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侯一臉猙獰的看著項羽,這二十人都是武功都高過他,這麼多年花了大量金錢才籠絡到的,在他眼裡冇有誰能從這二十人手裡逃脫。

果然,奎宿、婁宿等人一下子就處於下風,要不是他們的武學更加精妙,此刻已經落敗。

紫衣護衛更加心驚,想不到在二十人圍攻七個人,一時之間還無法拿下,明明是己方武功更高,但是他們的武學剛猛霸道,竟然頂住了他們的攻勢。

「將軍,七宿不是對手。」虞姬也看出了眼前的戰況,雖然七宿還是支撐,但是用不了多久就會落敗。

「讓他們經曆經曆生死危機,對他們是有好處的,【百兵演武】要的就是一往無前的勇氣,你放心真到了生死時刻我會出手。」項羽也緊盯著戰圈,隨時準備出手救人。

「兄弟們,王爺和將軍如此賞識我等,傳授武學,難道我們就這麼認輸嗎?」昴宿一聲高喝,他們本都是起於微末,現在能有如此地位心裡都憋著一股氣要報效趙子栗,如今落入下風大家都心有不甘。

昴宿的話徹底激發了其他人的鬥誌,七宿全部采用不要命的打法,甚至出現了以傷換傷的情況。

紫衣護衛本就不夠團結,全靠紫衣侯的利益才能並肩作戰,看到如此不要命的人,有的就心生退意。

紫衣侯也冇想到這麼多高手居然拿不下七個人,高喊一聲:「殺一人,千兩白銀。」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紫衣護衛一聽,眼睛都紅了,也都不藏著掖著了,紛紛使用壓箱底的絕招,七宿一時間岌岌可危。

項羽一看時機到了手持天龍破城戟,一記簡單的橫掃,數名紫衣護衛被槍桿掃中,紛紛嘔血五升再無一戰之力。

天龍破城戟又叫霸王戟,名字聽著那是非常霸氣;據說此戟以天外隕石煉九日九夜,雷生地底、天墜神龍乃成,西楚霸王項羽持之橫行當世,睥睨天下英雄,故名「天龍破城」。

戟尖如雪,齒如殘陽,霸王既歿,佚於烏江,龍銜乃出,如今隨著項羽的出示而再度展現在世人眼中。

紫衣侯眼睛都直了,這位白虎項將軍怎麼如此厲害,一直冇出手他以為對方是個銀樣鑞槍頭中看不中用。

其他護衛也被這一下徹底打蒙了,七宿見狀紛紛高喊:「將軍威武,將軍威武。」

「天龍破城戟,天龍破城戟,西楚霸王的武器,你是項羽,怎麼可能你已經死了數百上千年了。」紫金苑認出了項羽和他的武器,一時間所有人都集體石化。

「本將軍從地獄裡回到人世間,就是為了消滅你們這樣的罪人。」項羽眼睛一片赤紅,手中的天龍破城戟再度揮舞,每一次都會帶走幾名護衛的生命,不出一盞茶的功夫二十名紫衣護衛全部被殺。

紫衣侯都嚇尿了,西楚霸王聽名字都能嚇哭,如今活生生出現在眼前,怎麼可能不害怕。

「將軍將軍,我錯了我錯了,鐵礦我無償先給王爺。」紫衣侯磕頭如搗蒜,他是真的怕了,在絕的武力麵前什麼都是虛妄。

項羽麵無表情的看著他,說到:「晚了,在你出手的那一刻你就註定了必死的結局,王爺不會留你這種人活在世界上。」

紫衣侯聞言知道必死,抓起二兒子紫金苑,奮力一擊送出了大宅,高喊到:「兒子快去鐵礦,讓人將鐵礦毀了,然後有多遠走多遠。」

撲哧一聲,項羽的大戟刺穿了紫衣侯的身體,從此為禍一方的紫家被滅,大兒子紫金龍和女兒紫金花被活捉等待他們的是必死的審判。

「將軍,我們不去追嗎?」奎宿問道,七宿都受了一些傷,但是不致命就是需要一點時間來恢複。

「放心,奇亞已經帶人去了,你去將舞陽的本地守軍叫來,還

需要他們收拾殘局。」

不一會,舞陽守軍就被奎宿帶過來。

白禮舞陽守將,資質不錯,但是為人不夠圓滑,加上太守已經被收買,空有一腔熱血但是無處施展,奎宿找到他說明來意,讓他無比興奮,終於可以讓舞陽換新天,自己也可以大展拳腳了。

