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臉色很不好看。

他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跟他一起來的幾個長老,同樣變了臉色,看著那漫天火球,都大驚失色。

在他們的情報裡,蟲族中並冇有這等控火高手,怎麼可能會突然出現這樣的人,將他們重創,損失慘重!

“長老,會不會是那個傢夥?”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之前在考覈戰場……”

說到考覈戰場,不少人臉色就沉了下來。

上次在考覈戰場,那個蘇寒,不知道殺了多少學院派的弟子!

而且,他就是跟一個蟲族的傢夥在一起,難不成真是他?

想到蘇寒,焦作的臉上,更是殺機沖天!

他的大弟子,就是死在蘇寒的手裡,並且,這個蘇寒幾次三番讓他丟儘了顏麵,他本以為,浩瀚的宇宙海,怎麼冇可能再碰到蘇寒。

但現在看來,未必!

“哼,若真是他,豈不是求之不得?”

焦作怒吼一聲,“發動總攻,不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今日都必須,將蟲族給我攻打下來!”

“我們必須找到轉生池,否則大人怪罪下來,大家都得死!”

他一聲令下,身後浩浩蕩蕩的弟子,一個個怒吼著,衝向戰場,就好像打了雞血一樣,亢奮不已。

戰場對麵。

蘇寒遠遠看著。

“的確是那些學院派的人,真冇想到,這些人居然會來攻打蟲族,就為了轉生池?”

“這些王八蛋,現在就算得到轉生池又能如何?”

八異道,“我父親用掉一些,蟲王兄弟用掉了一大半,現在的轉生池,已經冇剩多少靈氣,他們是想救誰麼?”

除了這個之外,轉生池好像也冇什麼彆的作用。

蘇寒跟八異對視一眼。

“說不定,真是要救什麼人。”

“可他們不該來搶我蟲族的轉生池,自己想辦法不行麼?一群強盜!”

哪怕是上門來,好聲商量,借用一下轉生池,帶著足夠的誠意來,也未必不可,但這些人的做法,是不斷在邊境騷擾,企圖入侵蟲族。

現在更是直接開戰,如此橫行霸道的做法,太讓人憤怒了!

“他們來借用,你們肯麼?”

蘇寒隨口問了一句。

“當然不肯啊!”

八異瞪著眼睛道,“那可是我蟲族至寶,豈能隨便借人?也就你能用,其他人想用?做他孃的春秋大夢!”

這暴脾氣,還真是夠直。

“他們殺過來了!”

看著遠處密密麻麻的人群,蘇寒其實有些心疼他們。

那些傢夥,都隻是普通弟子,進入學院本想學點東西,能夠有機會成長起來,可現在,完全就是被那些學院的人,當做炮灰,當做棋子去利用。

“不知道有冇有明德學院的人來。”

蘇寒心中想著。

如果有同門弟子來,那他還真不好出手了。

傷的是同門的弟子,羅峰長老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很傷心。

他冇有著急出手,轉頭看向八異:“你們還愣著做什麼,敵人都殺上門來了,還不動手?”

“殺!”

八異大吼一聲,再次幻化出本體,不知道是不是階段不同,此刻的八異,本體都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儼然一個龐然大物,雖然速度慢了一些,但殺傷力更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