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夷敗了,還敗的如此慘烈,七萬折損超過三分之二,拓跋寒帶著烈火和拓跋宏和不到三萬殘兵敗將狼狽逃回東夷。

拓跋珪南陽等人戰死,冷千山和數千人被俘,孫封一戰成名,邊境至少能穩定兩年。

當拓跋寒回到東夷後,東夷太子的臉都綠了,本以為能大顯身手結果損兵折將大敗虧輸。

東夷王更是要揚言立刻集齊剩餘軍團,進攻大周。

可是突然傳來南羌在邊境增兵,來勢洶洶,東夷王一下子你蔫了,東夷可承受不起兩線作戰。

西秦也被孫封的戰法和實力嚇了一跳,開戰前雖然想到東夷無法攻破玉門關,但是冇想到敗的這麼快,這麼慘。

原本上次國宴西秦就吃虧,不僅暗探全滅,連自家狀元還在大周的天牢裡呢。

秦舞陽立刻下旨,讓守軍全部退回樓蘭,並派出使者向大周贖人。

一時間大周西部邊境煥然一新,在無威脅。

北境,方錦龍這在和榮天拓對峙,誰也不想先動手。

斷天關地勢險要,崇山峻嶺,戰鬥方式和騎兵大戰完全不同。

遠處一座座山峰連綿不斷,白雲繚繞,四麵蒼峰翠嶽,兩旁崗巒聳立,滿山樹木碧綠。好一幅美麗的風景圖!

眼前的山粗獷而冷峻,令人感到一種剛正不阿、力爭上遊的質樸美。

雲霧籠罩中,山色空漾,虛幻飄渺,幾座山頭,形狀奇特,巨岩壁立,勢欲傾倒,蒼樹翠竹點綴其間。

層層煙嵐飄飄忽忽,雲綿綿,霧漫漫。

崇山峻嶺籠罩在一片灰沉沉的雲霧之中,被太陽遺棄的群山,像一個個凶狠無比的巨人,陰森森地聳立在雲端。

山山相連,連綿起伏。幽深的峽穀之中,升騰著神鬼莫測的氤氳山氣。

如此優美的環境此時冇有任何人有心思欣賞

“將軍,陷阱已經佈置完畢,紫博隱藏在暗處,隻要榮天拓進入攻擊範圍絕對走不了。”

楊瑞和從小長在山裡,對整個斷天關瞭如指掌,大周對待山民也是非常友好。

“瑞和啊,此戰如果勝了,山民在大周的地位就會扶搖直上,可以說無人敢欺。

若是敗了,你應該明白有一些大臣本來就對你們很不滿的。”

方錦龍禦下有方,深知雖然山民此刻心向大周,但是最關心的還是自己的利益,隻有讓他們意識到隻有幫大周纔是對自己的最好的。

“將軍放心,末將一定奮勇殺敵,此次一定讓犬戎知道疼。”

楊瑞和果然被刺激,心裡惡狠狠的想著:這犬戎,就會給他找麻煩,還要連累族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方錦龍嘴角一笑,這山民果然還是心思簡單,幾句話就能激怒。

“好,半個時辰後發起攻擊。”

榮天拓帶領犬戎的百獸軍團過境之後,穩紮穩打,冇有急於進攻。

雖然對斷天關也算熟悉,但畢竟是大周的領土,如果對方佈置陷阱,在這山裡可就麻煩了。

一根竹子都可能是致命的武器,山裡最不缺的就是材料,隨時隨地都能做出一個偽裝很好的陷阱。

“犬戎的賊子們,拿命來。”楊瑞和的聲音傳開,榮天拓不敢大意,對這個敵人他是很熟悉的。

“狼騎兵,出擊。”狼騎兵,百獸軍團王牌之一,戰力卓絕,殘忍弑殺。

在犬戎,每個戰士都會馴服一頭自己的野獸當坐騎,狼騎兵則是其中的佼佼者,隻有虎烈騎能壓他們一頭。

蒼狼,狼騎兵的統領,帶著一個狼頭麵具,身披狼皮,眼中透露著瘋狂。

“居然是狼騎兵。”楊瑞和大吃一驚,這可是犬戎的王牌啊,這麼早就用了。

深知狼騎兵的厲害,楊瑞和利用左右有利地勢,采用機動靈活的遊擊戰術。

時而分散,時而集中,擊虛避實,攻弱避強,一時間狼騎兵竟讓不能擴大戰果。

楊瑞和帶領山民將狼騎兵分割包圍,不停的消耗他們的體力。

榮天拓見狀,冇有絲毫猶豫,狼騎兵不能折損在這裡。

“張忠、蔣凱,你們帶領本部步兵去支援蒼狼”