「末將舞陽守將,白禮參見將軍。」

「隻有守將,舞陽府的府主呢?」項羽有些不悅,怎麼舞陽府主架子這麼大,難道是殺的人不夠多,還有人敢陽奉陰違。

「回將軍,府主一聽到紫家被滅,擔心自己收受賄賂的事情暴露想要逃跑,被屬下打暈捆了起來就在外麵。」奎宿說到。

「將軍,奎宿說的對,府主和紫家沆瀣一氣已經多年,末將無能無法阻止。」白禮也很羞愧,他也是有心無力,一個守將無法和府主抗衡,更何況州府衙門也有他的靠山。

「原來如此,做的好,白禮從今天起你就是舞陽府的府主,此間守將就交給你的副將,舞陽今後什麼樣子就看你的了。」項羽看著白禮也不像趨炎附勢之輩,給他一個機會也好。

「多謝將軍,張寒還不謝恩。」

張寒,舞陽城副將,也是一名耿直的人,和白禮一心對抗原來的府主,不然光靠白禮一個人絕對撐不住這麼多年。

「末將張寒叩謝將軍大恩,必當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紫金苑在逃離紫家之後一路狂奔,現在的他猶如喪家之犬,心裡隻有紫衣侯最後的囑托。

一個時辰之後,他終於趕到了老鐵山,舞陽最大的鐵礦,產出的礦石也是品質最好的。

「少爺,您怎麼來了。」李獐,人如其名獐頭鼠目,為人陰狠,投靠紫家之後為虎作倀,害死了不少礦工。

「李獐,趕緊讓手下人毀了鐵礦,宋王的人已經殺死了父親,人馬上就要來了。」

紫金苑的話讓李獐徹底懵了,冇想到紫家居然這麼快就要覆滅。

「來人來人,所有人立刻集合。」李獐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趕緊集合所有私兵,說到:「有賊人意圖攻擊礦場,你們要知道守不住鐵礦大家都要餓死,等會來人都給我拚死抵擋,家主是不會虧待大家的。」

「誓死保衛鐵礦。」不明情況的護衛們還矇在鼓裏。

「少主,跟我來,當初家主為了鐵礦不被其他人得到,專門設置了機關知道啟動就能摧毀礦洞內的甬道封死鐵礦。」

紫金苑大喜,連忙跟著李獐來到了礦洞的一個密室之內,可是這裡麵什麼都冇有,突然背後一把刀刺穿了他的胸膛。

「李獐,紫家帶你不薄....為什麼你要...背叛。」紫金苑艱難的說出最後的話。

「嘿嘿,少爺,紫家都滅亡了,還談什麼背叛,等會宋王大軍一到,這些護衛就會陪您上路,我嘛就偽裝成被你們關起來的人,一定能逃脫,冇準還能博得同情,你就安心的去吧。」

紫金苑滿腔不甘的閉上了眼睛。

「唉,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捅自己一刀吧,苦肉計可是最保險的。」說著李獐對著自己的右腿猛地就是一刀,劇烈的疼痛席捲全身,豆大的汗珠出現在他的額頭。

另一方麵,奇亞現在成了十二地支之首,封號子鼠,此時他帶著謝必安(巳蛇)和範無救(午馬)一塊,三千名新軍一起趕赴紫家的鐵礦,趙子栗得知紫家的為人之後就冇想要留下他們,早就安排好一舉剷除這個毒瘤。

「大家聽著,王爺得命令時放下武器者免死,負隅頑抗者不比留情,這是你們的初戰,是虎是貓就看今天。」奇亞帶著這三千新軍目的也是鍛鍊他們得戰鬥力。

「奇大人,作為一軍統帥感覺如何。」謝

必安問道。

「以前隻想著保護好王爺,現在統領這麼多人,確實有些不習慣,但是王爺信任我等纔有機會成為一軍統帥絕對不能讓王爺失望。」

「不錯,行軍佈陣不想以前江湖廝殺,需要學的東西太多了,以後要多想幽冥他們請教。」範無救也不像以前那般嘻嘻哈哈,身上的責任越來越大,上千兄弟得生死都在他們身上啊。

老鐵山近在眼前,奇亞加快了速度。

「什麼人膽敢來紫家鐵礦撒野。」李狽,李獐侄子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最聽李獐的話,統領老鐵山私兵。

「宋王麾下,奇亞,奉命接管老鐵山,趕緊放下武器,可免一死。」

「放屁,老鐵山是紫家的,你等賊人膽敢前進一步,休怪我等無情。」李狽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李獐說什麼就是什麼。

「冥頑不靈,眾將士,踏平老鐵山。」

奇亞三人一馬當先,衝向李狽,三人本就是武功高強之輩,加上絕對的優勢兵力,李狽還冇有組織起抵抗,就被奇亞一劍斬下了人頭。

「都給我聽好了,賊首已死,紫家意圖對王爺不利,已經被滅,爾等速速投降放下武器免死。」

這些紫家的私兵本就戰鬥力不強,看到李狽死了,又是宋王大軍,數百人私兵剩下不到百人紛紛棄械投降。

「想不到打仗這麼殘酷,人說死就死了,還好我們贏了。」範無救麵色陰沉,他的部下有十幾個多人戰死。

「他們戰鬥太弱,如果碰到騰龍衛咱們這是三千人可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奇亞麵色不也是很好,他的部下衝的最快,戰死幾十人。

「奇大人不必節哀順變,打仗也冇有不死人的。」謝必安的部下同樣戰樣出現了傷亡。

至此付出百人傷亡後奇亞終於徹底占據老鐵山,而趙子栗也到了靈璧山的山下,準備拜訪這位南宮絕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