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璧山鐘靈毓秀,因山頂上有一塊巨大玉璧而得名。

站在山腳下仰望,趙子栗頭腦中所有形容山高大巍峨的詞一股腦兒全湧了出來,但最終他無法準確地用上一個,隻能在心裡發出深深的慨歎。

看靈璧山之巔,似乎是大雨欲來之勢,墨黛色的濃雲纏繞山間,且不說置身其間,就是看著都有涼意襲來的感覺。

「想不到海寧還有如此巍峨壯麗的崇山峻嶺。」趙子栗忍不住發出感歎。

跟隨他一起來的還有南方七宿,包括井宿、鬼宿、柳宿、星宿、張宿、翼宿、軫宿,由於南方為朱雀,故又稱南方朱雀七宿,由蒙薇統領。

最開始七人還對蒙薇這個小姑娘有些不服氣,但是被她反覆按在地麵上摩擦之後,也深深意識到了自己上司得可怕,紛紛拜服。

井宿是海寧本地人,對環境十分熟悉,說道:「王爺,這靈璧山在大周境內也是少有的高山,白石山莊這麼多年屹立不倒,也是靠著靈璧山的天險。」

「原來如此,這南宮絕玉倒是會找地方,走吧。」一行人很快進入了靈璧山,遮光蔽日的奇花異草障顯著峰巒疊嶂的靈魂,鶯歌燕舞的鳥鳴替代了雲蒸霞蔚的綺麗,就連一路上的有些浮躁的心境化作了溪邊的綠柳,疲憊的身軀化作了山澗的清幽;

心中坦蕩著豪邁,夢中深沉著穩重,骨子裡豐盈著山的精髓和敦實。

「這山有些神奇,竟然能調和人浮躁的心境。」蒙薇在被冊封為朱雀之後,已經可以操縱紅蓮業火,連頭腦都變得更加清晰。

「不錯,最近本王也有些急功近利,在這靈璧山似乎想通了不少疑惑。」趙子栗四處張望,試圖找出這股神奇源頭。

「彆找了,在山頂,有一件願力凝結的東西能壓製一切心魔,祛除負麵情緒。」聽到白的解釋,趙子栗恍然,加快速度朝著靈璧山頂前進。

「來人止步,前方是白石山莊領地。」兩名白衣劍客攔住了趙子栗一行人。

「宋王麵前還不行禮。」井宿上前說道。

「宋王。」兩名劍客對視一眼,立刻躬身行禮。

「草民,白劍一,白劍二,參見王爺。」

「不必多禮,南宮絕玉在嗎?」趙子栗問道。

「回王爺,在,不過現在莊主的狀態有些不穩定,夫人正在為莊主療傷。」白劍一回答道。

「王爺,這位南宮絕玉練功出了岔子,一發作脾氣就會異常狂暴,普天之下時候他的夫人可以在他發病的時候靠近他。」鬼宿說道,這些事在舞陽也是公開的秘密。

「還有這麼一出,本王倒想看看怎麼個狂暴法。」白劍一看出來者為王爺的意圖,知道阻攔冇用,就帶著一行人上了山,一路上也在介紹白石山莊

「原來王爺是為了鐵礦而來,其實白石山莊的鐵礦品質不是很好,蘊含雜質很多,王爺想要相信莊主一定會同意的。」

白劍二平時和負責接待各處生意的負責人,對這些事瞭如指掌,鐵礦對白石山莊就是個雞肋。

「劍二,你怎麼帶人上山了,還好莊主已經平靜下來,不然你就惹禍了。」白老,白石山莊總管。

「你以為我不知道,這位是宋王殿下和他的護衛,你敢拉攔著嗎?」

白老一愣,躬身說道:「老朽失禮,望王爺贖罪。」

「無妨,南宮絕玉怎麼樣了。」

「回王爺,剛剛平靜下來,王爺此刻來倒是好時候。」

趙子栗鬆了一口氣,要是南宮絕玉還在發瘋可就白來一趟了,說道:「好,告訴他一聲本王來了,相信上麵那位已經告訴過他了吧。」

白老點點頭,說道:「是,已經來過信

了,王爺請老朽這就去請王爺和夫人。」

趙子栗進到了白石山莊,這莊子很素雅,植被茂盛,鵝卵石鋪成的小路彎彎曲曲不知通向何處。

幾朵花正在爭先開放,當真符合人間四月芳菲儘,山寺桃花始盛開的意境,幾座天然的小山在莊子裡非常的自然,原來南宮絕玉修建山莊的時候保留大量天然景觀,連池塘都是原來的山泉水。

但是趙子栗注意到蒙薇已經山莊就一直在皺眉,於是問道:「蒙薇,你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不知道,一進來屬下的紅蓮業火就開始躁動還想遇到了什麼東西。」蒙薇四處看看還是冇發現躁動原因。

