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王府後,十香軟筋散的藥效剛好消失,趙子栗握了握拳頭,還是充滿力量的感覺更好。

“王爺,田榮來了。”剛一進門,高翔就走了過來。

這段時間快遞站發展的很好,加上油耗子的犧牲讓趙子栗很觸動,同時也大大提高了工人的福利。

“讓他進來吧。。”

不多時,天榮在高翔的帶領下,見到了趙子栗。

“屬下見過王爺。”

“不必多禮,突然要見本王可是有什麼事。”趙子栗交代過,冇有急事最好不要來王府,他還不想讓人發現快遞站和他的關係。

天榮頓了頓,說到:“確有急事,目前快遞業務已經擴展到洛陽的不少街道,日前底下人來報,蔡家巷又出現了牲畜被吸乾血液的情況,屬下擔心和王爺之前交待過的事有所關聯這纔來稟報。”

趙子栗有些吃驚,按理說榮親王死了,陳默現在關在天牢,怎麼還有這樣的事發生。

“好,這事你不要管了,有些事要交代你,最近開始蒐集有關南宮世家和靈璧山白石山莊的資訊,事無钜細哪怕是道聽途說也要記錄下來。”

“是,屬下遵命,屬下告退。”

天榮走後,趙子栗叫來了奇亞和謝必安還有範無救,問道:“你們三個對曆劍南宮絕玉有多少瞭解。”

“回王爺,屬下二人曾和此人有過交手。”謝必安說到。

“冇錯,那傢夥就是個瘋子,動不動就發瘋,發起瘋來就砍人,但是武功極高我和謝必安二人曾經和他交過手但不敵。”範無救聲情並茂,說的口水直飛。

奇亞也說到:“此人在江湖上也是一名絕代高手,據傳和南宮世家有什麼關係,對了,據說此人似乎是得到了失傳已久的道門絕學。”

趙子栗接著問道:“你說道門,西秦的道門?”

“是,西秦的道門很神秘,雖然是國教但是傳出來的訊息很少,據說還會一些神奇的道法。”

“原來如此,看來以後也要多關注一些道門的事情了。”趙子栗對著道門很感興趣,不知道和前世的道士是不是一回事。

“南宮絕玉這些年惹了不少事,正邪兩道對他都很不滿,而且他所在的靈璧山和王爺的封地相距不遠,王爺也要做好防範。”

趙子栗犯了一個白眼,難怪皇後這麼著急的找他,感情是這個弟弟惹事兜不住了。

“冇事,以後再和你們說吧。”正在他們談話的時候,幽冥來了。

“咦,幽冥你怎麼來了。”趙子栗倒是有幾天冇看到他了。

幽冥和唐天一直在王府外市集上,其餘人都躲在了王寶山的溶洞裡訓練,夜裡纔出來活動,所以就連梅花亭的人一直都冇有發現。

“王爺,屬下有些事情想請王爺幫忙。”

“說吧,什麼事。”趙子栗對燕雲十八騎很看重,專門為他們設計了專門武器和鎧甲,這可是他以後的主力。

“幽州傳來訊息,屬下的族人日子很不好,屬下想請王爺能不能安排人去一趟幽州。”幽冥心中很悲傷,自從幽州鬼騎揹負汙名以後,鬼騎部落生活越發艱苦。

“原來如此,冇問題本王這就安排人去幽州,對了,現在你的家族還有冇有正統的鬼騎了。”趙子栗靈光一閃,自己現在事親王有權利擁有三千人軍隊,如果清一色幽州鬼騎那可就無敵了。

“有,有,大約有兩千人,不過都是冇上過戰場的新人,戰鬥力會比十八騎低一些,但是也絕對不會遜色禁軍。”幽冥大喜過望,如果族人能夠為宋王效力,那麼家族就翻身了,再也不用過苦日子了。

鬼騎的考覈極為苛刻,而且整個幽州現在願意加入鬼騎的也不多了。

“好,這兩千人本王都要了,就作為本王的近衛軍,你去找高翔就說是本王的命令,讓石磊和水柔一起去幽州,無比在本王去海寧前將所有鬼騎都帶回來,如果你的族人願意,可以一起去海寧。”

“是,屬下代族人叩謝王爺大恩。”幽冥伏地叩拜,內心激動無比。

“快去吧。”

幽冥起身,向後退了三步,轉身就去找高翔。

“王爺可是要組件近衛軍。”奇亞在一旁問道。

“不錯,此去海寧,人生地不熟,縱然喜寶在那邊已經有些時日但是當地的地頭蛇可不是那麼容易臣服我這個王爺啊。”

趙子栗可深知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冇有絕對的武力,是不可能讓海寧的人徹底臣服,他可不想在做事的時候被什麼人掣肘。

“王爺可考慮一些江湖人。”奇亞沉默了一會突然說到。

“江湖人?本王不是冇想過,但是江湖人多數都有桀驁不馴,就算是你們三個想要打配合也不容易,麵對成建製的軍隊,江湖人高強的武功也無用武之地啊。”

趙子栗接著看向奇亞,問道:“怎麼你認識什麼人也想要來本王麾下效力嗎?”

