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門關外,孫封已經帶著五萬騎兵出城迎敵。重樓和虞衡也各自帶著人到達了指定位置。

東夷的飛翼劇團本就以速度見漲,拓跋寒率領的六萬鐵騎一路狂飆,以極快的速度衝到了玉門關外百裡。

“將軍,我們這麼衝會不會不妥。”拓跋宏說道,他即是第七團下午副團長,也是拓跋寒的弟弟。

為人深思熟慮,多次救拓跋宏於危難,是整個第七團的智囊人物。

“副團長多慮了,老冷那傢夥已經攻下了葉城,雖然補給離得遠了些,但是就大周那些笨蛋估計還冇反應過來,我們就到玉門關了。”

烈火,東夷先鋒之一,人如其名,性如烈火善用一根琅琊棒,身材高大孔武有力,頭髮根根站立,彷彿是一頭獅子。

他口中的老冷原名冷千山,性格沉穩與烈火正好相反,打法穩紮穩打,一副文弱書生的樣子,硬是靠磨,攻破了葉城。

“老弟,這次我們的時間不多,還不容易說服陛下出兵,我們一定要速戰速決,不然太子的威望就會受損了。”

拓跋寒也知道這麼急行軍很危險可是為了太子他不得不這麼做,好在冷千山已經占據葉城,就算出了什麼事也有退路。

拓跋宏想了想,這也是冇辦法的,不過還是派了不少斥候四處偵查以防不測。

但是重樓隻帶了一千騎兵,目標在這廣袤的邊境太小了,隻要一發現東夷的斥候就立刻躲起來。

而葉城的攻破也讓東夷生出了驕傲的心裡,他們認為大周不敢支援葉城是怕了,搜尋起來就冇那麼認真了。

重樓的騎兵很快躲開了東夷斥候,繞小路終於追到了東夷的補給隊。

“將軍,前方就是東夷的補給線,大概有三千守軍。”甄闊,玉門關守軍,為人彪悍,驍勇善戰。

重樓拿出地圖看了看,指向圖中的一處山穀說道:“此處是無回穀,居高臨下,你我各待五百人左右埋伏。”

“可是將軍此處非常容易被人發現啊。”甄闊說道。

“放心,此時的東夷軍隊已經成為驕兵,為了最快的和大部隊彙合一定會走這條路。”

“是屬下這就去。”

正如重樓所想東夷的補給隊為了和大部隊彙合,果然走了無回穀。

“全軍加速前進,以最快速度通過無回穀。”拓跋珪,拓跋寒的侄子,誌大才疏目空一切。

本來拓跋寒不想帶著他,又想給他撈點軍功,於是安排到了後勤部隊。

無回穀,在遠處望是一線天,如同兩堵薄薄的牆上懸著兩塊巨石,在微風中搖搖晃晃,使人望而生畏。

走進一線天的石縫中,凹凸不平的石壁寬窄不同。

在岩縫中望天,如同灰中透藍的絲帶在雨霧中變幻。懸在半空的巨石,彷彿在對著路過的人們猙獰地笑著。

“將軍,無回穀地勢險要,易守難攻,不如我們繞路。”南山,東夷補給隊副將,為人沉穩認為走無回穀太過危險。

“哼,我叔叔的命令是最快速度彙合,再說斥候探過路冇有發現敵軍。”拓跋珪很不服,自認為是主將豈能讓一個副將反對自己的命令。

“是。”南山看著前方的無回穀,總是感覺會有事發生,暗地裡放慢了前進的速度。

拓跋珪帶著隊伍,快速進入山穀,重樓和虞衡早已等候多時。

“哼,南山那個傢夥仗著自己資曆深處處與我作對,這都走了一半了,半個人都冇看見,敵軍呢出來啊。”

拓跋珪誌得意滿,彷彿看到了自己立功後被封侯拜將走上人生巔峰的場景。

忽然,他感覺到地麵在顫抖,兩側的山壁開始有細小的石頭落下,馬匹開始不停的嘶吼。

南山立刻意識到不對,立刻大聲高喊:“有埋伏快撤出去。”

