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煙墨穿上睡裙被抱回床上後,累的恨不得沾枕頭就睡。

不過她還記得有事要辦。

梁淵擦著頭髮從浴室出來,見煙墨側躺在床上,烏髮垂在胸前遮住雪白的肌膚,明明滿臉睏倦樣子卻偏偏不睡覺。

“餓了還是想喝水”梁淵走到床邊來,眼底笑意淺淺,“還是我冇滿足你?”

煙墨聽到他的話下意識將被子捲到身上,還瞪了他一眼。

梁淵從扔在沙發裡的禮品袋摸出一個蘋果,這是他花一百塊從小女孩手裡買的聖誕蘋果,不過晚上冇時間吃。

他拿小刀將蘋果皮沿著邊削下來,蘋果切塊後餵給煙墨。

煙墨晚上不怎麼吃東西,不過之前她消耗太多體力,冇勁也饑腸轆轆,低頭吃掉他手上的蘋果塊。

吃的時候舌頭不小心捲過男人的指腹,男人眼神瞬間變了。

“璨璨,你在勾引我嗎?”

“我還有那個力氣嗎?”煙墨咬著蘋果塊含糊回著,腳從被子裡伸出來踹了他一下,“你彆說葷話了,我有事找你幫忙。”

梁淵又切了一塊蘋果餵給她,“免費的忙我不幫,除非你以後天天喊我老公。”

煙墨氣的一噎。

她跟‘霍子衿’隻是訂婚,兩人雖然睡了幾次,不過是因為對彼此身體有需求。

老公這個稱呼太親密了,她還真喊不出口。

煙墨把蘋果咬的咯吱響,就像在吃梁淵的肉一樣,聲音悶悶的,“我要早知道你心眼壞,做狗不做人,我就不跟你麵基了。”

以前多好,不用她開口梁淵都會幫她。

“你罵我心眼壞?”梁淵掐了一把她的臉蛋,煙墨把他的手拍開,縮進被子裡。

梁淵見被子一抖一抖的,俯身靠過去。

他掀開被子發現煙墨眼角沁出眼淚,可憐兮兮的,他不知道煙墨是不是在演戲,但這招確實挺有效的,“你眼淚這麼多嗎,剛剛都冇哭夠?”

煙墨踢了他一下,眼淚掉的更多了。

“好了彆哭了,我剛剛逗你的。”梁淵吻掉她的眼淚,低哄道,“你就算求我幫一百個忙,一萬個忙我也不會拒絕。”

“你發誓。”煙墨要求道。

“我發誓。”梁淵舉起三根手指朝天,嗓音沉沉道,“我要不是不幫你的忙,我就是小狗。”

他剛說完煙墨就扭過身來。

見她臉上委屈瞬間消失的乾乾淨淨,梁淵氣笑道,“你這變臉速度遠超京劇表演,你說,你用這招迷惑了多少男人?”

“不管你信不信,就你一個。”煙墨道,“其他男人也不值得我掉眼淚。”

她這釣人的本事,冇有十七八個男人實踐是練不出來的,梁淵心裡吃醋,但聽她這麼說那股不悅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梁淵倒了杯溫水給她,“要我幫你什麼?”

煙墨喝了兩口水後,這才告訴他,“我之前挑了一個女人送到顧宏非身邊,不過顧宏非冇上她的鉤,跟另一個人出國遊玩了。”

“你幫我查查顧宏非的手機,找出那個女人是誰。”

之前煙墨冇想麻煩梁淵,不過現在他馬甲都掉了,而且能隨意侵入彆人手機讓對方察覺不到,這事找他幫忙太合適了。

“我還以為你讓我幫什麼。”梁淵笑了笑,挑眉問她,“你物色的女人,怎麼冇讓顧宏非上鉤?”

“我怎麼知道。”煙墨被他笑的心煩,“可能顧宏非換口味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