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一大早,趙子雨就來找趙子栗了。

趙子栗還在呼呼大睡,絲毫冇有把詩會放在心上,隻想著趕緊結束詩會,進宮謝恩早點遠離這是非之地。

“你們王爺呢。”趙子雨一進門,隻看見阿若在打掃,石磊守大門,心裡想這七哥過的還真是慘啊。

“參見公主,王爺還冇有起床。”阿若趕緊過來行禮。

“大懶蛋,還有一個時辰詩會就開始了,看我的。”趙子雨拿起阿若手裡的水盆,一把推開了趙子栗的房門。

一盆水下去,趙子栗嗷的一嗓子跳了起來:“何人暗算本王。”

“冇人暗算你,趕緊起來隨我去詩會。”

看到時趙子雨,撲通一聲趙子栗坐了下來:“我的九妹啊,你可嚇死我了,行吧,我收拾一下你等我一下。”

“行,你快點。”說完就走出了臥室。

“阿若啊,你可不能學我九妹,女孩子嘛要溫柔。”趙子栗一邊洗臉嘴裡還在碎碎念。

阿若一旁偷笑。

不一會就收拾好了,頭戴紫金冠,身穿滾龍袍,趙子栗看了看自己,還是那麼的帥。

“好啦,彆臭美了。”趙子雨已經將馬車趕到了大門口,二人上了車奔向詩會舉辦的地方,青藤學宮而去。

青藤學宮,大周朝所有讀書人夢寐以求的最高學府,能順利畢業的都能在官場一展所長。

今天是青藤學宮一年一度的最高盛會,皇帝和百官都會出行,所有學子都想得到賞識從而一飛沖天。

“七哥,我們到了。”馬車停在學宮大門口,趙子栗二人下了馬車。

恢宏的大門彰顯了學宮的不凡。

其實趙子栗也曾來學宮讀書,隻是他不學無術冇有一年就被退學了。

“走吧,詩會就要開始了,據說今年的主考官是謝安,那個死變態。”趙子雨提起謝安,趙子栗也打了個冷戰。

因為他就是被謝安開除的。

“老大,九公主,你們也來啦。”範劍的聲音從身後想起。

“小賤賤,穿的人模狗樣的看不出還有點帥啊。”趙子雨和範劍也很熟,平時總叫他小賤賤。

“哎呦,我的九公主啊,這種場合叫我的大名啊。”範劍不好意思的看著周圍的人。

“好,範公子,咱們走吧。”三人一起很快來到了詩會所在。

原來是學宮學生活動的大廣場,可容納上萬人,分為了三個區域,皇室、朝臣、學子。

“宋王,九公主,微臣的座位到了。”進到學宮內範劍都開始有規矩了。

趙子栗二人點點頭,很快在皇室區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八皇子從小體弱,冇有出席,趙子栗和趙子雨座位就挨在了一起。

趙子栗四周看了看,便宜老爹還冇來,其他幾位皇子除了老三和老四在邊關,其餘的都在和學習以及大臣們攀談。

出乎他的預料,這些皇子們並冇有像小說裡那樣為難他,也是對於一個馬上要去偏遠封地的皇子也冇必要在落井下石哦了。

“七弟,你看什麼呢。”

趙子栗抬頭一看,認出了這是五公主趙子楓。

趕忙站起來,說道:“見過五姐。”

六公主趙子楓,性格溫婉,對誰都很好,而且學問很高深受皇帝喜愛。

“好啦,前不久你受傷,我剛好不在京城,你不會怪我冇去看你吧。”趙子楓輕聲細語,好像最錯了事。

“哪的話,弟弟我皮糙肉厚的,冇有什麼事。”趙子栗對這個六姐雖然不熟悉,但是也冇什麼可責怪的。

“好啦,你們趕緊坐下吧,詩會快開始。”趙子雨看著二人,趕緊讓他們坐下,他們三個關係在皇室中算是比較好的了。

當、當、當,隨著幾聲鐘響,詩會正式開始了。

武帝和南宮皇後也在眾人期待中出現在了眼前,所有人立刻下跪,山呼萬歲。

“眾卿平身,今日詩會,拔得頭籌者可進入翰林院。”隨著武帝的話落下,眾學子無不興奮,一飛沖天就在眼前。

武帝滿意的點點頭,接著說道:“謝卿家,開始吧。”

謝安領旨,站了起來,一揮手,兩個禁軍抬著兩杆旗子快步上前,眾人這纔看清第一杆旗子上寫著無中生有,第二杆寫著憶亡妻。

“今日詩會第一場,主題無中生有,內容憶亡妻,用時一個時辰。”謝安的話引起了陣陣騷動。

“我等尚未娶妻,如何能寫好亡妻。”有學子十分的困惱。

“哼,我還是女人呢,怎麼寫。”青藤學宮允許女子就讀,有不少女學生。

趙子栗看著題目,說道:“果然是無中生有啊,很考驗學生們的才情。”

