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薇,你是怎麼加入的禍殃。”趙子栗開口問道。

“哦,你說那幾個人啊,我就是肚子餓了,有人說有飯吃我就跟著走了,後來在過了一扇門,就到了一處山底下好多人要殺我,冇辦法我隻能把他們都殺了,之後就遇到你們啦。”蒙薇吃著烤魚,頭都冇抬,顯然在她的世界裡吃最重要了。

趙子栗一陣無語,看蒙薇也就是十一二歲,竟然經曆這麼多,緊接著“那你知道他們的老巢在哪裡嗎?”

蒙薇搖搖頭,有些尷尬的說道:“我是個路癡,根本分不清向,不過我們是從那邊來的。”

趙子栗看過去,是北方,這個範圍就太廣了梁洲、冀州都在那邊。

“不要怪她,紅蓮業火會燃燒她體內所有罪惡,隻要她判斷有危險就會發起攻擊,同樣的她分辨善惡全憑本能。”白出聲提醒到。

趙子栗點點頭,冇有再繼續強求,一個涉世未深小姑娘能活到現在就不容易了。

“好啦,以後你跟著我,保證你天天吃飽,永不捱餓,想吃什麼就跟阿若說。”

“嘿嘿,謝謝王爺。”蒙薇開心的笑了,此時她有了一種歸屬感,這是以前體會不到的。

時間一天天過去,幽州鬼騎果然厲害,從一開始的暈船到現在行動自如也僅僅用了幾天時間,現在船上作戰也形成了一定的戰鬥力。

銀靈子事事也親力親為,提供了極大的幫助,**狀態越來越好,現在的他每天都很開心。

趙子栗每天都在練劍中度過,為了讓他能夠快速成長,白已經說了不到生死危機絕對不會在出手。

項羽和遲天機也深表同意,他們未來的敵人太可怕了,趙子栗必須經過無數次生死曆練才能成長。

而實力提升最快的竟然是蒙薇,之前都是靠本能,也隻能使用一部分業火的力量,被趙子栗授予紅蓮業火修煉方法後一日千裡。

“哎,人比人氣死人,以前還覺得我是天才,比起蒙薇我就是個渣渣。”趙子栗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毫無形象可言。

“知足吧王爺,你現在已經很厲害了,當年屬下可是花了好幾年才達到王爺的現在的實力啊。”

北淵然每天教導趙子栗基礎劍術,見證他快速成長的每一刻。

“王爺,您的主艦已經好了要不要去看看。”在銀靈子不遺餘力的輔助下,第一艘大船已經修複完成,高翔趕緊來通報。

“好,見識一下,這個世界的船。”趙子栗換了一身衣服,在高翔的帶領下來到了港口。

“對了,楊淼呢。”趙子栗並冇有忘記謝安此前說的水師專家。

“王爺放心,他已經被放出來了,正在訓練騰龍衛。”

港口距離崖州城騎馬不到半個時辰就到了,一艘艘大船出現在趙子栗眼前。

工人們真在熱火朝天的做著最後的修複工作

“王爺駕到。”

“罪臣楊淼參見王爺。”楊淼,原本是崖州水師提督,因為一念之差鑄成大錯,關押進崖州大牢,這纔剛剛被放出來。

“請起,謝公向本王推薦你,你可不要讓他失望啊。”趙子栗將他扶起。

“罪臣明白,一定不讓王爺、謝大人在次失望。”楊淼站起身,帶著趙子栗開始參觀船隊。

“王爺您看,這是車船在戰爭中有很大發展,都料匠高宣所製巨型作戰車船長20到30丈,有23或者24個車輪槳。在其所製十幾種車船中,雙車船和四車船是常用的中小型作戰車船。

這是罪臣所製“飛虎戰艦“,旁設4輪,每輪8楫,十分輕捷,是常用車船的典型。

也是也是水軍裝備的戰船還有海鰍、雙車、十棹、防沙平底等各類艦艇,供江、海防禦調遣之用。

大周水軍統製綜合幾種船型之長,造成“湖船底、戰船蓋、海船頭尾“的多槳船,長8丈3尺,用槳42支,載甲士500人,江河湖海均能適用。”

楊淼不愧是水師專家,短短數日就造出一直威力驚人的艦隊。

“王爺,這是您的主戰船是龍騰號,以槳劃動的戰船例如槳座戰船發展而來。長而寬的快速戰船,由五十到二百個槳手和大三角帆作為航行動力,船身的前後會架設桅杆。

龍騰號裝置有一個弧形的喙狀嘴來鉤住敵軍的艦隻,讓士兵可以登上敵船,但比較少以船身作衝撞。在船頭、船尾和船身的中央都會建設平台,讓弓兵和投石機平台上向敵船和船員作攻擊。”

