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之內,白和趙子栗在書房還在討論日後的發展,此時白說到:「感覺怎麼樣,當一地藩王都這麼累,以後還想做皇帝嗎?」

趙子栗拚命的搖頭,說到:「做一個王爺都要累死了,還讓我做皇帝,不如殺了我。」

「哈哈哈,不和你開玩笑了,隨著你入主海寧,王朝道在這片區域得到了修複,那些隱藏起來的牛鬼蛇神都會感應的到,你要抓緊時間了。」隨著實力的恢複,白明顯感覺到有些存在似乎朝著海寧正在靠近。

「嗯,最近海寧府確實多了一些陌生人。」十二地支每天都在和他彙報海寧府的動向,確實有一些陌生人進到了海寧範圍。

「你打算怎麼辦?」

趙子栗嘿嘿一笑,說到:「既來之則安之,他們還不敢明麵上做什麼,按照你說的,生死和奇技的恢複需要很多條件,目前最適合的就是奇技,你可不要太小看我哦。」

作為圖書管理員,趙子栗的腦子裡裝了的知識可是海量,想要搞出一些東西修複奇技道或許冇那麼難,有些時候他都覺得要是把所有的知識全都具象化可能奇技道就能修複了。

「好,你這個小子總能創造奇蹟。」

「王爺,項羽將軍求見。」劉安的聲音在書房外傳來。

「快請。」項羽推開門走了進來,白則隱去了身形。

「不知項將軍前來,有何事。」趙子栗問道。

項羽隨即將鐵礦的事情告訴了趙子栗。

「原來如此,這樣紫、馮兩家你去,要是不聽話隨你怎麼處置,白石山莊本王親自去一趟,畢竟使皇後的弟弟,有些麵子還是要給的。」

就這樣,趙子栗帶著蒙薇和南方七宿前往白石山莊,項羽帶著西方七宿前往了紫、馮二族。

白石山莊,曆劍南宮絕玉的住所,原本不屬於海寧,可是武帝增大了趙子栗的封地範圍,剛好將白石山莊劃進了舞陽府。

因為有三座鐵礦的存在,舞陽府也是海寧最為富饒的地域。

紫家,舞陽百年來興起的一大家族,原本以倒賣私鹽起家,後來通過設計陷害、高價收買等手段獲取了一座鐵礦,家族子弟也大多桀驁不馴。

紫衣侯,紫家現任家主,殘忍好殺,目空一切一心想要封侯拜將,對鐵礦工人非打即罵,他的三個子女紫金龍、紫金花、紫金苑也繼承了他的性格,舞陽府人對他們敢怒不敢言。

「爹,宋王派人來說要購買我們的鐵礦,您怎麼看。」紫金龍,紫家大公子,人高馬大冇讀過幾天書,遇到事情隻知道暴力解決。

「王爺的麵子還是要給的,就按照市場價三倍出售吧,一個小娃娃還想動我們紫家。」紫衣侯滿臉的不屑,在他眼裡年紀尚小的宋王根本不敢對他們怎麼樣,隻能乖乖的給錢安撫他們。

「爹,可是聽聞小醜都被他們消滅了,我們是不是低調一些。」紫金苑,紫家二公子,為人陰險殘忍,一直想要取代他的大哥成為紫家長子好繼承家業。

「二哥,這話你也信,我看啊就是離太守為了給這位宋王造勢胡謅的。」紫金花,紫家大小姐,胖胖如象,又好美男,舞陽府不少男子都受到過她的迫害。

「金花說得對,再說咱們家光家丁就過百,礦場上還有不少私兵,他宋王乖乖給錢還好,不給錢,一斤鐵都彆想拿走。」

此時項羽帶著虞姬和西方七宿正在快馬加鞭趕赴舞陽。

「大人我們先去紫家嗎?」虞姬問道。

「不錯,這個紫家名聲最差,在舞陽也是天怒人怨,對王爺的命令更是置若罔聞,就先拿他開刀。」奇亞和其他十二地支已經將舞陽的情況都調查清楚了,項羽立刻就做出了判斷來一個殺雞儆猴。

經過幾個時辰的趕路,一行人來到了舞陽府。

「什麼人膽敢衝擊舞陽城。」城門守軍拉住了幾人。

「本將軍宋王麾下,四相白虎,來舞陽有要事要辦,還不速速讓開。」

「原來是白虎大人,快進快進。」守軍嚇了一跳,在他們眼裡四相可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萬萬不敢得罪。

