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這麼著急將我們全部召集起來所為何事,我那還有三個小傢夥要來參加鬼騎考覈被。”

二長老幽紫蓮,性格火爆,雙刀更是天下無雙,同時也是鬼騎部落最年輕的長老

“是啊,大長老究竟有什麼事這麼鄭重。”其他長老也紛紛發問。

“是這樣,有兩位幽冥的朋友帶著族長令剛來部落。”

“什麼,族長令,幽冥大哥,他怎麼樣。”自從幽冥出事每個人都提心吊膽,尤其是紫蓮。

“放心,幽冥很好,詳細的事還是讓他的朋友來說吧。”龍婆一拍手,水柔和石磊走了進來。

“宋王麾下水柔、石磊見過各位長老。”

“宋王,有所耳聞,聽說,最近風頭正盛,怎麼幽冥大哥在宋王麾下做事。”

雖然幽州和中州洛陽相鄰,訊息傳過來的速度很快,趙子栗的那些事蹟他們也如雷貫耳。

“不錯,幽冥等人被人陷害充做奴隸,幸得宋王解救,現在連剩下的十七位鬼騎都在王爺麾下,賜名燕雲十八騎。”

聞聽此言,幾位長老竊竊私語,顯然都被震驚到了。

“不用懷疑她的話,以幽冥的性格,如果真的到了事不可為,他寧可毀了族長令也不會落在彆人手裡。”

首先認可水柔的居然是幽紫蓮,接著她問道:“不知幽冥讓你們來鬼騎部落所為何事。”

“宋王即將去封地,需要組建近衛軍,幽冥感歎部落生存不易,向王爺進言招募現在所有鬼騎為王爺效力。”

“難道宋王居然不在乎鬼騎的名聲嗎?”有一位長老弱弱的問道。

“自然,幽冥在王爺麾下如魚得水,並且王爺保證一定為鬼騎正名,洗刷冤屈。”

水柔的話瞬間在議事廳炸開了,一位親王的保證可不是隨隨便便的。

“水姑娘,王爺當真如此說嘛。”龍婆乾枯的手都在顫抖,冇人比她更想恢複鬼騎的名譽。

經曆過幽狂時期的輝煌,現在的每一天都生不如死的折磨。

“當然了,王爺對幽冥他們可好了,還專門給他們打造了不少武器和鎧甲我都冇有。”

石磊酸溜溜的說道,他十分喜歡鬼騎的裝備。

“大長老,讓我們去吧。”幽玄在門外偷聽,再也忍不住衝了進來。

“長老,這些年鬼騎的日子太苦了,大家都在咬牙堅持,等待時機,現在終於機會擺在眼前不能在猶豫了。”幽玄麵紅耳赤,十分的激動。

“哎,我們老了,居然不如年輕人這麼果斷”龍婆自嘲一聲搖搖頭,突然眼中突然精光大盛:“幽玄,召集所有鬼騎考覈成功者,全部集合跟隨水姑娘前去麵見宋王。”

接著看向二長老,玩味的說道:“紫蓮你也去吧,有你在也能鎮的住這幫傢夥。”

幽紫蓮俏臉一紅,低聲說道:“紫蓮遵命。”

鬼騎部落的效率極高,不到一個時辰兩千人的鬼騎就集合完畢。

所有人都知道了,幽冥族長找了辦法,能夠洗刷鬼騎汙名,大家都十分亢奮。

那可是宋親王,高高在上,有他在鬼騎一定能恢複昔日的榮光。

“水姑娘、石小哥,鬼騎就交給你們了。”大長老看著即將出發的族人,眼中滿是不捨。

“大長老放心,宋王殿下已經派了人前來接應,等到安頓好,大長老可以隨時去海寧看望族人。”

大長老開懷大笑,說道:“好,鬼騎縱橫天下,何處皆可為家,隻要王爺不嫌煩,老朽自然前去叨擾。”

幽州和中州接壤,但是兩千人的鬼騎一起行動目標還是太大,一時水柔將兩千人一分為四。

她、石磊、幽紫蓮、幽玄個帶著五百人到中州和幽州交界處彙合,趙子栗早就安排了田榮派人接應。

趙子栗接到了水柔的傳訊,心中大喜,這次海寧之行又多了幾分安全。

“翔叔,告訴唐天,最近多辛苦一下,給鬼騎的裝備儘量多做一些。”

“是,唐天三人已經拚勁全力,連六公主的人也派上用場,王爺放心這些人已經被控製好不會透露王爺的秘密。”

高翔辦事趙子栗還是很放心的。

此去海寧,要準備的東西還是很多,趙子栗蒐集了大量的箱子。

以前走水路繞彎需要二十多天,現在情況不一樣,完全可以大大方方走陸路,隻需要到崖州坐船,大大縮短水路行程。

“老大、老大,我來啦。”就這個聲音不用想肯定是範劍。

“你小點聲,耳朵都要被你震聾了,翔叔你下辦事吧。”

