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道靈力鑽入秦風的身體,為其添磚加瓦。秦風的身體,開始膨脹,看起來壯碩了不止三倍。他如是充滿氣體的皮球一般。圓鼓鼓的。

古崢嶸知道,眼下是秦風最不會分心的時候。但他卻冇有了動手的勇氣。

誠然,他是仙人境七重天。

可對方這個三重天的猛人,讓他產生了不可敵的想法!

忍!

古崢嶸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占著自己的洞天福地。

拿著自己的機緣!

一時間,心火上頭。

直接讓他痛苦地昏厥過去。

此時的張三寶對秦風是敬仰是發自肺腑的,他伸出手給了自己一個巴掌,“先前還懷疑秦大哥的本事,我真該死。”

仙人境三重天打敗了仙人境七重天!

如此戰力,簡直神了!

張三寶看向了古崢嶸,見著對方趴著裝死,心裡對秦風的敬仰更重。

而此時的秦風,卻是在不斷地煉化龍骨。

時間消逝。

眨眼間,又是兩日而過。

趴在地上昏厥過去的古崢嶸早已醒了過來。

他感受著此地的靈力愈加稀薄,心頭一震。

我這是睡了好幾個月嗎?

他難以置信,對秦風的恨意又加了一層。

此時的秦風麵色欣喜,他身體裡的巴掌大小的龍骨,如今又多了一塊,好似拚圖又補充了一角,看上去,更好看了。

不過,在他的身體裡,還有許多的龍骨等待著煉化。

他幽幽歎了一口氣。

“這仙石裡的靈力,不夠多。”

仙石。

這回,張三寶茫然無知。

他眨了眨眼睛,這才明白過來,“秦大哥說的是這塊靈物?”

秦風點點頭。

“走,換下一家。”

他精神充沛,看不出是經過了兩日不眠不休的苦修。

此時此刻,趴在地上的古崢嶸終是動了。

“秦大哥,小心。”

張三寶提醒道,指了指蠢蠢欲動的古崢嶸。

古崢嶸麵色難看,嗬嗬冷笑了下,便是道:“我冇有動手的打算。閣下的本事,勝過我許多。隻是此地的禁製已消失,我想離開這裡了。”

秦風點點頭,大踏步向著洞口方向走去。

連看也不看他一眼。

張三寶見狀,連忙跟了上去。

“大哥,等等我。咱們去下一家呀。”

下一家?

古崢嶸的麵色不由得一變。

這傢夥還想霸占他人的機緣不成?

不過,我倒是想看看,他是怎麼被打死的!

古崢嶸從身體裡衣袖裡小心翼翼地摸出了丹藥,而後,吞服了下去。

他的雙腿表麵很快附著了一層薄薄的霧氣,很快,消失不見。而他的斷骨已是重新癒合。

古崢嶸起身,向著洞口飛奔而去。

此時此刻,張三寶指著麵前的洞窟,“這裡麵的人,為人好色,經常欺淩女弟子。”

“對於同門女弟子,他頂多是口花花一些。”

“但對於那些凡俗世界裡的女人,他向來都是霸占過後將人扔掉,自生自滅。”

“畜生。”秦風蹙著眉頭。

當即,走入了光暈之中。

“不過他是仙人境八重天。實力很強!”

張三寶幾乎是吼出了聲。

但秦風的速度太快,還冇等張三寶說話,已是走入了洞窟。

“嗬嗬。柳峰師兄雖說是好色了一些,但那些女人能讓柳峰師兄垂青,已是福報。”古崢嶸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笑眯眯地道。

張三寶冇有理會他。

古崢嶸嗬嗬冷笑道:“我且進去,看看你的秦大哥是如何被打死的。”

說話間,他也走入了光暈,進入洞窟。

張三寶不再猶豫,快速靠近。

此時此刻,秦風一腳踢去,腳上已是有龍鱗外顯。

隻是,因為被璀璨的靈力光芒遮蔽。所以,外人是看不到的。

柳峰正在吸收著此地精純的靈力,而且這裡的靈力雖精純,但相當溫和,吸收進入體內,便是能夠直接使用!依著他的計算,用不了多久,他興許能夠突破至仙王境!成為絕神殿裡的最天才的那個!

正在他在臆想時候,一隻大腳直接踹在了他的腰部。

柳峰感覺到如山一般的巨力襲來,穩穩地衝撞在他的身上。

而後,柳峰倒在地上。

他從修煉中被迫終止,抬起頭,冷漠著看著動手的人。

“今日不管你是誰,我也必殺了你!”

“就算是殿主來了,也不好使!”

柳峰很霸氣。

秦風撇撇嘴,“是嗎?”

他再度抬起腳,狠狠地踢去。

“柳峰師兄,此人想要壞你修行,大大可惡,此罪必殺。”古崢嶸忍不住叫好道:“我在這看您出手!定是賞心悅目的一戰!”

“哈哈。”柳峰聽得古崢嶸的話,哈哈大笑道:“正是如此。此人,該死!”

他的身上氣勢綻放開來。

仙人境八重天的巨大壓力,結結實實地落在了秦風的身上。

秦風的臉上古樸不驚。

不過身體卻是僵硬在了原地。

啪!

古崢嶸將手按在了張三寶的肩膀,冷笑著道:“待會啊。你的秦大哥敗了,死了。我會殺了你。把你們倆合葬在一起。你們是兄弟,就應該整整齊齊。”

張三寶心頭一顫。

他直勾勾地看著前方。

冷不丁來了一句,“你為何認為秦大哥會輸?”

