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行,你是女孩子,我是男孩子。”林清忍著笑意說道。

聽到林清的這句話花馨雨突然愣了一下,然後盯著林清那大叔般的臉龐,突然被逗笑了。

“哈哈,你是男孩子,你是男孩子,笑死我了。”花馨雨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抱著肚子蹲下來大笑,林清被花馨雨這突然的笑聲搞得表情有點僵硬,但在花馨雨看來,這僵硬的表情更加搞笑了,最後直接笑得直不起腰來,隻是觸痛到背後的傷口,讓她笑得有些不自然。

“有這麼好笑嗎?”林清擺了擺手錶示無奈,不過也冇有再搭理花馨雨,而是看了看固定電話上顯示的日期,發現距離他開演唱會的時間還有三天的時間,在這三天的時間內他可以好好養傷,做些準備,好完成這一次在風林市的巡迴演出,儘量做到不辜負他粉絲的一片熱情。

他又想到現在舒靜和秦民還冇有尋到,以花馨雨的性格,肯定不會放下那兩人不管的,但要靠她自己想要找到舒靜和秦民的話,那還真的是難如登天,他已經領會到了常盛村的詭異和可怕,如果花馨雨再冒失地跑過去尋找的話,那後果就難於想象了。

常盛村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他得做些計劃才能再去尋找秦民和舒靜,在這三天內,他要做好計劃,找人幫忙,在開完演唱會後才能再去找人了。

而且林清也有想到,秦民是秦家唯一的一個男孩子,秦家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而秦家又不是軟柿子,以林清在林家的身份,自然會知道如林家,秦家這樣的超級財閥,肯定會培養有自己的勢力,暗中還會扶持非常得力的人才,這些人才都有著各種各樣的技能,在暗中守護著財閥的利益和剷除一些對財閥不利的因素。

林清肯定秦家一定得知了秦民失蹤的訊息,也肯定派人過來找了,所以他要做的也隻是幫幫忙,爭取能快點把秦民和舒靜救出來罷了。

而他這邊還有一個演唱會在卡著他,他作為一個人氣明星,既然有機會不失信於粉絲,那絕對不能放粉絲鴿子,不然的話,對他的發展肯定非常的不利,所以這次的演出他還是一定要舉辦的,在這三天內他也正好養一下傷安排一下,等舉辦完演唱會後,就是再探常盛村,尋找秦民和舒靜之時。

時光匆匆,很快兩天就過去了,演唱會即將開場,這兩天內林清和舒靜都在一起,因為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兩天內,花馨雨都開心不起來,畢竟人還冇有找到,她哪裡開心得起來,就連她的偶像在風林市開演唱會她也冇有心思去看了,何況以漫清雲的名氣,她想要買張票也是難於登天的。

這兩天,兩人就是睡覺也是在同一個房間睡的,畢竟剛從常盛村那種地方出來,兩人都有些擔心對方,畢竟有前車之鑒,秦民就是自己一個人睡一個房間才失蹤的,而且失蹤的地點也正是這個仙源大酒店。

分開住的話兩人都不放心,隻是兩人住一個房間,未免有些尷尬,雖然兩人已經換了兩張床的房間,但是還是有尷尬之意。

第一天晚上的話,花馨雨都有些緊**清會對她做什麼過份的事情,雖然林清在常盛村的時候並冇有對她做出什麼過份的事,但是那個時候情況不同,兩人都處在那種緊繃的狀態下,哪有時間想那麼多,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兩人都舒適地躺在床上,難免會胡思亂想一番。

不過花馨雨實在是想多了,林清一直都在閉目思考對策,還有對歌曲進行回想,背歌詞,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林清去想呢,哪有時間去琢磨花馨雨所想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就這樣兩人就在這曖昧的氣氛中度過了兩夜。

自從林清前天換上了前台幫忙買的衣服後就和舒靜出門重新買了手機和換了手機卡,然後互留了一下手機號碼,在陳火接到了林清的電話的時候,那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演唱會舉辦的日子在即,他聯絡了林清那麼多次可都聯絡不上,他心態都快崩潰了。

接到林清的電話那一刻,他發現林清都冇開演唱會,那話筒中傳來的聲音就彷彿天賴一樣動聽了。

但同時他又有些咬牙切齒,對林清的這種行為大大的不滿,接到電話後,想著的就是要對林清一陣的狂轟亂炸,不然不足於泄去他心中的怒火!

可是林清似乎早就知道陳火會這樣子,在接通了電話後,告訴陳火他會在演唱會開場前一天去彩排之後,陳火才說了兩個字就被林清直接掛斷了電話,讓準備了一肚子罵人的話的陳火又給活活的給憋了回去,就像他已經準備好了子彈,上好了膛,已經扣動了扳機,可是卻發現這子彈不能打出去,可是已經扣動了扳機,他隻能用手捂住槍口,讓子彈打在自己手上一樣憋屈,這一刻的他憋的都快要爆炸了!

陳火氣呼呼地走回了彩排的場地,嘴裡還不斷地說著:“你牛,你牛!”

陳火的這種表現一出來,那些負責舞台場地佈置的人趕緊躲開了,不敢和陳火對視,生怕惹禍上身。

因為這幾天陳火都是這個暴脾氣,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藥,突然變得特彆的嚴格,每天都火氣十足地過來對他們負責的工作非常認真地檢查,或者不應該說是檢查,而更應該說的是雞蛋裡挑骨頭,就像有一個工作人員在調一個聚光燈,就被陳火莫名其妙地批評了兩個鐘,說光圈不規範,光圈大了一點,然後他去找尺子過來量了一下,果然大了一點,大了大概……一毫米!

那個調光員一下子就懵了,不過工資掌握在對方手上,隻好強忍著不服,擠出僵硬的微笑笑著道歉,稱會做得更好的。

更離譜的是在背景LED大螢幕旁邊有一根一厘米長的碎髮被陳火發現了,這根頭髮如果不是湊到麵前去看根本發現不了的,結果那個負責放映的工作人員就因為這一根頭髮被陳火劈頭蓋臉地罵了一頓,說這根一厘米長的頭髮會影響影像的視覺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