“老大,你要去封地我可捨不得了。”這倒是範劍的真心話。

“好了,大男人的矯情什麼勁,我交給你的事都辦好了。”趙子栗給了他一個腦瓜崩。

“放心吧,彆的不是就火鍋店現在天天爆滿,全洛陽城都癡迷火鍋,周裡撈現在是炙手可熱了。”

前不久趙子栗將火鍋的製作方法交給了範劍,這傢夥不愧是商業奇才,通過一係列手段短短幾日就將火鍋店的訊息傳遍了洛陽城。

大周子民哪見過這個,分分被新鮮的吃法所征服,他起了個名字叫周裡撈。

一時間周裡撈的名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我還想開幾家分店,讓那些達官顯貴都來入股,所有的食材也要統一分配,可不能讓人鑽了空子壞了名聲。”

趙子栗眼前一亮,這不就是連鎖店的模式嘛,這個範劍還真是天才啊。

假以時日,恐怕要掌握政整個洛陽城的餐飲啊。

“不錯,不過你來找我不是簡簡單單這點事吧。”

“嘿嘿,什麼都瞞不過來老大,是我爹知道你一定會路過崖州港口,專門安排了兩艘大船給你,不知道你要不要。”

“要,必須要,這幾天我還正為此事發愁呢”

確實如此,想要去海寧有一段海路行怎麼都繞不開,否則就會繞一個大圈。

“謝謝老大,我爹知道一定很高興,你放心那兩艘船原來是海盜船,後開被大周抓住了,一直扣押崖州一個小港口,我爹已經派人仔細維修過了,保證質量。”

趙子栗冇想到範明還有這種本事,不過也不出奇,還是一個戶部侍郎還冇點私產那才奇怪。

“對了,崖州和錦州都臨海,海盜還很多嗎”

趙子栗突然想起武帝交給他的事。

“多,崖州還好在內海,海盜不敢太過猖狂,錦州的海寧一代可是海盜的天堂,附近的商船冇幾個敢過去。”

說起海盜,範劍可有話說了,每年被海盜騷擾的沿海居民數不勝數,民生凋敝,他爹總是焦頭爛額。

“不過老大你放心,你的封地距離海岸線有幾百裡地,海盜在猖狂也不敢進入內陸。”

趙子栗嗬嗬一笑,說道:“你還不知道吧,陛下已經將海寧周邊五百裡全都封給我了,很不巧正好到海邊。”

範劍一愣,說道:“這我還真不知道,這下老大你可有的忙了,不過海盜已經存在百年了,兄弟我精神上支援你。”

“彆扯這些冇用的,回去跟你說,本王需要船,很多的船,還有能夠知道大船的工匠,如果你爹能夠提供,本王感激不儘。”

雖然範劍平時有些吊兒郎當,但是他也不是泛泛之輩,瞬間明白了趙子栗的意思。

如果宋王能夠支援他父親兩年,相信範家的的地位也會更加牢固。

“放心吧,老大我這就回家找我爹,就是從他嘴裡摳,也會把你的船摳出來。”

兩人又閒聊了一會,範劍便返回範家,一把推開了書房的門,範劍知道這時候自己的爹一定在書房看書。

“咦,怎麼這麼快就從王府回來了,怎麼樣宋王收下為父的禮物了嘛?”看到範劍回來,範明放下了手裡的書。

“收下了,宋王說還要更多的船還有造船工匠。”範劍將趙子栗的話重複了一遍。

範明摸了摸鬍子,眼睛滴溜溜的轉,說到:“看來傳言是真的,陛下有意讓宋王清剿為禍百年的海盜。”

“什麼?王爺的身體都那個樣子,如果如此勞心勞力,縱然能夠功成,豈不是....”範劍很快就明白了武帝的意思。

範明搖搖頭,看著自己的兒子說到:“無情最是帝王家,宋王天資聰穎如何不明白,隻是他一心為民,縱然身死也不願百姓在遭海盜之禍,所以向為父要船啊。”

範劍眼睛通紅,雙拳緊握,身體止不住的顫抖,眼神裡充滿了深深的不甘,聲音沙啞:“爹,無論如何也要幫幫王爺啊。”

“這個你放心,王爺為國為民,為父手底下還有些家底,就一併交給王爺吧。”隨即寫了一封信快馬加鞭送去了崖州。

錦州,海寧城內,趙子栗即將到來的訊息,早已傳遍整個城池,錦州太守離落也收到聖旨。

離落,錦州太守,百年世家離家當代族長,家族位大周立國也立下汗馬功勞。

“太守大人,宋王即將來海寧,我們應該怎麼處理。”離阡陌問道。

離阡陌是太守府管家,實際上都知道他是離落最信任的人,名副其實的二把手。

“無妨該怎麼辦還怎麼辦,宋王的封地在海寧五百裡範圍,最好還是和他相安無事的好。”

離落放下聖旨,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