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這是霸王的怨氣,不過經過龍虎山的手段淨化,已經不會再影響周圍的人了。”遲天機顯然對龍虎山充滿了信心,可是現實往往會很打臉。

江麵上不僅泛起漆黑,隨之而來的還有陣陣金光,中心還出現了一個漩渦。

“臥槽,怎麼回事。龍虎山的封印居然有失效的征兆。”遲天機差點把鬍子抓掉了一把,趕忙從懷裡取出幾張符紙,這也是趙子栗第一次見到。

“五星鎮彩,光照玄冥。千神萬聖,護我真靈。巨天猛獸,製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滅形。所在之處,萬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遲天機咒語唸完,符紙瞬間化作幾縷流光瞬間飛向了漩渦中心,江麵似乎恢複了平靜。

“道家驅鬼咒。”趙子栗認不出出聲道。

“想不到你小子倒是見過識廣,不錯正是驅鬼咒,霸王之魂太強大,就算是我也隻能暫時鎮壓。”看到江麵平靜下來,遲天機鬆了一口氣。

“不對,咒語激怒了江麵下的東西,快退。”白的聲音急促的響起,趙子栗本能的向後方疾馳而卻,同時也一把拉走了遲天機。

“小子,你在乾什麼....臥槽完了封印居然破了。”遲天機再一次罵街。

巨大的漩渦再次出現,金光雖然陣陣閃爍但是冇有絲毫的作用,一個騎著黑色駿馬,手持長槍的漆黑身影出現,一雙猩紅的眼睛看的人不寒而栗。

“媽呀,霸王出現了,跑啊。”江邊看熱鬨的人之恨父母少生了兩條腿,一溜煙全都跑了。

聽到驚呼聲,北淵然和奇亞帶著人立刻趕往江邊,燕雲十八騎也從黑暗中狂奔而出,幾乎一瞬間就將趙子栗擋在了身後。

“你的部下倒是忠心耿耿,麵對鬼魂也冇又懼怕,全都來保護你了。”遲天機看著趕來保護的眾人,十分的佩服,不是每個人麵對這種危機都能提起勇氣。

“我已國士待之,我的屬下也自然會以國士報我。”趙子栗也是一陣感動,從此這些人他將毫無保留的信任。

項羽騎著烏騅從漩渦中走出來到岸邊,趙子栗定睛一看,果然身長八尺,身材偉岸,麵相魁岸霸氣四散,且生有重瞳,果然是西楚霸王。

“想不到這個世界還有這等存在,已經快達到煉虛合道的地步了,如果不是生死道破損怕是很有希望成為一位陰司君主。”白冇想到還有這樣的強大的陰魂,那麼其他幾位是否也有後手,看來這個世界的道還有救冇有到絕望的地步。

水麵再起波瀾,逐漸彙聚成一位擁有絕世容顏的女子,趙子栗想此人應該就是虞姬了。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大周宋王趙子栗,見過霸王。”趙子栗走上前,不卑不亢,絲毫冇有懼怕項羽的樣子。

項羽看著趙子栗,說到:“好詩,大周宋王,看來白帝的大漢也滅亡了,你倒是有點意思,看見我居然不怕。”

“將軍乃是不世的英雄,能和您相見自然是我的榮幸又為何要怕。”趙子栗在也賭,賭這個項羽和他印象中的一樣,最討厭卑躬屈膝。

“哈哈哈,你說的很好,你這些屬下也算忠心,本王就放過你們,可是這個老傢夥封印我千年,必須死。”

遲天機冷汗直流,他可不認為自己能解決這個千年亡魂。

項羽握緊霸王槍,駕著烏騅馬朝著遲天機衝了過去,雖然隻有一個人,但是遲天機居然感受到了千軍萬馬朝著自己衝了過來,一瞬間汗毛都立起來。

但是他也不會坐以待斃,腳踏七星步,拔出天師劍,口中唸唸有詞:“天雷奔地火,破除世間邪。急急如律令!”

“破邪咒,有點意思,可惜你的實力太弱了。”項羽長槍一刺,槍勁夾雜著陰風撞在了遲天機身上,後者如遭雷擊瞬間倒飛了出去。

“要不是有祖師爺的護甲,老道我就交代在這裡了。”遲天機一個翻身,吐出一口淤血。

“項將軍,封印你也是因為你是陰魂之身,此事也不他全怪他,可否饒他一命。”趙子栗可不想遲天機就這麼死了,更何況對方還幫過他。

項羽聞言,回頭看著趙子栗:“哼,不要以為本將軍不殺你就可以跟我談條件。”

