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轉眼,趙子栗到了海寧已經過去了一個月,這天趙子栗在王府內一陣哀嚎,說到:「翔叔啊,這一月事無钜細本王都親自過問了,太累了,看來還是需要更多的人來幫助本王來處理事務啊。」

他怎麼也冇想到一個海寧府能有這麼多事,以前當一個社畜也冇有這麼累啊。

高翔說到:「理當如此,王爺冊封的軍事係統非常完善,但是還需要內政方麵還不夠,需要大量的人才輔佐,不然可就真的累死王爺了」

趙子栗一道海寧,就已經開始組件新軍,海軍由楊淼負責,陸軍則由項羽暫時管轄,論打戰誰能比西楚霸王更強大。

隨著他消滅了小醜的事情傳開,不少年輕人都想一睹王爺的風采,一時間報名參軍的人絡繹不絕,這讓趙子栗很是開心,短短一個月已經募集了數千新軍。

其中不乏一些江湖好手,就衝著趙子栗目前人手不足高手更少這個契機而來,越早去投奔冇準能能夠獲得一官半職而來。

還好趙子栗帶來了大量的財富,還有小醜的全部家底,養活這些士兵還是綽綽有餘的。

但是內政方麵還是太弱了,想著想著趙子栗突然眼前一亮,說到:「翔叔,傳令下去海寧府招賢納士,麾下四府也全都設立招賢榜,不論國籍、年齡、性彆,隻要認為自己足夠優秀就可以前來,本王要組件新的內政體係,輔助本王處理封地內一切大小事宜。」

隨即將內閣製度將給了高翔。

「王爺聖明,是屬下這就去辦,王爺海納百川,封底必定興旺。」高翔本深深震撼到了,王爺果然天縱奇才,內閣一旦成立就是封地內最核心的機構,直屬王爺,從此任何軍政要務都能處理的井井有條。

雖然海寧府現在表麵風平浪靜,但是趙子栗知道,這些當地的地頭蛇和豪門大族都是聽調不聽宣,背地裡還坐著不少他不知道的事情,但是隻要內閣製度一推出,那些大族就會坐不住,是人是鬼就會立刻無所遁形。

高翔走後,金光一閃,白悠哉遊哉的飄了過來,現在他已經不用在長時間寄宿在趙子栗體內,隻要在海寧範圍內他都能吸收氣運恢複。

「小趙啊,有件事你需要做一下。」

最近白總喜歡這叫趙子栗,對此趙子栗也很無奈。

「什麼事,這麼著急。」

「你也知道,現在的武學體係隨著奇技道的衰敗已經混亂不堪,武者對自己的實力失去了準確的判斷,你需要重新指定武品,讓混亂的歸於秩序」

白的話點醒了趙子栗,的確隨著他手底下的人越來越多,他也分不清這些人到底實力都是如何,誰高誰低,冇有規矩不成方圓。

「你說,該怎麼做。」

白接著說到:「雖然奇技道破損,但是並不完全影響武人的修煉,其實人完全可以修煉到項羽那個水平隻是絕學失傳導致修煉體係崩塌,我雖然不是奇技道,但是李董死前也曾經將大量絕學告訴其餘幾位紅塵仙,就是看誰能活下來好延續他的道統。」

趙子栗眼前一亮,說到:「太好了,那我們就按照之前的體係,再次製定,武人可以通過王府冊封,完成任務即可兌換絕學,這樣既能修複奇技,也能解決一些生死道的問題,一舉兩得。」

「不錯,當初王朝、生死、奇技共同製定了一套非常好的品級,這也是掌道司的職責所在。」

「好,劉安將掌道司的蓮泉,山海司的唐天傳過來。」

劉安,原海寧府府主,被趙子栗替換了之後就留在身邊,這讓他不怒反喜,能近距離接觸宋王,這是對他的信任。

不一會蓮泉就到了,自從他被封為掌道司的司主之後,兢兢業業,已經海寧城內大小門派的武學全都

記錄在案,當然也有一些不聽話的,被十二地支照顧了一下都乖乖聽話了。

唐天目前在山海司的煉器坊,正在建造鍛造所需要的摸具和火爐等,現在的他已經正式脫離奴籍成為一名封地官員。

「王爺,不知道傳召屬下所為何事。」

「唐天,我這裡有一套活字印刷術,可以大大提高印刷成本和速度還能反覆使用,你現在組織人手大量製作,要快。」要先將白知道的絕學都記錄在冊靠人手動抄錄實在是太慢,活字印刷是最好的辦法。

唐天接過趙子栗的圖紙,一瞬間被震撼的說不出話,蓮泉也好奇地看了過去,隻見一個個方塊刻著字,按照不同的排列方式居然能組成不同的內容。

作為一個讀書人,冇有比蓮泉更能明白這套活字印刷術的價值,隻要能做出來,那麼日後書記將大批量產生,天下的讀書人也會承受巨大的恩澤

「王爺大才,屬下佩服的五體投地,王爺放心這個不難,屬下一定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趕製出一批。」

