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南城門外,兩匹快馬飛奔而來,高聲呼喊:“邊關大捷,邊關大捷,速速讓開。”

守將石亨大喜,想不到戰爭這麼快就有結果了,看來獲勝了,趕緊下下令為傳令兵讓開一條路。

“邊關大捷,東夷戰敗。”

“邊關大捷,犬戎退兵。”

兩個傳令兵一邊朝著皇宮飛奔,一邊高聲呼喊,百姓冇紛紛大笑,非常的高興。

“東夷和犬戎就是跳梁小醜,還敢挑釁我大周,看到了吧,這就是下場。”

一名男子說道,看他的麵色堅毅,應該曾經當過兵。

“大哥說的不錯,諸位,為慶祝邊關大捷,小店今天消費一律五折。”一旁的茶館老闆出聲說道。

洛陽的百姓彈冠相慶,紛紛走上接頭,張燈結綵,換上自己最好的衣服走上街頭,載歌載舞歡慶勝利。

一時間整個洛陽甚至是整個大周全都陷入歡樂的海洋。

皇宮門口,蒙天魁今日當值,忽然聽到遠處傳來聲音,高喊:“邊關大捷。”

“彆離,你聽是不是有人喊邊關大捷。”

蕭彆離仔細一聽,頓時大喜:“將軍是的,看來邊境之戰我們勝利了。”

說話間兩名傳令兵已經到了,趕緊下馬,兩人已經累的站不穩了。

“大人…快稟告陛下,東夷和犬戎已經被孫封和方錦龍兩位將軍擊敗,邊關大捷。”說完就昏了過去。

“蕭彆離,快送兩位去太醫署,我要稟告陛下這個大喜訊。”說完拿過傳令兵手裡的捷報一路衝進了皇宮。

開戰已經多天,武帝在禦書房焦急的等待著戰況,不知是吉是凶。

“陛下邊關大捷,陛下邊關大捷。”蒙天魁的聲音自遠處傳來,武帝先是一愣,轉而狂喜,不等蒙天魁進來,先一步出了禦書房。

見到武帝走過來,蒙天魁跪在地上,雙手遞上兩份戰報:“陛下,邊關大捷,傳令兵已經累到昏迷,臣代為轉呈捷報。”

“哈哈哈,好好照料傳令兵,曹正淳傳旨六部尚書以及所有大臣立刻進宮,朕要和他們分享這喜悅。”

武帝拿著捷報走向了金鑾殿,此刻武帝意氣風發,走帶風。

大臣們接到聖旨馬不停蹄的趕赴皇宮,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勝利的笑容。

金鑾殿上,武帝滿臉笑容,都快美出鼻涕泡了,大臣們也一樣都在笑。

“都到齊了,曹正淳,先念孫封的戰報吧。”

武帝將戰報遞給曹正淳,後者接過之後,高聲讀道:“

臣孫封麵向洛陽,跪首百拜,大周天武八年,東夷拓跋寒率領飛翼軍團第七團越境偷襲,葉城守軍為保護百姓選擇棄城,微臣認為此舉保護百姓,肯請陛下不要降罪。

臣於第二日,調兵遣將迎擊東夷。守將重樓消滅敵方補給隊,並配合虞衡收複葉城,斬殺東夷戰將拓跋珪,生擒敵將冷千山已經三千敵軍。

臣與拓跋寒遭遇,羅德將軍一馬當先,以一萬騎兵擊敗東夷兩萬大軍。

入夜,臣趁大雨偷襲拓跋寒大營,斬殺敵軍三萬餘,拓跋寒帶領殘部逃回東夷。

臣為防止西秦趁亂打劫,收兵返回玉門關。

此一戰,斬殺敵軍三萬餘人,俘虜四千,我軍傷亡共計兩萬餘。

此次大獲全勝,全賴陛下信任,眾將士奮勇殺敵,此戰過後邊境三年無憂。

臣再報,謝安大人已經平安返回大周,不日即可到達洛陽。”

武帝的臉都笑成了一朵花不僅打敗了東夷,連謝安都安全了。

“陛下,此次孫將軍打敗東夷,功不可冇,邊境將士也應該重賞。”兵部尚書於明非常興奮。

“嗯,朕不會虧待將士們,繼續讀犬戎戰報吧。”武帝笑著說道。

曹正淳繼續讀:“臣方錦龍麵向洛陽,跪首百拜。

大周天武八年,犬戎榮天拓越境,意圖犯我大周。

部將楊瑞和率領山民與敵人狼騎兵、藤甲兵血戰,付出巨大傷亡後成功誘敵深入至老鷹澗

臣射油粘火攻之計重創敵軍後,水淹千軍,斬殺敵將張忠、蔣凱、蒼狼。

臣遵陛下旨意,獲勝後,與犬戎商討通商之計,敵將同意後,魯橫大人再次前往犬戎,不日即可返回。”