項羽策馬而去,守城士兵議論紛紛。

「原來是四相,光憑氣勢就讓我喘不過來氣,真是太可怕了,就是不知道他們來做什麼。」

「據說是為了舞陽的鐵礦,那三個家族哪個是省油的等,不過宋王也不是軟柿子,看來要有一番較量了。」

不多時,項羽便帶人來到了紫家的大門。

「奎宿,你去叫門,看看他們什麼反應。」

「屬下遵命。」奎宿,一身標準星宿服裝,全身黑衣金邊,腰間一副玉帶做工緊緻,頭戴象征著奎宿星圖的麵具,讓人望而生畏。

奎宿下馬走上前,拍了拍大門喊道:「宋王麾下白虎項羽將軍,前來拜訪紫家,速速開門。」

等了一小會,門慢悠悠的打開,裡麵的人罵罵咧咧的走了出來:「喊什麼喊,就你嗓門大,宋王就派一個四項來我紫家,是不是太托大了,想要見我們家住,讓他自己來。」

項羽臉色一沉,奎宿也握緊拳頭,說到:「大膽,竟然敢對王爺和將軍不敬。」

「切,在舞陽這一畝三分地,就算是他宋王親自前來,也得好言和我們家住商量,你算個什麼東西,還敢.....」冇等他說完話,奎宿一記重拳將惡奴打飛了。

「混賬,居然敢打我,家主,家主,有人來紫家撒野。」惡奴不停的呼喊,紫家的家丁也紛紛趕來門口和項羽對峙。

項羽眼睛看都冇看,淡淡的說到:「解決他們不需要本將軍親自動手吧。」

奎宿回答道:「不需要勞煩將軍,我等七人可以解決。」

話音一落,其他路人連同奎宿就如虎入羊群,和紫家的家丁鬥在一起,雖然七宿成立時間尚短,但是全都被項羽傳授了他的絕學【百兵演武】的一部分,功力大大增加。

家丁雖然人數多,但是平時氣壓百姓還可以,麵對七宿這樣能夠配合的高手顯然還是不夠看。

「將軍,看來七宿都是可造之才啊。」虞姬看著一邊倒的戰況不禁感歎。

項羽也點點頭,說到:「不錯,這些年輕人隻要肯刻苦修煉,將來的成就都不會低,未來也會成為王爺的一大主力。」

門口的大都也驚動了紫衣侯,帶著三個兒女來到了正門,一到門口就看見了到了一地的家丁,頓時大驚。

「哪個不開眼的敢來紫家鬨事。」紫衣侯看著七宿,怒從胸中起,一個箭步衝了上去,紫衣侯武功不弱,奎宿猝不及防之下中了一拳。

奎宿倒退了幾步,暗道:媽的在將軍麵前丟臉了。其他幾人見狀紛紛過來誌願,紫衣侯一時間被七宿圍攻,越打越心驚,哪裡來的這些高手。

一個發力將幾人震開,說到:「不知幾位是哪裡來的高手,紫某有失遠迎。」

紫金龍三人也是麵麵相覷,想不到還有自己父親打不過的人。

項羽此時騎著烏騅帶著虞姬走了過來,看著他說到:「本將軍宋王麾下四相白虎,你這小小的紫家架子倒是很大,敢對王爺不敬,怎麼活夠了。」

紫衣侯大吃一驚,想不到宋王行動如此之快,還有如此厲害的手下,據說四相武藝高強他原本還不信,看來之前的判斷有誤。

「哈哈哈,原來是王爺的人,一定是誤會誤會,這惡奴一直打著紫府的名號為非作歹,今天終於抓

住了現行,來人將管家壓入拆房等候發落。」

項羽冷哼一聲,說到:「不用惺惺作態,本將軍不吃這一套,宋王需要大量鐵礦,王府按照市場價購買,你知道了嗎?」

紫衣侯臉色一沉,說到:「將軍,這就強人所難了吧,鐵礦這些年產量不高,價格已經漲了很多了,目前已經快達到市場價的兩倍了。」

「本將軍隻是來通知你,又不是和你商量。」

「哼,就算是宋王也不能強買強賣吧。」紫衣侯背後的手一動紫金龍心領神會悄悄地離開。

這一切都被項羽看在眼裡,但是冇有發作,他倒是看看這個紫家有什麼底氣。

「紫家主,武帝有聖旨,宋王封地內一切事務均由王爺一人決定,你可不要自誤啊。」虞姬笑著提醒道。

「阿爹莫怕,我們來了。」紫金龍的聲音再度傳來,隨之一起的還是二十名紫衣護衛,這些人都是為禍一方的江洋大盜,被紫衣侯重金收買平時不露於人前,除非有重大危機。

見到來人,紫衣侯瞬間有了底氣,說到:「這位是將軍夫人吧,自誤,這個詞用的好,不過在我看來還是你們不要自誤,免得來的了走不了。」

項羽掃了一眼,隻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歪瓜裂棗。」

「既然將軍冥頑不靈,那就怪不了我了,來人,有不明敵人殺我紫家護衛,給我拿下。」

二十名紫衣護衛一擁而上,項羽根本冇有放在眼裡,他們對著奎宿等人說到:「他們的武功和你們在伯仲隻見,你們先鍛鍊鍛鍊,有危險本將軍會出手的。」

「是,謝將軍。」

西方七宿和紫衣護衛瞬間鬥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