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錢交給了母親後想著要去找父親算賬的,畢竟她的未來已經一片黑暗,她想要給母親討回公道,可是走到半路她就放棄了,畢竟她母親都冇說什麼她又為什麼要去見他呢,這種人不配做她的父親,更不配她去和他見麵,既然已經放棄了她們,那以後就再無瓜寡。

思索中一號不斷地新增著柴火,暖意不斷從火光中散發出來,給一號驅趕著夜晚的寒意,火焰上方的兔子已經被烤得金黃,一陣陣肉香飄了出來,一號早已饑腸轆轆,聞著那肉香,知道野兔肉已經烤熟了,她把一隻腿撕下來,慢慢地啃著,滿嘴留香。

好吃的東西讓她忘記了那些不愉快,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已經獲得了這一身的力量,已經不能過上正常人的生活,那就讓自己過上不一樣的人生吧,也許這一身的力量會給她帶來不一樣的驚喜呢,就比如剛纔跳上樹頂看到的那一幕,如果不是這身力量她又怎麼會看到如此壯闊的場麵呢,或許也正是她的這身力量能讓她獲得另一線生機呢。

重生是一個組織,那就有權利等級,那她為什麼不能夠做到坐在高位呢?

一號眼裡閃爍著光芒,她知道這條路很難走,而且必定是血海才能鑄就的道路,但是她的背後已經是懸崖,隻能前進,她隻有這一條路可走了。

想到這裡,她的內心堅定了起來,她撕咬著手裡的肉,就像是慢慢蠶食掉自己的過去,讓過去永遠地藏在身體裡。

在一號內心活動的時候,危險慢慢靠近,黑夜中,有五個黑影像是幽靈般慢慢地向一號包圍了過來。

一號感受到了不對勁,不僅她的視覺增強了,她的五官感受也變強了,夜幕下她能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很快她就看到十團磷火一樣的東西飄浮在空中,而且是成雙成對的。

一號仔細一看,原本是五頭豹子,那飄浮在空中發著磷光的是它們的眼睛,這五隻豹子都十分健壯,身上像是有著健美般的肌肉,散發著自然界中食肉動物的野性美。

但它們的頭很小,臉上還有著許多黑色的斑點,像是一張烙餅,然後好多地方跟烙糊了一樣。

兩隻眼睛深深地凹了進去,發出尖銳的目光,耳朵則是一對小三角形,鼻子也是三角形的,鼻子周圍是白色的,鼻尖是黑色的。

嘴有三瓣,偶爾嘴皮上動,露出那鋒利的牙齒,毫無疑問,這牙齒可以輕易的把獵物咬死。

它們的後腿粗且長,顯得十分有力,這樣的腿型有利於奔跑,它們的尾巴也很長,可以在奔跑的時候保持平衡。

也許是肉香,也許是她清理兔子時留下的血腥味把這些不速之客給引了過來。

說實話,看到這五頭豹子時一號心裡冇來由的一慌,畢竟這些是大自然中真正的野獸,她對自己的實力還未完全轉變過來,看待問題還是習慣性的用以前的世界觀去看待問題。

在一號露出自身的力量的時候,高山就知道她可以輕鬆地通過這一次的考驗,但是高山卻並冇有停止一號的這次考驗,就是因為他想要讓一號改變對世界的看法也改變對自己的看法。

想要成為一名軍人,亦或者是一名殺手,情報員,間諜,那野外求生的技能和對自己實力的清晰認知那是必須要掌控的。

一號看著五頭豹子,慢慢地從慌亂逐漸冷靜下來,對於她這種改造人來說,不應該是她比這些野獸更凶殘嗎。

不過她也冇有托大,而是小心謹慎的對待著,畢竟就算她再強大,她也還是血肉之軀,被咬到脖子那還是一樣會死翹翹。

五頭豹子從五個方向向她包圍過來,封死了她要逃離的所有路線,包圍圈越來越小,但一號還是冇有輕舉妄動,她在等一個時機,等這些豹子發起進攻的時機。

很快這個時機就被她等到了,這些豹子在靠近她到一定距離後,下蹲,前腿往前撲,後退往後蹬,身體變得很長。

然後,前腿往後縮,後腿往前挪,身體弓起來再張開,像彈簧一樣,然後尾巴上下襬動,保持平衡,張開大嘴,露出鋒利的牙齒,迅速地飛撲過來。

在這些豹子飛撲起來的時候,一號動了,她也下蹲,然後騰空一躍。

然後就形成了一個像是電影中纔會出現的場麵,五隻豹子騰在空中,而一號則在中間,場麵壯觀。

這場麵跟雙龍戲珠,舞獅搶繡球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如果有導演在這裡拍下這副場景,連後期都不用了。

然而一號跳起來之後就發現不對了,她是控製著自己的力量跳起來的,也就是說她隻用了三分之一的力。

所以她跳起來也就隻有三米多一點,而她卻低估了豹子的跳躍能力,豹子大概也是跳起來三米多,不過兩者之間還有著一些水平距離,但豹子還是能夠得著她的。

一號心裡暗罵了,這特麼找誰說理去,豹子能跳這麼高?

就這一瞬間她就想去找本自然科普的書學習去了,知識果然是有用的,知識果然是力量,知識果然到用時方恨少啊。

而豹子也是冇想到一號能跳這麼高,在空中它們都愣了一下,似乎麵前的食物並不在它們的預判當中,這咋能跳這麼高捏?

一號彷彿都能看到它們詫異的眼神,像是在說:這特喵的你是個人嗎你?

然後雙方都在應變著自己的預判錯誤,手舞足蹈的,場麵有些滑稽,說好的大場麵一下子就成了喜劇現場。

不過好在一號反應很快,很快就調整了過來,一腳踩在其中的一隻豹子臉上借力跳出了豹子的包圍圈。

那隻被踩的豹子極速墜落,然後與大地親密接觸,摔得有七葷八素的,一時間爬不起來。

一號跳出包圍圈之後,就朝著森林深處跑去,見到獵物要跑,那四隻豹子自然不甘心,迅速地追了過去,而那隻摔下來的豹子狼狽地爬起來之後也跟著追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