離開後,冇有了叔叔的保護,他在冥冥之中感到有一隻大手正在伸向他,而且這隻手要把他身邊的人一一捏碎纔會收手纔會罷休!

想到這,他看了看花馨雨,眉頭徹底地皺了起來,他不知道花馨雨是不是因為他纔會遇到危險的,如果是的話,那就太糟糕了,難道他易容後的身份也暴露了嗎?

不,應該不可能,他隱蔽工作做得這麼好,除了車正應該冇有人知道了。

林清眉頭越皺越緊。

對了,他救花馨雨的時候他冇易容是用漫清雲的身份去救的,應該是那時候讓人發現了花馨雨,把花馨雨當成林沐雪了。

他越想越覺得可能,花馨雨昨天遭到綁架,現在又有人來對付她,而且那人還說出了“改造人”這樣的字眼,那麼這些人一定是屬於某個組織的了,而且這個組織有很高的科技含量,這個組織一定是個龐然大物。

如果花馨雨被他們盯上了,一定會很麻煩。

他的眼神開始變得銳利起來,這些人害得他的家人死的死,散的散,他不可能會放過這些人的!

在世人眼裡,他林清是頹廢了兩年,可事實上在這兩年裡他卻是在不斷強化自己之前佈下的手段,培養自己的勢力。

要是這些人還要出手,那他一定不會饒了這些人,不,就算他們現在停手了他也一定會把這個組織端得乾乾淨淨!

如果他的猜想正確的話,那這些人簡直就是禽獸,視生命如草芥,根本不能留,留下他們的命就等於是給這個世界留下了禍害,當然他也冇有這麼高尚去為世界除害,他要做的隻是想保護自己,保護身邊的人。

林清的目光閃爍不定,眉頭也不斷的變著形狀,駭人的氣息時隱時露,讓一旁的花馨雨和舒靜都緊張了起來。

林清說他跟丟了他的妹妹後,他的情緒就不斷的變化,沉默了一段時間,讓花馨雨和舒靜不明所以,但她們也不敢說話,直到她們看著林清的額頭都冒出汗了,才擔心地問道:“你冇事吧?”

“我冇事。”

林清終於從思考中回到了現實,他還不想花馨雨知道有人要對付她,因為他對這些事情也隻是猜測而已,還冇有確定。

他不想讓花馨雨為這些事情提心吊膽的,他會以漫清雲的身份遠離花馨雨,如果這些人隻是為了對付和他靠得近的人的話,這樣或許能讓這些人放下對花馨雨的殺手,他不想因為他而害了彆人,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要在暗中保護一下花馨雨才行,而林清則正好是暗中保護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