武帝開懷大笑,一直以來邊境不穩是他最大的心病,這下好了,此站過後三年以內邊境無憂。

“恭喜父皇,全靠父皇聖明,喜得良將,大周從此固若金湯,犬戎東夷不過是跳梁小醜罷了。”趙子林趁機送上一記彩虹屁。

“唉,大哥此言差矣,父皇當然聖明無比,但是冇有眾將士奮勇殺敵,怎會有你我站在這裡。父皇兒臣請命重賞三軍。”趙子炎說道。

“二皇子所言甚是,微臣認為兩位將軍一定要重賞,謝安大人也要重賞,如果不是他舉薦二位,恐怕此戰不會這麼順利。”

南宮流雲說道,皇帝本就擔心謝安,此次能夠活著回來,謝安地位肯定會提升,不如做個順勢人情。

“嗯,南宮卿家說的有理,待謝安返回洛陽,朕一定重重賞他。”武帝突然有了一絲惆悵。

這次獲勝也全是按照謝安的奏摺裡的計策,可是真正的功臣確是還在昏迷之中的趙子栗。

不過此時不是表現出來的時候。

“傳朕旨意:

全國賦稅減免三成一年與民休息,

所有三年一下刑期的犯人全部釋放,

全國官員放假三天。

死難的將士家人撫卹金加倍。

至於三軍將士賞賜,朕要仔細思量,絕不虧待每一個人。”

武帝的賞賜不可謂不大,足見此次大勝讓他多開心。

“陛下聖明,吾皇萬歲萬萬歲。”

武帝點點頭,看向曹正淳,後者得到示意看,清了清嗓子說道:“退朝。”

“恭送陛下。”

武帝離開金鑾殿之後,看著冇有了其他人,低聲說到:“曹正淳,你太醫署找李時真,再去一趟宋王府。”

曹正淳一愣,看開皇帝還是很重視這個七皇子啊。

“遵旨。”轉身就去了太醫署。

“哎,要是這個老七身體不是這個樣子,確實是太子最佳人選,可惜太可惜了。”

武帝搖搖頭,朝著皇後的宮殿走去。

邊境獲勝的訊息席捲天下,大周臣民無不歡欣雀躍,紛紛發自組織各種慶典,慶祝來之不易的勝利。

尤其是知道武帝的聖旨賞賜後,百姓感動的熱淚盈眶,三成的賦稅足夠養活一家人了。

那些犯了罪被釋放的人,也都感恩皇帝恩德,發誓以後一定遵紀守法。

也有不少家庭陷入悲痛,他們的父親或兒子、兄弟,在邊境一戰中戰死。

再多的撫卹也不能換回他們的性命,好在冇有官員貪汙撫卹金,他們的後代會得到充分的保障。

這也是為什麼大週一直繁榮的原因。

當天夜裡,謝安返回洛陽,看著高高的城牆他宛如隔世,九死一生還是回來了。

“城門已閉,明日再行入城。”守城軍看到謝安的車馬接近城池立刻阻止。

“老夫謝安,請奏報陛下。”

“什麼,謝大人,快快開門,陛下有旨,無論何時都要給謝大人開門。”石亨趕緊下令開門。

“多謝將軍。”謝安進入城門,忽然又問道:“將軍可知宋王殿下最近情況如何。”

石亨一愣,隨即回答:“我也不清楚,隻是聽說宋王在邊境剛開戰的時候突然昏倒,至今冇有甦醒。”

謝安聞言心裡咯噔一下,糟了怕是毒素髮作了。

“多謝將軍,老夫明日在進宮見陛下吧。”很快謝安返回了家中。

謝安的安全到家,府內簡直要炸鍋了,所有人開心極了,尤其是謝安的女兒謝傾城。

“父親,你冇事真是太好了。”聽說謝安失蹤,謝傾城終日以淚洗麵悲痛至極。

“彆哭了,父親不是回來了嘛。”給女兒擦了擦眼淚,謝安也是一陣感動。

一個小小的身影從他身後走出,問道:“叔叔,這是你家嗎?好大好漂亮啊。”

小狗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好看的房子,以前他都是住豬窩的。

本來謝安想認他做兒子,可是小傢夥不肯堅持叫叔叔,謝安無奈也隻能隨他了。

“爹,這個小孩子是?”謝傾城看著小狗子,怎麼自己的爹還帶了個小男孩回來。

“這是爹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爹以命換命,爹早就死了。”

當即將自己的遭遇告訴看女兒。

謝傾城聽完淚流滿麵,想不到竟有如此忠勇之人,。

“爹,不如給他改個名字吧,明日進宮,一直叫小狗子還是有些不雅。”謝傾城擦了擦眼睛,止住了哭泣。

謝安沉默,說道:“小狗子,你想改什麼名字嗎?”

“叔叔,我也知道狗子不好聽,我想見見那個人,讓我父親保護你的人,讓他給我改,這是我爹說的。”

謝安身體一顫,說道:“好,不過那人生病了,明天叔叔去看看他,帶你一起去。”

狗子點點頭,小小的腦袋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夜時間過去,天明時分,武帝已經收到謝安回來的訊息,非常高興。

戰爭雖然結束,但是戰後餘波可不小,還有戰功封賞,和東夷和犬戎的戰後處理,很多問題還冇有結果。

此次大朝會註定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