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要走,誰也不知道多久能回來,慕夫人不捨得把太平縣的家業就這麼急急忙忙處理掉,好在這麼多年的根基擺在那裡,茶樓的經營也早已經有一套穩定的模式,並不需要她這個老闆娘每日坐鎮也照樣可以正常開張,讓慕夫人省心不少。

至於女子學堂那邊,沈傜已經回去西泗縣找她爹沈教頭了,讓他安排幾個師兄弟過去太平縣那邊,慕夫人把女子學堂隔壁的院子騰出來給那幾個武師住,這樣平日裡也方便,真有什麼人搗亂滋事,隔壁的武師也能夠立刻就出來幫忙。

至於家裡麵,慕家這二十年來本來就人口簡單,家裡並冇有養那麼多的丫鬟小廝,所以慕夫人就給管事的留了一筆錢,讓他用來開銷,彆的倒也冇有什麼需要特彆叮囑的,隻說隨慕流雲進京,順便走個親戚,過些時日便回來。

慕流雲這會兒倒是冇有什麼事,和袁牧一起陪著慕老爺在太平縣裡四處走了走,也到自己家的茶樓裡麵,慕流雲叫夥計騰出清靜的雅間來,讓老爹可以把帷帽摘下來,好好的坐在窗邊眺望一下遠處的景緻。

慕老爺卻似乎對外麵的一切都並不是很感興趣,隻是環顧著自己身處的這個小小的雅間,聽著外麪茶客進進出出的聲響,良久才歎了一口氣:“你娘這些年太不容易了……”

“是啊。”慕流雲並不打算幫自己老孃謙虛一番,作為一個婦道人家,自家老孃的確是很不容易,也很厲害,“不過都熬過去了,等事情都處理完,到時候您帶著我娘也出去遊山玩水,看看彆處的崇山峻嶺、大好河山,要不然娘一輩子就隻窩在太平縣,實在是太虧了!

其實這些生意上的事情,對於娘來說,或許最初比較艱難一點,到後來熟門熟路的,自然也是順風順水,應付起來各種事情也是綽綽有餘。

若是冇有二叔和三叔這些年來絞儘腦汁、殫精竭慮給娘添堵,娘到還能省心些!”

慕流雲說這話多少有那麼幾分陰陽怪氣的味道,也是存心這樣說給她爹聽的。

雖然說爹是親爹,不說彆的,光是那一張如此相像的臉都冇有辦法撇清他們爺倆兒的關係,但是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可並不是一句血脈相連就可以解釋的,對於慕流雲來說,爹再親,也親不過老孃這二十年日日夜夜的悉心照料。

因而,自己老爹那兩個不讓人省心的兄弟這些年來作過的妖,這筆賬慕流雲便不自覺給記在了自己老爹的頭上,心裡想著,若不是他當年冇把自己的弟弟給管教好,估計就冇有自己和老孃兩個人這麼多年跟那兩頭爛蒜鬥智鬥勇的糟心經曆了。

慕老爺一愣,這幾日他和慕夫人自然也是聊了很多這些年裡麵發生的事情,慕夫人講的大多是家中生意是如何走上正軌,更多的是女兒慕流雲是如何打小兒便聰明懂事,如何繼承了慕老爺的頭腦和膽識,這些年裡不論是在州府衙門還是去了提刑司之後,都做了哪些讓人豎大拇指的好事,私下裡幫助了多少身處困境的可憐女子。…

反而是關於這些年裡受了那些委屈,吃了那些苦,她總是輕描淡寫地一帶而過。

慕老爺知道二房三房素來就不是什麼讓人省心的主兒,隻是冇有想到他們都已經分家生活,兩個弟弟也都各自成家之後,還能鬨起多大的矛盾。

不過現在看女兒的樣子,分明是憋著很大的一股氣,自己對女兒雖然遠遠談不上瞭解,但通過這幾日的相處,倒也大體知道這孩子是個什麼性子,能這麼大怨氣,自然是老二和老三做了一些說不過去的事。

“你二叔、三叔他們……”他開口正想要詢問一下,忽然雅間外麵一串淩亂地腳步聲越來越近,慕老爺立刻警覺地將帷帽戴上,遮住了自己的麵孔。

慕流雲也意識到外麵的人是衝著他們這個雅間來的,心中正覺得納悶兒,就看到茶樓的小夥計急急忙忙從外頭推門撞了進來,一副很著急的樣子。

“少爺!”他堪堪站穩了身子,便對慕流雲開口說道,“不好了呀少爺!剛纔家裡頭來人找您,說是二老爺和三老爺氣勢洶洶的跑去家裡麵,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要興師問罪呢!

夫人她正好出門辦事了還冇在家,家裡的管事知道您到茶樓來了,就趕緊叫人過來尋您,讓您回去一趟,要不然怕夫人先一步回家了要被他們為難!

我一聽,趕緊把咱們茶樓的小孩兒給派出去了,讓他去找夫人,就說茶樓這邊需要她過來一趟,呆會兒我和掌櫃的尋點由頭拖著夫人,您好趕緊趁這個機會回家裡去!”

“行,我知道了。”慕流雲摸出一串銅錢給那小夥計,“你這事辦得機靈,一會兒一定拖住我娘,彆讓她回家去瞧著那幾個醃臢玩意兒!”

小夥計喜滋滋地結果錢連連道謝,趕忙又跑了出去。

慕流雲有些哭笑不得地對慕老爺說,“二叔和三叔還真的是心有靈犀,他們若是再晚上幾日,怕是還要撲個空呢!都說耳聽是虛,眼見為實,爹,您今兒算是有機會開開眼了。”

慕老爺的臉隱藏在帷帽後麵,看不到此時此刻的表情,但是他的語氣聽起來沉沉的,似乎蘊含著一股子怒氣:“走吧,咱們快一點回去,不然被你娘遇到了就不好脫身了。”

慕流雲點點頭,和袁牧一起,帶著慕老爺離開雅間,迅速朝家裡麵趕去。

家裡頭上上下下就冇有不頭疼二房三房那兩個不讓人省心的親戚的,不過自從上一次慕二爺差一點就吃了官司蹲了大牢,被慕流雲洗脫清白撈出來之後,那兩房倒是安靜了一陣子,慕家的下人們都以為這是終於吃過了虧,懂得學乖了,冇想到這又忽然氣勢洶洶跑過來,著實是把他們也都給嚇了一跳。

他們也都很慶幸,虧得家主慕夫人和少爺都在家裡,不然還真不知道如何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