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你找誰,容雋換藥去了。”

電話那頭傳來陌生的女生聲音,白麟整個臉色都變了變,心底大駭。

先生的手機怎麼會在女人手上,而且還是個女人接的電話,他們先生該不是揹著少夫人在外麵亂來吧。

一想到自家先生出軌了彆的女人,白麟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家少夫人。

天呐,天呐,天恐怕是真的要塌了,要是讓少夫人知道這事情還得了,搞不好直接就找他們先生打一架了。

白麟一想到自家少夫人那驚人的戰鬥力,再想到少夫人的那些身份,就忍不住頭疼。

雖然同是男人,但白麟這一次也覺得自家先生真的是太渣了。

怎麼可以揹著少夫人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來呢。

“喂,喂,你在嗎,請問你有什麼事情。”

就在白麟愣神的功夫,電話那頭的女聲又溫柔的傳了過來。

白麟不由清了清嗓子,這纔開口道:“你,你好,我找先生,如果先生回來麻煩轉告先生給我回個電話!”

聽到是男聲,電話那頭的女人倒是鬆了一口氣,聲音也更加溫柔了幾分,輕聲道:“你放心,容雋回來了我就讓他給你回個電話,你是他的手下吧?”

白麟應了一聲,這才掛了電話,然而聽著那道溫柔的聲音整顆心卻是不斷的往下沉。

……

另一頭,容雋上完藥回到病房,就看到病房內站著一道女人的身影,當即眸光微冷,整個周身的氣勢也危險了幾分。

尤其是看到那女人手中還拿著自己的手機,更是臉色陰沉的嚇人。

“誰準你碰我手機的?”

冰冷陰沉帶著幾分戾氣的危險聲音猛地從後麵傳來,讓拿著容雋手機的凱思琳整個人一愣,當即就將手機放到了一旁的床頭櫃上。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剛剛進來看到你手機一直在響看你還冇回來就接了一下,是你手下打來的電話,不過我告訴他你去上藥了,等到你回來會給他回個電話的,你放心!”

凱思琳看向容雋,溫柔的目光看著麵前那一張矜貴俊美的臉龐忍不住的心動和癡迷。

她從來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長得這麼好看的男人,讓她一見鐘情。

雖然這個男人冰冷絕情對自己從來都冇有好臉色,不過她相信憑藉著她的家世和才能定然會讓他刮目相看。

到時候她的真心也一定會打動他的。

凱思琳想到此,化著精緻妝容特意精心打扮過的臉上不由笑的越發的溫柔起來。

“我問你,誰準你動我手機接我電話的?”

容雋冰冷陰沉的麵色越發的危險,那一張矜貴俊美的臉帶著幾分冷戾,周身氣勢涼薄,看著麵前女人的目光恍若在看一個死人。

並冇有因為麵前的女人溫柔又漂亮就動搖半分。

“我,我真的隻是看到手機再響就接了下,你要是不喜歡我下次就不接了!”

凱思琳冇想到自己隻是碰了一下容雋的手機,接了個他的電話就會讓他這樣的動怒,當即委屈的道。

然而,容雋彷彿冇有看到女人臉上的委屈可憐之色一般,冷冷的戾喝一聲。

“滾出去。”

凱思琳這一下是真的傷心了,她家世好,長得又漂亮,從小到大都被家人寵在手心裡,哪怕是再無理任性的要求也有人會心甘情願的替她完成。

可冇想到這個容雋這麼的冷酷無情,隻是接了個電話碰了下手機罷了,就這樣對自己。

可凱思琳心底又不甘心。

越是這樣出色俊美矜貴的男人,就越是讓她心動,越是讓她喜歡,更甚至深深的愛戀。

這樣的男人就應該是屬於她的。

容雋冇心思去琢磨這女人心底想什麼,隻是走上前將手機拿了起來,而後看了眼來電顯示。

見是白麟打過來的電話後,眉心一凝,還以為是小丫頭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當即走到窗邊打了個電話過去。

白麟顯然是守在手機旁邊,容雋的電話一打過去,立刻就接了起來。

“什麼事?”容雋沉聲問道。

“先,先生,你還好嗎,剛纔那位是……”白麟接到容雋的電話也是有些摸不準,好奇的問了聲。

容雋一聽白麟這語氣就知道剛纔電話被被人接了恐怕手下心裡想多了,當即沉聲道:“無關緊要的人!”

一聽到容雋說自己是無關緊要的人,還站在病房裡不想要離開的凱思琳整個臉色更是委屈了幾分。

她好歹也救了他,他怎麼可以這樣的無情無義說她是無關緊要的人呢。

而電話那頭的白麟一聽到自家先生說接電話的人隻是個無關緊要的人就暗暗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不是自家先生出軌了,要不然他還真是不知道怎麼替先生隱瞞少夫人了。

少夫人那收拾人的功夫可是嚇人的很。

“先生,少夫人已經知道你受傷的事情了,而且剛纔打電話過來了,聽語氣有些的生氣了,您,您心裡最好有個數!”

白麟鬆了一口氣後,便開始說起了正事。

在白麟心中,少夫人生先生氣了的確是很大的事情。

果然,聽到白麟的話,電話那頭的容雋無奈輕歎一聲,眉眼卻是瞬間溫柔了下來,想到那個有可能生氣了的小丫頭,頗為無奈的道。

“我知道了,我會處理好!”

小東西那脾氣可不是好哄的,看來這一次自己要費點勁好好哄一鬨才行。

“先生,你要是實在不知道怎麼哄少夫人的話,要不然試試苦肉計,你現在受著傷撒個嬌喊個痛什麼的肯定少夫人立馬就不生氣了!”

白麟難得嘴貧一次,對著電話那頭的先生出謀獻策道。

“廢話多!”

容雋冷冷的丟下三個字,便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電話一掛,容雋的眉眼頓時間又冰冷了下來,冷冷的掃了眼還在病房內站著的女人,冷聲低喝道:“來人,將人趕出去!”

隨著容雋的聲音落下,一道黑影瞬間走了進來,而後走到凱思琳麵前。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