奇亞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到:“屬下來洛陽之前受傷被一個小門派所救,門派不大隻有不到百人,全是劍修,而且很擅長配合。”

“哦,這樣的門派能為本王效力?”

“殿下有所不知道,大周對疆域內門派管轄甚嚴,先這種小門派冇有靠山註定要被吞併,日前屬下無意間碰到他們的掌門,得知他們現在處境也很艱難,如果王爺此時伸出援手,他們一定會同意投靠王爺。”

趙子栗想了想,如果是這樣的門派倒也可以收入囊中,鬼騎可以大規模作戰,劍修可以貼身守衛王府。

“好,你去找到他們就說本王願意接納,不過一定要遵從命令,否則嚴懲不貸,也算是幫你報恩了。”

“謝王爺,屬下這就去。”

“七哥,你在乾什麼呢。”就在幾人交談的時候,趙子雨的聲音傳來,三人很識趣的退下。

“小九啊,今天怎麼有空來我這了,謝安居然會放你離開青藤學宮。”

一聽到謝安,趙子雨頓時蔫了,哭訴到:“七哥你可不知道這個謝烏龜,他從東夷回來之後好像變了一個人,以前對我愛答不理,現在恨不得長在我和六姐身邊。”

趙子雨如泣如訴的控告著謝安,彷彿再說一個十惡不赦欺壓她的惡霸。

趙子栗差點冇忍住笑出來,其實是他讓謝安扣住趙子雨和趙子楓,免得總來看他露餡了。

“好了,謝大人也是為你好,怎麼樣學問長進了不少吧。”

趙子雨點點頭,說到:“這倒是,被這麼看著,就是想偷懶也不行啊,對了七哥,你還有多少天去封地,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放心吧,我這也冇什麼準備的,到海寧以後再置辦吧,輕裝上路也方便。”

“那怎麼行,嘿嘿,我準備了幾個人你一定喜歡。”趙子雨一拍手,四個長相甜美的女子走了進來,趙子栗一看居然是四胞胎。

“小九,你也學壞了,居然給哥哥我送這些,我可不要。”雖然趙子栗嘴上這麼說,但是眼睛的餘光一直看著四個美人。

“七哥,小九勸你收下,來的路上我看到六姐帶了更多的人,高矮胖瘦什麼都有。”趙子雨搖了搖腦袋,語氣有些幸災樂禍。

“你呀你呀,阿若,阿若,把這四個人帶下去吧,對了你們四個記住了,阿若是這王府裡的大丫鬟,她的話就是本王的話。”

趙子栗深知阿若性子軟,很容易被欺負,而且就算被欺負也不會在他麵前說,如果他不護著點,就容易被後來的人壓著。

“是,奴婢遵命,一定聽阿若姐姐的話。”四胞胎的聲音都一模一樣,聽的趙子栗一陣酥麻。

阿若心頭一喜,帶著四個美女先退下了。

“七哥倒是對這個阿若很用心啊。”

“嗯,在我最困艱難的時候,她也冇有背叛我,而且深知自己的位置從未有僭越之舉,對她我還是很信任的。”

趙子雨也明白,剛纔不過是調侃。

“呦,小九也在啊。”趙子楓走進王府看到了正在聊天的兩個人。

“六姐,我剛剛給七哥送了幾個丫鬟,等他去海寧也有幾個稱心的人服侍不是。”趙子雨眉頭一挑,似乎有些得意。

“哦,想不到我們想到一塊去了,不過我要送給七弟的人他一定喜歡。”

很快十幾個人被她叫進了王府,果然和趙子雨所說高矮胖瘦什麼人都有,站在一起這形象怎麼跟戲班子一樣。

“六姐,這些是什麼人?”趙子栗也一臉懵。

“海寧潮濕,生活習慣與洛陽大不相同,這裡有廚子、大夫、還有資深漁夫都是能幫你的。”

“原來如此,多謝六姐。”雖然趙子栗也蒐集了一批工匠,不過這樣的人多多益善。

看了看這十幾個人,趙子栗說到:“本王將要去海寧,想要跟本王走的本王十分歡迎,不願意去的本王也不會怪罪,放心六公主會聽本王的。”

“我等願意去。”

“好既然如此,帶上你們的親屬一起吧。”

眾人大喜,本以為會和家人長久的分離,冇想到峯迴路轉,趕緊跪拜叩謝趙子栗。

不僅是兩位公主送了不少人手,其他知道訊息王公大臣也紛紛送上禮物。

而武帝的聖旨這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