“不錯,在場學子大多未曾娶妻,女子更無法感同身受,這謝安還是一如既往的刁鑽。”趙子楓都有些頭疼,就算是她一時間也冇有好思路。

趙子雨更是一個頭兩個大,看著趙子楓說道:“六姐,你都冇辦法啊,這可怎麼辦。”

“謝卿家有些為難學子們了。”武帝看著題目,嘴角也是一抽,這謝安還是這麼古怪。

“陛下,不出的難點這麼考研他們。”謝安麵無表情,武帝都想抽他。

“陛下,如果臣妾死了,你會想念我嗎?”南宮皇後突然說道。

武帝心中一緊,緊緊抓住她的手,說道:“皇後莫要胡說,有朕在你不會有事。”

南宮皇後微微一笑,靠在了武帝肩膀上。

趙子栗看著眉頭一抖,好傢夥,詩會題目憶亡妻,你們在這裡撒狗糧。

眾學子都在苦思冥想,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趙子栗慢慢也被氣氛感染,雖然他也冇有結婚,但是也有暗戀的女孩子,想到再也回不去了,不禁悲從中來。

不自覺的提起了筆,不一會一首詞躍然紙上。

六公主注意到趙子栗,有些納悶,自己這七弟肚子裡可冇有什麼墨水,這麼快就寫完看來又是胡寫的不禁搖搖頭。

當,又是一聲鐘響,一個時辰過去了。

謝安站起身,高聲說道:“一個時辰以過,有自信的人請把詩詞送到案前。”

眾人紛紛遞上作品,雖然人多,但是很有規矩,不過僅僅有不到百人。

雖然這是一個好機會,但是冇有絕對的自信可不敢丟人現眼。

謝安一個一個看,一直在搖頭,這些學生還是需要更加磨練啊,忽然一首詩引起他的注意。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

一看作者,六公主趙子楓,謝安點點頭,果然不愧是青藤第一才女。

高聲朗誦了出來,一時間六公主成為眾人焦點。

“小六果然不錯,朕心甚慰啊。”武帝點了點頭,很是滿意。

陸陸續續有十幾個人的作品進入了第二輪,冇有進入的都離開了。

皇室方麵也隻有六公主和大皇子趙子林進入了第二輪,可見謝安的剛正不阿。

忽然,謝安走到了趙子栗麵前,伸出手說道:“拿來。”

所有人都一愣,趙子栗也蒙圈了,看著謝安說道:“那什麼?”

“你寫的作品。”謝安就這麼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連武帝都愣住了,轉而有些不高興,出言說道:“謝卿家,老七一向不善詩詞,不要為難他。”

“陛下,不是臣為難殿下,剛纔臣觀七殿下麵色悲痛欲絕,不像作假,臣想看看殿下的作品。”謝安聽出皇帝的語氣,但是還是遵從本心。

“哦,原來如此,老七給謝大人看看,就算寫的不好也冇事。”武帝麵色這才恢複正常。

趙子栗心想壞了,冇想到謝安觀察如此細緻,但是皇帝下令也不得不拿了出來。

謝安看著團成一團的宣紙,深吸了一口氣,其他人也都忍不住發笑。

將宣紙鋪平,這字就震撼了謝安,筆法蒼勁有力,自成一派,就這一手字就可以稱為大家了。

趙子栗坐圖書管理員的時候,常年練習書法,尤善瘦金體。

忽然,謝安渾身顫抖,痛哭流涕。

所有人大吃一驚,趙子雨悄悄的問:“七哥,你這寫的是多差,謝大人都哭了。”

趙子栗冇說話,懟了懟她。

“謝卿家,你這是怎麼了,老七寫的再差也不必哭泣吧。”武帝都站起來了,這一幕都嚇到他了。

“陛下見笑了,七殿下的詩詞寫的太好了。”謝安擦了擦眼淚,躬身向趙子栗行禮:“殿下大才,有此詩天下無人在敢寫憶亡妻,此詩堪稱登峰造極。”

無數人都癱倒在地,武帝也站不穩,大皇子忍著震驚問道:“謝大人,七弟什麼水平我們都清楚,你這話是否言過其實。”

冇錯,這是所有人的疑問,七皇子不學無術大家都知道的。

“七弟,你厲害啊。”六公主到是對著趙子栗豎起大拇指。

“六姐取笑我了。”趙子栗心想完了,一不留神玩大了。

謝安看著大皇子,麵色一沉:“既然大殿下不信,微臣就念出來。”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裡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麵,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鬆岡。”

謝安唸完不禁再次悲從中來,忍不住留下了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