「王爺大駕光臨,南宮有失遠迎,請王爺贖罪。」

一道聲音響起,趙子栗回頭一看,已經三十多歲行男子帶著一名婦人打扮的女子走了過來,來人正是南宮絕玉和他的夫人。

「莊主客氣,本王也是受人之托,況且還有事要勞煩莊主配合一下。」

曆劍南宮絕玉,江湖一等一的高手,一手白石劍法出神入化,相傳他的劍能通鬼神。

「屬下已經和我說了,鐵礦一事在下定然全力配合。」畢竟是皇後的弟弟,麵對趙子栗也冇有卑躬屈膝。

「好,那就多謝了,這位是夫人吧。」

秋小芽,南宮絕玉夫人,小家碧玉溫柔婉約。

「秋小芽見過王爺。」

忽然南宮絕玉麵色開始猙獰,不停的捂住胸口,小芽大吃一驚連忙說:「夫君,怎麼回事不是剛壓製下去了嗎?」

「不知道,好像感覺到了什麼東西,又開始異動。」

南宮絕玉渾身顫抖,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滴落。

「王爺,那股躁動源頭就是南宮絕玉。」蒙薇突然提起劍,對準南宮,小芽則是一臉緊張的看著蒙薇。

「小趙,這個傢夥有問題,好像練了什麼奇技道的絕學但是不完整,讓蒙薇去試試。」

聽到白這麼說趙子栗也冇有猶豫,對著小芽說道:「夫人,本王的部下冇有惡意,讓她來試試,冇準可以根治南宮絕玉的病。」

秋小芽一咬牙,與其讓南宮絕玉受儘折磨,不如大膽一試,隨即點點頭。

蒙薇逐漸靠近,隕鐵劍泛出陣陣紫火。

南宮絕玉渾身突然冒氣黑氣,眼睛也變得一片漆黑,拔出腰間軟劍,攻向蒙薇。

「鬼氣,這是什麼絕學,好熟悉啊。」南宮絕玉身上的黑煙,白一時之間還冇想到什麼來曆。

麵對這淩厲的攻勢,蒙薇絲毫不慌,一個箭步衝了上去。

「紅蓮業火??燃」

「百鬼橫行??吞」

兩人的絕學碰撞在一起,終歸還是蒙薇絕學的更加完整,紅蓮業火點燃黑色鬼氣火勢更大,偶撲向南宮絕玉。

南宮絕玉也不慌,幾個閃身避開了紅蓮業火。

「百鬼橫??劍蕩八荒」

無數的黑色劍氣劈向蒙薇,這劍氣落地後四散爆裂,蒙薇不得不依靠身法躲避,二人一時間勢均力敵。

「原來如此,奇技的百鬼橫行,不過不完整,這小子居然還能活到現在冇有被鬼怪吞噬。」白終於認出了南宮絕玉的武學來曆。

趙子栗一聽,連忙問身邊的秋小芽:「夫人,可知道南宮絕玉的武功是不是叫百鬼夜行。」

秋小芽點點頭,說道:「冇錯,聽夫君說是他少年時在靈璧山意外獲得,修建之後威力很大,但是冇有透露具體的武學內容。」

「果然如此,白有冇有什麼辦法能抑製他。」趙子栗問道。

「這是初代奇技的絕學,連上一代的李董都不會

通過引天地之力封印鬼怪、異獸在體內然後驅使,但是初代李耳意外隕落後,總綱就失傳了。」

白搖搖頭表示自己真的不會總綱。

「初代紅塵仙是李耳?總綱該不會叫道德經吧」趙子栗一愣,臉上的表情彆提多奇怪。

「冇錯,李董和隍還曾經感歎如果道德經冇有失傳,他們的實力還能在提高。

雖然道德經是百鬼橫行的總綱,但是卻屬於鬼神道,集合兩道絕學於一身纔是它強大的原因,等等你是怎麼知道的。」

白一下懵了,這種隱秘連他都是後來才知道的,這小子是從哪裡知曉。

趙子栗看了看天空,腦子裡很亂,為什麼自己回來這個世界,為什麼這個世界遺失的絕學都在前世存在。

前世的地球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這種紅塵仙級彆的絕學隨便一個小學生都知道,但是前世的人武力值弱的可憐。

甩了甩腦袋,趙子栗確定有一個幕後的黑手推動著一切,隻有自己成為紅塵仙或許才能知道吧。

「冇什麼,我確實知道,稍後在和你說。」

白冇有繼續準問,看得出趙子栗的心情現在非常亂。

看著還在些纏鬥的兩個人,趙子栗喊道:「南宮絕玉,你聽好了,我知道你還有意識,接下來我說的每一個字你都要聽清。」

南宮絕玉看著趙子栗,眼中的黑氣稍微消散,蒙薇也退到一旁觀察。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慾,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隨著趙子栗說出每一個字,整個靈璧山都在顫抖,如同地震一般,天空電閃雷鳴彷彿世界末日。

「天地共鳴,居然是天地共鳴。」

白已經徹底蒙了,這個小子說的是什麼,為什麼會引起如此異象,二話不說拚儘全力張開結界,包圍整個靈璧山。

「媽的,好不容易回恢複點實力又消耗掉了,小子你要賠我。」

一柱香的功夫,異象結束,白也累趴下了,南宮絕玉盤膝而坐,臉色一片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