張忠、蔣凱犬戎前鋒,在騎兵不能發揮實力的山地戰,他們的藤甲步兵可是敵人噩夢。

藤甲兵的加入讓戰場瞬間逆轉,犬戎獨特的山藤韌性極強,刀劍砍上去一時都無法砍斷。

眼看不敵楊瑞和趕緊帶著部隊向後方逃去。

“追擊。”榮天拓不知道方錦龍的厲害,還認為楊瑞和是最強的。

眼看楊瑞和要跑,榮天拓自然全力準了下去。

楊瑞和見狀,大喜,對方看來中計了,前方就是老鷹澗了,隱隱可見人影,方將軍看來已經準備好了。

“抓緊時間衝過去。”楊瑞和帶著山民,一頭紮進老鷹澗。

蒼狼大喜,看來這些山真是病急亂投醫,老鷹澗可以一道瀑布,死衚衕就算有埋伏在狼騎兵麵前也是待宰羔羊。

張忠和蔣凱頁數同樣的想法,老鷹澗空間雖然小但是狼騎兵足夠發揮了,於是帶領藤甲兵緊隨其後。

可是蒼狼衝進去之後傻眼了,怎麼一個人都冇有,瀑布還在啊。

忽然他注意到瀑布的水比以前還小了一些,頓時明白了。

“來人,去瀑布前看看,後麵是不是有個出口。”

蒼南走上前,他本是蒼狼義子也是狼騎兵的副將。

“父帥,這後麵果然有出口。”

“不好,有埋伏,快去通知張忠和蔣凱不要衝進來。”蒼狼抬頭一看,瞬間意識到了危機。

可是為時已晚,張忠已經帶領人衝了進來。

隻聽懸崖之上,一聲大喝:“倒油,放火。”

烈油沖天而降,澆在了藤甲兵和狼騎兵的身上,緊隨其後單位是無數火箭。

一時間山澗內火光沖天哀鴻遍野,藤甲雖然堅韌,但最怕火攻,狼騎兵還好,機動性槍,眼看衝出瀑布。

方錦龍哪會給他機會,有一聲:“放水。”

大水從天而降,原來方錦龍將上遊水堵住,此刻放水,經曆大火的狼騎兵猝不及防,瞬間被大水捲走。

水火兩重天,藤甲兵和狼騎兵損失慘重,楊瑞和趁勢反攻,一種新的三人小組戰術讓犬戎也是猝不及防。

三人小組前進時像一堵牆,犬戎飛箭標槍碰牆即落,無策為破,一敗再敗,一退再退,

最後連犬戎大將張忠、蔣偕等都成了大周軍的刀下鬼。

三人小組戰術的特點是:人與武器配備合理,三人之間相互照應,配合密切,攻防兼備,進退自如。“

三人小組”集體戰法,係儂智高將秦漢以來山民善用的遊擊戰術用於正規陣地戰的創舉。

也是方錦龍的改良之後纔有如此效果。

榮天拓的臉色極差,要不是他及時止損,冇有繼續拚殺,犬戎的損失比現在還要大。

這個大周武將怎麼如此厲害。

楊瑞和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方錦龍一環扣一環,將犬戎玩弄於鼓掌之間。

連曾經山民的噩夢狼騎兵都被他們乾掉了。

“榮將軍在下方錦龍,不知您還要打嗎?”方錦龍深知雖然打敗了犬戎的先頭部隊,但是犬戎主力還在,硬碰硬大周也會遭受巨大損失。

“原來是方將軍,將軍殺了我們這麼多人,現在想停戰嗎?”

“瞧你說的,可是犬戎先越境的。”方錦龍調侃道。

榮天拓麵色稍微有些尷尬咳嗽一聲說道:“將軍可有什麼提議?”

來了,方錦龍一喜,有門:“雖然現在我們兵戎相見d,但是在下知道犬戎也是逼不得已,這點從魯橫大人能安全回大周就能證明”。

榮天拓一歎,如果不是內外交困,誰願意打仗。

“我已經上奏陛下,如果此刻犬戎退兵,大周願意與犬戎重修舊好,開通邊境貿易,讓大周的糧食進入犬戎。”

榮天拓大喜,如果此事成了犬戎百姓就有吃的了,問道:“將軍此話當真?”

“自然,如果將軍同意,請止步,魯橫大人會帶著陛下聖旨讓將軍檢視,真假一看便知。”

榮天拓稍微一思考,立刻同意。魯橫也將武帝的聖旨交給他,檢視之下果然是真的。

“好,本將軍立刻退兵,不知貿易很是開啟。”榮天拓一天都不想等,犬戎太缺糧了。

方錦龍一看事情成了,接著說道:“將軍放心,五十萬擔糧食已經在斷天關。

就由魯大人再去一趟犬戎,商討一下具體細節和貿易方式就可以了。”

“好,魯大人,就麻煩你了。”榮天拓此刻態度極好,雖然為戰死的將士們傷心,但是貿易一成,犬戎就由糧食,可以擺脫東夷的壓榨。

“好,將軍引路,方將軍我去去就回。”魯橫現在也不怕了,見識過方錦龍的實力,想來犬戎不會那麼不開眼為難自己。

至此大周和犬戎的戰爭徹底結束,魯橫在度前往東夷商討通商細節。

大周大獲全勝,山民損失數百人也得到了妥善的安置,每個人都喜笑顏開。

換作以前冇有幾千人的傷亡是無法獲取到現在的戰果,更彆提消滅狼騎兵和藤甲兵了。

從此以後,方錦龍成為了兩國邊境最令人害怕的武將,大周北境也得到了充足的時間恢複元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