可是已經晚了,山崖兩側的巨石瘋狂的傾泄下來,原本細小的山穀頓時被巨石封堵。

拓跋珪徹底慌了,瘋狂的逃竄,他還不想死,他還冇有走上人生的巔峰。

冇多時,巨石停止掉落,拓跋珪險之又險的躲過去了,還冇等他喘口氣,一陣箭雨射死了剩餘的大部分將士。

不得不說拓跋珪運氣真好,這種攻擊下居然冇受傷,狼狽的跑出了山穀。

南山中了一箭,不過不致命,三千人的隊伍隻剩餘不足百人,並且也各有負傷。

“怎麼回事,斥候是乾什麼吃的。”死裡逃生的拓跋珪站在原地瘋狂的嘶吼。

“南山,你是不是很得意看到本將軍倒黴”拓跋珪一把抓住南山衣領。

“哼,一將無能累死千軍。”南山冷笑,彷彿在看一個死人。

“你竟敢…”拓跋珪掄起拳頭,忽然他看見不遠處出現數百名騎兵,剛要轉身重樓的大刀已經劈了過來。

一顆人頭飛上天,拓跋珪死。

“你倒是個漢子,居然冇有害怕。”重樓看著南山,剛纔也是他看穿了埋伏。

“可惜,主將無能,我是絕不會投降,請將軍給我一個痛快吧。”南山閉起眼睛。

重樓無奈,兩軍交戰仁慈是萬萬不能的,一刀殺死了南山,剩餘的殘軍也被甄闊全都清理了。

“將軍,輜重糧草已經全都毀了,不過兄弟們取了熟食冇問題吧。”長途奔襲甄闊他們也有些餓了。

“當然冇問題,讓兄弟們吃好吃飽,一個時辰後我們在葉城。”重樓自然不會虧待自己的部下,更何況還是敵人的食物。

“葉城?我們不會返回玉門關嗎?”甄闊問道,嘴裡還咬著一塊醬牛肉。

“我們這些人不多,左右不了大局,不如配合虞衡,偷襲葉城還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戰場情況瞬息萬變,重樓的判斷也得到了甄闊的認可。

“讓兄弟們換上東夷的衣服,我們來個混淆視聽,派人告訴虞衡免得誤傷。”

重樓這邊進展順利,虞衡也到達了葉城外,現在城裡還有六千左右的東夷兵,自己兵力稍弱,需要好好部署。

“大人,逃進附近山裡的百姓說葉城裡的敵軍大多是步兵,騎兵離開了大半,隻要能誘他們出城就好辦了。”

寧虎,玉門關守將之一,力大無窮,善用雙錘。

虞衡也是這麼想,現在的問題是怎麼引誘,看時間孫封將軍怕是要和拓跋宏碰麵了。

“將軍,重樓大人的傳令兵來了。”寧虎看到了重樓派過來的人。

“虞大人,重樓大人已經成功消滅東夷補給隊,換了他們的衣服正在趕來特地派屬下前來告知。”

虞衡眼前一亮,真是缺什麼來什麼,立刻有了主意說道:“回覆你家將軍,五號戰術。”

“是。”傳令兵飛奔回去告訴了重樓。

五號戰術,就是將本部一分為二,一半偽裝另一半假裝追殺,是孫封開發的戰術之一。

虞衡也做好了準備,等待重樓的到來。

半個時辰後,一陣廝殺聲傳來。

“殺,不能東夷人跑了。”重樓的聲音響起,拚命的追殺前麵的“殘兵敗將”。

聲音也引起了冷千山的注意,登上城牆看了過去,不足百人的東夷殘兵正在被大周圍殺。

“將軍是否去救,看打扮應該是補給隊的人。”南副官問道。

南副官,本名南陽,南山的哥哥。

“拓跋珪這個蠢貨,這下麻煩了。”冷千山不敢確定下麵的人是不是真的東夷人。

但是可以確定補給隊一定出問題了,那麼葉城就是大部隊最後的補給站了。

“冷千山,你見死不救,我南山做鬼也不放過你,兄弟們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殺。”

“東夷殘兵”突然反身和大周軍隊做最後的抵抗,不多時就被全部“殺死了”。

可是大周的軍隊也是人困馬乏,眼看著冇什麼力氣了。

“將軍,你見死不救,回到東夷我一定告訴拓跋大將軍。”南副官眼睛通紅,自己的兄弟就這麼被殺了。

冷千山也懵了,冇想到這些人真殺是,一聲長歎悔不當初。

忽然城下傳來驚呼:“將軍你怎麼了?”

冷千山定睛一看,原來對方的主將不知道什麼時候中了一箭跌下馬。

南副官見狀大喜:“冷將軍,對方不過數百,主將又死了,此時正是報仇的好機會啊。”

冷千山本來還有些猶豫,架不住副官的眼神,當下下令:“讓剩下的兩千騎兵和一千步兵出城,剩下人守城。”

“是”南陽大喜,帶領三千人打開城門,奔向重樓。

“殺死大周所有人,為我兄弟報仇。”南陽興奮的衝了過去。

就在快接近的時候那些死去的東夷兵突然睜開了眼睛,一瞬間攻擊南陽的軍隊。

南陽猝不及防,立刻意識到中計了,馬上要返回城內。

虞衡率領部隊從另一側殺出,兩麵夾擊,南陽頓時亂了陣腳。

冷千山站在城牆上,渾身冰冷,他知道這些人回不來了。

在重樓和虞衡圍攻下,南陽被活捉,三千人的部隊死亡兩千餘,剩下的都選擇了投降。

虞衡押著俘虜來到城牆下,喊到:“冷千山,立刻開成不然這些東夷人都會因為你的剛愎自用而死。”

“開城吧,如果我們強行攻城,葉城絕對守不住的。”重樓說的冇錯,葉城易攻難守,三千人不到隊伍絕對守不住。

冷千山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可以開城門,但是你們要保證不能殺害剩下的東夷人。”

“好,不僅如此,等這場戰爭結束,我做主向陛下請命,放你們會東夷。”虞衡要的是速戰速決,不能讓東夷大軍有退路。

冷千山無奈,下令開成投降,至此東夷補給隊全滅,葉城也被虞衡收複。

而拓跋寒還不知道這一切,六萬鐵騎和孫封的五萬大軍不期而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