隨手揚起陰風攻向趙子栗。

奇亞和北淵然對視一眼,聯手出劍,擋下了這一擊。

“好強的力量,僅僅是一擊,我們就受不了了。”奇亞握劍的手都在顫抖,北淵然也好不到哪裡去,二人皆無再戰之力。

“哼,真以為本王怕你嗎?”泥人還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是趙子栗,隻見他雙手合十開始誦讀佛經。

佛經帶來的力量讓項羽本能的不喜歡,而且自身實力居然真的在被這股佛經給壓製了。

“臥槽,這小子怎麼還能調動鬼神道的力量。”白一雙龍眼都要蹦出來了,這是什麼天命之子。

靠著佛經的力量項羽暫時冇有再進一步,趙子栗突然想到了什麼,大聲喊道:“遲天機,金光咒會不會。”

“金光咒龍虎山已經遺失了,現在隻有一部分,也不管用啊。”遲天機這才緩了一口氣。

“你聽好了,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唯道獨尊,體有金光,覆映吾身,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養育群生,誦持萬遍,身有光明,三界持衛,五帝司迎,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忘形,內有霹靂,雷神隱名,洞慧交徹,五氣騰騰,金光速現,覆護真人。”

趙子栗身上佛光隱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更強烈的金光帶著磅礴的雷霆之力,讓人望而生畏。

“臥槽這也行。”白已經徹底傻掉了。

遲天機和項羽也蒙了,這傢夥到底是哪一派。

但是遲天機反應了過來,本就是天師的他,修為更加強大,金光咒一經施展氣勢更勝趙子栗。

一時間項羽的霸王之氣,和金光咒的雷霆之力不分伯仲,但是都冇有再次發動攻擊。

“將軍,可否聽妾身一言。”虞姬這時候邁著蓮步走了過來。

項羽瞬間收起氣勢,滿臉溫柔的看向虞姬說到:“夫人請說。”

“將軍剛剛脫困,實力還冇有完全恢複,這兩位雖然實力不如將軍,但是聯起手恐怕也是個麻煩,再說妾身也很喜歡這位宋王的詩詞和剛纔的歌曲。”

趙子栗鬆了一口氣,雖然他可以和白聯手用傳國玉璽鎮壓項羽,但是那樣一來就徹底暴露了,還是不打起來的好。

項羽一想也是那麼回事,飛身下馬抓住預計的手說到:“夫人所言甚是,為夫魯莽了。”

虞姬投進項羽的懷抱,低聲說到:“將軍英明,妾身就算不說將軍也能明白。”

“好啦好啦,項將軍就不要撒狗糧了。”趙子栗這個單身夠就是看不得彆人秀恩愛。

雖然項羽不知道撒狗糧是什麼意思,但是能感覺到趙子栗的怨念,頓時哈哈大笑。

“你個小鬼還真是奇怪,道家和佛家的手段都能用。”項羽看了看趙子栗,憑他的修為居然也看不透。

“嘿嘿,誰還冇有點秘密,不過將軍接下來如何打算,你應該能感覺到,現在的地府已經破敗,僅有的輪迴之力也不足以讓你和夫人去投胎了。”

項羽從脫困的那一刻就受到了輪迴之力的拉扯,而且也感覺的到地府因為生死道的隕落已經關閉了大門,目前根本無法進入,雖然他身為那個時代武將的頂點但也冇有辦法打破這個間隔。

“嗯,你說的本將軍自然明白。”此時的他也有些迷茫。

“不如項將軍暫時跟著這小子如何,這小子秘密很多,手段也是多種多樣,冇準哪天就能解決將軍的困惑。”遲天機在一旁出聲說到,現在他可是跟定趙子栗了,連金光咒全篇都知道,他可不信趙子栗隻知道這一種失傳的絕學。

“將軍妾身以為這位道長說的在理,如果我們繼續留在烏江,會有很多人來找麻煩,雖然將軍都可以應對但是還是會很煩惱的。”虞姬慧智蘭心,此時他們二人的行蹤一旦徹底暴露,引來的就是無窮無儘的麻煩。

項羽沉默了一會,在思考著利弊。

趙子栗一聽這是好事,如果這麼強大的人能跟著自己那還有誰能欺負他,但是霸王怎會屈居人下必須想個萬全之策。

“將軍,本王覺得夫人的話在理,但是將軍是西楚霸王天下無雙,一旦和本王同行,本王保證絕對不會乾涉將軍的任何決定,碰到任何事將軍也可以自行選擇是否出手。”

趙子栗誠意滿滿,而且項羽也明白冇有更好的方案了,為了虞姬也得也必須要找一個安穩的地方。

“既然如此,本將軍就暫且和你小子同行吧,不過先說好,你事你自己解決,本將軍不會隨便出手的。”

趙子栗大喜過旺,說到:“自然,本王也不會強求將軍做任何事。”

奇亞和北淵然也鬆了一口氣,看來是談妥了,有了霸王這個強援,此去海寧就萬無一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