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哈爾維島那邊的數據傳輸中斷,連接那邊的負責人,問問怎麼回事。”

一個長相清瘦的中年男子,他的麵前有幾百塊螢幕,螢幕上全部都是實時畫麵,此刻他正注視著其中的一塊已經黑掉的螢幕,但說話中卻給人一種不可質疑的態度。

“是。”一位工作者快速連接哈爾維道的專線通訊。

“A20,收到請回答,A20收到請回答,A20,收到請回答。”

連續三次快速的提示,對麵終於回答道:“收到。”

“為何那邊的數據突然中斷?”

A20正是高山在重生裡的代號,此刻他回答道:“正在排查原因。”

“儘快恢複!”

“保證完成任務。”

掛斷電話後高山示意了一下矮鼠,矮鼠拿出了電腦,手指在鍵盤上快速地敲擊著,螢幕上的一串串代碼不斷浮動。

一號正在尋找食物,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出現把她嚇了一跳,那個聲音正是矮鼠的聲音。

“請控製好你的力量,從此刻開始表現出你三分之一的力量就可以了,組織會看到和聽到你的一切,不能看到和聽到的也就隻有現在我和你說話的這一分鐘,你是聰明人,我相信你懂我說的話。”

說完之後,聲音就切斷了,看著螢幕上的一號停了下來,矮鼠的手指再次在電腦上快速跳動著,很快哈爾維島和重生的資訊部數據傳輸就恢複了正常。

而一號則停下來思考著矮鼠對她說的話,本來她就打算隱藏實力了,不過她剛剛還以為在這個原始山林中冇有什麼監控設備纔對,讓她冇想到的是她的一舉一動還是會落在重生的眼中,但是剛纔矮鼠對她說的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思索著,她突然眼睛一亮,原來重生這個組織也不是很團結,她猜測著也許這個組織裡有很多人都是和她一樣被威脅著才進入這個組織的吧,原來她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想到這裡她走路的速度慢了下來,她慢慢地控製著自己的速度,控製著自己的力量,正好控製在矮鼠所說的三分之一,她要習慣這個程度的力量才行。

很快,她就找到了一隻野兔,野兔也注意到了她想要逃走,可是現在它又怎麼可能逃得過改造後的一號,哪怕一號隻用出三分之一的速度,野兔最終還是落入了她的手中,野兔不斷掙紮著,但怎麼可能脫得了身。

一號穩穩地提著野兔,朝著她在樹頂上看到的那條河走去,很快她就來到了河邊,原本她是想來這條河這裡捉魚的,但卻被她提前看到了一隻野兔,所以她的晚餐也換成了野兔。

她走到河邊,找了塊鍋形的石頭,然後用石頭裝完水,簡易地搭了這個灶,然後又去找了乾燥的植物枝葉過來,把它們磨成木屑。

最後她找到一個有孔洞的石頭,把木屑倒進石頭孔洞裡麵,畢竟這裡冇有火,她隻能用最原始的辦法了,她可不喜歡吃生肉,她找了一根堅固的木條過來,把木條插進堆滿了木屑的孔洞中,然後以肉眼看不清的轉速快速地轉動木條,很快孔洞裡就冒出了煙,慢慢的火苗就燃了起來,一號趁著火苗起來,趕緊把火移到灶裡麵。

以前她也好奇過鑽木取火,所以她很早以前就嘗試過使用這個辦法能不能生起火了,可是那個時候她鑽了半天,愣是連煙都冇看到,所以她都覺得什麼鑽木取火那是騙人的,可是現在,那火光已經映黃了她的臉,現在看來還是以前力量不夠,轉動的速度不夠快,摩擦不到位啊。

放著火在燃燒,一號拿著兔子把兔子放到了河裡麵,看著在河裡掙紮的兔子她有些不忍,但又有什麼辦法呢,她也需要活著,她也要吃東西,而且現在她還隻是殺一隻兔子,如果她還要有同情之心的話那未來她還要殺人,到時她又能怎麼辦呢,進入了重生這個組織,她的命已經不由她了。

待兔子冇有了動靜之後,一號把兔子撈了出來,然後放到了沸騰的水中,把兔子燙過一遍,然後拿出來褪去了身上的毛再次拿到河邊處理兔子的內臟,處理乾淨之後,她才把兔子架了起來,放在火上烤了起來。

四周靜悄悄的,隻有水流聲和火燃燒時發出的啪啪聲,她坐在旁邊的石頭上,看著被烤著的野兔,內心不禁有些孤獨,從小她的父母就離婚了,隻有母親把她和妹妹拉扯大,從一開始,她還對她的父親抱有一些期望,總覺得父親會回來,但慢慢的,看著母親那勞累的身影,她就開始對她的父親充滿了恨意,因為她覺得是她的父親拋棄了她們,所以她們才過得那麼的苦,母親為了供她們讀書已經患上了大大小小的病,每天夜裡她都能看到母親忍住痛苦在偷偷地給自己貼著止疼貼,雖然母親想要瞞住她們,但止疼貼那濃烈的藥味怎麼可能會瞞得住。

所以她獲得批準回去之後,首先就是像組織要了一筆錢,對於這個組織倒冇有吝嗇,畢竟她是PRD3.0第一個成功者,組織可以滿足她的這個要求,於是她就把這筆錢拿回去給了她母親,可是母親看著這筆錢卻不敢收,生怕自己的女兒乾了什麼壞事,並對她大罵道:“我們是窮,但我們有骨氣!”

“我這麼辛苦地把你們養大,是讓你們做個對國家有用的人,做個無愧於自己心的人,可你現在在做什麼,這些錢是哪裡來的,趕緊拿回去!”

看著母親那痛苦的眼睛,一號心酸了,她母親本本分分做人,乾了一輩子的活也冇見過這麼多錢,所以看到這麼多錢的第一感覺,就是自己的女兒乾了什麼壞事,雖然被母親罵著,但是一號卻覺得很幸福,她騙了她母親,說她是找到了一個好崗位,公司可以預付她五年的工資,但是在這五年內不能跳槽,解釋了半天,她母親纔將信將疑地收起了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