為何?

一個小小的三重天能夠勝過八重天嗎?

這簡直問的是廢話!

不過,古崢嶸很快想到了自己之前的慘敗。

他的麵色難看到了極致。

也便不說話了。直勾勾看著前方。

此時的秦風,身體裡的兩塊龍骨激盪,有白色的光澤閃爍。

而他的龍血蒸騰,滴在那龍骨之上。

秦風原本被震懾住的身體,竟是如冰雪消融一般,化開了那股壓力。

“給我死!”

柳峰一掌拍去。

他的身體表麵化形出一道巨像。

掌印與巨像合二為一。

正是武魂與靈力的合力。

“我這殺仙掌印,曾經打敗過仙人境九重天!”柳峰喃喃道。他揹負著雙手,看著掌印落在,看著眼前的人即將隕落。

秦風動了。

不過,他雖是能動,卻並未逃離。

反而是伸出一拳。

藉著龍骨龍血之力。

與那殺仙掌印撞擊在一起。

“一個三重天!”柳峰譏諷道:“還敢主動出手?真是不知死活!”

在他諷刺聲落下的時候,那拳頭卻是爆發出了讓他難以置信的力量,摧枯拉朽一般,光彩四射,直接穿過了那一人大小的掌印,落在了柳峰的身上。

“好!”

此時,還冇看懂形勢,隻以為秦風必敗的古崢嶸叫好道:“柳峰師兄的殺仙掌印果然霸道!這地階的武技,就是猛啊!”

張三寶一句話不說,隻是尋覓著秦風的拳影。

而後,他找到了。

張三寶嘴裡掉了八顆牙。

此時此刻,秦風的一拳直接打退了柳峰,並且在他身體洞穿了一個洞口。

鮮血在此時肆意橫流。

柳峰的經脈斷了兩根。

修為大幅度降落。

一時間,不再是仙人境八重天,反而是回落到了天玄境巔峰。

“你!”

柳峰後知後覺,低頭看著自己右胸膛的洞口,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

“該死!我的修為!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秦風淡漠地看了他一眼,“昔日裡你欺淩普通女子的時候,可曾想過,她們也是這樣無力?”

柳峰暴怒道:“我是天之驕子,她們不過是一群廢人。有我的霸占,她們應當感覺到榮幸纔是!怎麼,你還想為她們主持公道?嗬嗬,這樣的人,我殺了不隻一個,整整十三人!”

“她們的命,比不上我一根汗毛!”

秦風的臉色已是陰沉無比。

柳峰不知死活,仍舊是咆哮道:“我告訴你,在這絕神殿,你傷了我,你會倒黴的!你可知我是……”

砰!

秦風再度一拳落下。

這一次,洞穿了他的左胸膛。

心脈斷絕。

柳峰睜大了眼眸。

“你,你怎麼敢?”

他已是死不瞑目。

秦風聳聳肩,“這裡不是絕神殿。不用守絕神殿的規矩。再者,你做的事很該死!”

柳峰的身體躺在地上。

死得不能再死了。

秦風見得他身上掛著乾坤袋,一把拽了下來。

嗖!

古崢嶸已是準備腳底抹油離開。

但很快撞在了那光暈之上。

離開此地,一是仙石失去作用。

二是進階三個等級。

所以,古崢嶸被困在此處。

他顫顫巍巍地回頭,正好和秦風有了一個對視。

噗通。

古崢嶸跪在地上,忙是道:“我之前,是開玩笑的。秦大哥,秦爺爺,您放過我,放我一馬!”

秦風盯著古崢嶸,轉而看向了張三寶,“你說,他該不該死?”

古崢嶸心道,完了!

此時的張三寶看了古崢嶸一眼,“此人不死,今日的事若是傳出去,多半是對您不利。”

殺害同門,是為絕神殿不容。

古崢嶸嚥了咽口水,立馬道:“我願立下天道誓言,今日之事,不透露半點。”

“而且,日後離開通天塔後,我會說柳峰是練功走火入魔,身體自爆而亡。不會牽連您半點。”

“您總需要一個。”他看到了張三寶,又道:“怎麼也得兩個人證吧。”

秦風想了想,一時間覺得對方說的有理。

“不過。你這人心裡滿是花花腸子,方纔又想借刀殺人。若留你,我這心啊,總覺得對不起自己。”秦風淡淡地道。

古崢嶸一時更為緊張。

不過,他聽得對方的意思,似是有所鬆口,又是一陣求饒。

站在他身側的張三寶提醒道:“花錢買命。”

唰!

一語驚醒夢中人!

古崢嶸很快反應過來,朝著張三寶善意一笑,而後,在身上摸了摸,掏出一個瓷瓶,“這是我好不容易搞到手的三品療傷丹。對於斷骨,流血的傷勢很有幫助。”

秦風接過瓷瓶,簡單地嗅了嗅,便是點評道:“還可以。我收下了。”

古崢嶸麵色一喜。

“還有呢?”

秦風繼而道。

古崢嶸的麵色頓時僵硬住了。

秦風微笑著道:“這些誠意還不夠,你該不會以為僅僅幾顆丹藥就把我打發了吧?要不,我還是送你個造化,讓你體驗當太監是什麼滋味!”

當太監?古崢嶸的腦海裡冒出這三個字眼,而後連連搖頭,他認真地道:“我有個秘密,您應當會感興趣。”

秦風打量著他,尤其是在下半身多看了幾眼,隨後微笑著道:“說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