趙子栗點點頭,對唐天的能力他還是非常放心的,接著遞給蓮泉一份公文。

「蓮泉,謝安向本王推薦你,本王自然也相信你的能力,這裡是本王製定的天下武人品級測定,還不夠完善你拿回去,明日本王需要看到一份詳細並且合理的方案。」

蓮泉接過公文,說到:「王爺放心,屬下一定不負王爺信任。」

「好,這份製度現在海寧府和軍中內部試用,看看效果,然後再向整個封地推廣。」

二人領命,返回各自衙署開始執行趙子栗的命令。

掌道司坐落在海寧的西北角,這裡原來是海寧最大的書院,文人很多,被征用後也冇有禁止文人前來,記錄工作還是要依靠這些人一同進行,既然可以繼續讀書也能有一份俸祿,海寧的讀書人也都接受了這種製度,而一些機密區域也有騰空衛把守非常安全。

「司主,您回來了,不知道王爺找您何事。」鬼吾,掌道司少掌使,與其說是個讀書人不如說是個發明家,最喜歡奇奇怪怪的東西,一聽說掌道司成立,立刻前來投奔,憑藉出色的記憶力和一手好字被蓮泉看中。

「是啊,目前海寧的大小門派武學也記錄的差不多了,靖仙司也都一一管轄。」夏天,掌道司少掌使,為人精明能乾深得蓮泉信任。

「你們放心,王爺雄才大略怎麼隻能讓我們做這些事,你們看看,這是王爺製定的武者考覈標準大綱,今天我們必須將完整的計劃做出來。」蓮泉將公文鋪在掌道司的案桌上。

兩人一看,密密麻麻很多文字,眼睛都直了。

「大人,如果這個標準一旦公佈,絕對會引起軒然大波的。」夏天多少懂得些武學,如果按照這裡麵的標準,他連第一檔都不算。

「放心,王爺說了,這套標準隻在海寧府內暫時公佈,而且首先考覈的目標就是王爺的部下,十二地支和騰龍衛還有新軍,至於兌換的武學,不久之後你們就知道了。」

三人話不多說,立刻開始著手準備製定計劃。

山海司,目前坐落在海寧城城外,原本是一處山賊巢穴,後來山賊被消滅,被高喜寶發現成為了山海司的據點。

「唐大人回來了,不知王爺找你何事啊。」高喜寶被趙子栗封為山海司司主,現在他也能被人尊稱一聲大人,如此尊容放在以前是絕對不敢想象的

他更早來到海寧,對附近的山川地理瞭如指掌,金銀銅鐵的礦產也開始陸陸續續的勘探和偵察。

「王爺吩咐一件大事,需要大量鐵礦,但是海寧境內幾座鐵礦屬下去接觸過都被幾大家族把持,他們似乎對王爺不感冒。」

聞聽此言,高喜寶

怒火中燒,一拍桌子:「哼,什麼豪門家族,王爺麵前還敢放肆,耽誤了王爺大事老子滅了他全家,唐大人,鐵礦都在哪些地方。」

「舞陽府,海寧最富有的城市,鐵礦在三大家族紫、馮還有靈壁山的白石山莊三家手裡。」唐天掌管著煉器坊,對這些金屬資源也是瞭如指掌。

「舞陽,本官這就去找白虎大人,有他在什麼豪門都是渣渣。」高喜寶笑了,居然項羽在舞陽府,這位大殺神這段時間他可是太瞭解了,無敵的燕雲十八騎在他手底下也都堅持不了多久。

「不過白石山莊還是需要上報王爺,聽王爺說過,白石山莊的莊主和皇後關係緊密。」說乾就乾,高喜寶先找到了項羽,說明瞭來意。

現在海寧的軍事實力正在蒸蒸日上,但是人手還是不夠,項羽一直在新軍的軍營,不停的錘鍊他們的戰鬥力。

聽著高喜寶的來意,項羽冷哼一聲:「三大家族,在本將軍麵前都是紙糊的一樣,不過還是先禮後兵,免得壞了王爺大事,來人將西方七宿叫過來。」

白虎所屬西方七宿,奎宿、婁宿、胃宿、昴宿、畢宿、觜宿、參宿,目前項羽在新招募的士兵種挑選的七名資質上佳平行端正的年輕人,雖然武功還算淺薄,但是被冊封之後都被賜予了秘籍,實力也在一步一步的提升當中。

「你們七個準備一下,待我向王爺請命,立刻去舞陽的三大家族,打打招呼。」

「屬下遵命。」七人齊聲回答,項羽很滿意,騎上烏騅來到了王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