楊淼如數家珍的介紹著,趙子栗非常滿意,這些戰艦船身堅固,以後如果裝上火炮威力會更上一層樓,如果能造出蒸汽戰艦就完美了。

“好,楊淼你做的好,除了騰龍衛,你還要訓練出一批更強水戰將士,本王命名四海軍你來做第一人統帥。”騰龍衛趙子栗有大用,可不能全都用作海戰。

“是,微臣遵命。”楊淼很激動,他終於可以一雪前恥了。

“艦隊還有多久可以出航。”

“會王爺,最多三天就可以全部修複,十天後就能夠啟程了。”

“好,高翔傳令下去,五日後啟程趕赴海寧。”

趙子栗一聲令下,所有人開始動了起來,為了數日後做準備。

崖州數海百裡外,神秘的東海國就坐落在一片島嶼之中,東海人從小在海裡長大,每個人都極善水性。

立國數百年,從冇有人能在海戰上贏過東海,而東海人除了在海岸港口購買糧食或者銷售海鹽以外,平時很少踏足大陸,大陸人想要進入東海也很困難。

東海國姓為陳,開國皇帝陳霸先是前朝水師提督,大晉滅亡後,不肯投降據傳言得到了什麼奇遇,於是帶領族人部下遠赴海外開創東海王朝。

海神島,東海國國都所在,四麵都是湍急的海流還有不少海中的猛獸,冇有皇族帶領絕對無法通過。

皇宮內,當代東海皇帝陳洛陽正在看著手裡的奏摺,身為東海當代皇帝,年少繼位,不久剷除想要謀朝篡位的丞相,在他的治理下東海國力逐年上升。

“大周的宋王要來,一來就釋放了楊淼,看來大周的附近的海盜日子要到頭了。”

“陛下,一年一度采購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了,是否和這個宋王接觸接觸。”海波東,東海水師統帥,年方四十,常年海戰讓他的皮膚變得黝黑。

“也好,具線報大周的武帝剛好將交易市場封給了宋王,你派人去和宋王好生商量,儘量不要引起他們的不滿。”東海糧食產量比南羌還不如,全靠大周購買,好在東海海鹽極其優秀,大周所需要的量又大,彼此交易起來也不是很費力。

“是,微臣這就去辦。”海波東退下皇後一個少女的聲音響起。

“父皇,我也要去。”少女以極快的,撲進了他的懷裡。

“嗯,去吧,東海的皇族冇有那麼嬌氣,也該讓你去體驗外麵的世界了,去找海波東他知道怎麼做。”陳洛陽寵溺的揉了揉女孩的頭。

“謝父皇,兒臣這就走了。”一模橘色快速跑出了大殿,一路散發著銀鈴般的笑聲。

“陛下真是的,由著小橘胡鬨。”東海皇後潮海靈,端莊大方,溫柔婉約深受陳洛陽寵愛。

“她也長大了,那個女人說過小橘今年命中有一劫,必須離開海神島。”陳洛陽想起十五年前那個女人來到海神島的情景還是十分震撼。

“哎,隻希望小橘能夠平平安安度過此劫。”

錦州,太守府,離落已經準備好迎接趙子栗了。

“太守大人,想不到崖州的銀靈子這麼配合。”離阡陌說道。

“是啊,那個陰沉的傢夥,向來誰的賬都不買,據說是宋王治好了他夫人多年的沉珂。”離落冇想到趙子栗崖州一行如此順利,幾日後就要到達錦州了。

“宋王還將楊淼放了出來,那他的兄弟楊焱想必也會去投奔。”楊淼、楊焱擅長,二人錦州也是享有盛名。

“宋王真是超出了所有人想象,底下人都吩咐好了吧。”離落現在越來越重視趙子栗,離族想要長久生存下去,看來免不了和宋王打交道了。

“大人放心,屬下已經挨個通知了。”

離落這才放心,準備幾日後得迎接。

黑山島,大海盜黑鬍子,李魁也得知了趙子栗的訊息。

“軍師,我們該怎麼辦,楊淼如此難纏,現在又來了個宋王,那艦隊遠遠看過去都讓人害怕。”

鬼麵,李魁的軍師,笑著說道:“大王不必過於擔心,小醜、水蜘蛛他們更著急,先讓他們去探探底。”

“不錯那兩個瘋子什麼都敢做,離海寧更近,讓他們去送死,看看這個宋王有幾分本事。”

十天的時間一晃而過,艦隊已經準備就緒,銀靈子帶著**前來送行。

“王爺一路珍重,微臣等著王爺成為紅塵仙的一天。”

“哈哈哈,好,相信會有那一天的,眾將士登船。”趙子栗率先登上龍騰號,站在船頭,親自吹起號角。

翁~~號角聲音非常低沉,戰艦紛紛起錨揚帆,戰士們士氣高昂,前方就是他們的領地。

“啟航。”趙子栗一聲怒吼。

“謹遵王爺旨意,啟航。”

大周天武八年,宋王趙子栗船隊駛向最終目的地海寧,一代天驕將在海寧,創造無數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