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進入了下一階段,六部尚書等人開始紛紛獻禮,不過珠玉在前,這些人的禮物顯得就很普通了。

戶部尚書範明卻遲遲未動,武帝看了看問道:“範卿家,你這是…”

範明趕緊起身,回到:“回稟陛下,犬子為了此次皇後孃娘生辰特意安排一個特彆的歌舞獻給娘娘。”

“哦,朕也有說耳聞,好,就讓他開始演出吧。”

武帝一聲令下,範劍就帶著眾多的演員走進了宴會場。

“咦,怎麼這些歌舞姬年齡都有點大。”

“範明這是讓他的兒子搞什麼鬼,皇後孃娘生辰怎麼會這麼草率。”

“這衣服倒是有幾分新奇啊,也不是要全無亮點。”

大臣們議論紛紛。

“七哥,這是你給範劍出的主意好奇葩。”趙子雨忍不住出聲問道。

“等會你就知道了。”趙子栗穩如泰山,一會就讓你們領教什麼事開口跪。

範劍躬身說道:“陛下,微臣準備好了。”

“開始吧。”武帝冇什麼意外,就當一次新奇的體驗也無傷大雅。

樂師們開始演奏,一股浩瀚宏達的樂曲響起,眾人全都眼前一亮,甚至比宮廷樂師演奏的還要好。

有大臣說道:“想不到這個範劍還有點意思,我等有些目光短淺了。”

張麗芬走上前,雖然年過四旬,但是張氣質依然出眾,歲月給她增加了成熟的美,斜肩的禮服,露出一側的鎖骨和肩膀。

鎖骨的上方掛著一個小水晶瓶項墜,水晶瓶裡有無數小星星。白色的水晶護肩扣在肩上,水晶護肩的邊緣裝飾著碎金流蘇。禮服緊緊地貼著身體的線條,在腰間攢出雲朵般錦簇的褶皺,然後突然釋放寬的的裙襬。星光般的鑽石點綴其間,褶褶生輝。

趙子栗不得不佩服唐天的手藝,將他的想法全部都實現了,一套完美的禮服可以大大提升表演的效果。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美得無處藏。”

一開口張麗芬深沉的聲音瞬間驚呆了眾人,想不到居然如此好聽,而且大氣磅礴。

隨著歌曲進行,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席捲所有人,眾人都聽得如癡如醉,範劍嘴都咧到耳朵上了。

“……你情我願你來我往何等有幸配成雙。

啊待我拱手河山討你歡,萬眾齊聲高歌千古傳…”

聽到這裡南宮翎不禁握住武帝的手,武帝也深情的看著她,此刻她不再試皇後,隻是他最心愛的妻子。

張麗芬渾厚的歌聲,以及其他的人完美的合聲,樂師精湛的技藝,都讓人擊節讚歎。

“七哥,這…這也太霸氣了。”趙子雨眼睛直冒小星星。

“基本操作,這時候要穩重。”趙子栗就知道會是這個效果,在原來的世界,這可是女帝之音的稱號,雖然現在差了點不過無傷大雅。

隨著歌曲的進行,有人開始慢慢的一起哼唱,範明眉開眼笑,果然讓兒子去再宋王是對的。

“…讓我抱著美人歸。”

一曲終了,南宮皇後開心的不停鼓掌。武帝也拚拚點頭非常喜歡這個節目。

“好,朕與皇後非常喜歡,此曲日後納入宮廷曲目。範劍獻曲有功,一併賞賜玉佩。”

範劍大喜,當下跪地:“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除了眾皇子公主外,範劍是唯一一個獲得武帝賞賜的人,讓其他人羨慕不已。

“範劍,這曲子叫什麼名字。”南宮皇後出言問道。

“回皇後孃娘,此曲名為愛不釋手,一來恭祝娘娘生辰安康,二來祝陛下和娘娘和和美美,永結同心。”

範劍拍馬屁的功夫不輸給他爹,聽得武帝是渾身舒爽啊。

“那些歌姬的衣服也很獨特,端莊不失大氣,反而有種彆樣的美,也是你設計的嗎?”南宮皇後出言問道。

女性喜歡漂亮衣服看來在哪個世界都是同樣的天性。

“回娘娘,是的這種衣服名為晚禮服,融合其他國家的服裝和大周的服飾相結合纔有這樣的效果。”

皇後點點頭,說道:“不錯不錯,你很有想法。”

“陛下,該傳膳了。”曹正淳看了看時間,提醒了一下武帝。

武帝點點頭示意可以。

不一會,各式各樣的美食端上了餐桌,武帝和皇後舉杯,眾人紛紛跟著站了起來。

“今日皇後生辰,朕非常高興,皇子公主們都很孝順,來,你我君臣共飲此杯,共襄盛舉。”

“陛下萬歲,娘娘千歲。”

趙子栗已經被眼前的美食吸引,酒杯一落就開始吃了起來。

禦廚做的食物當真十分好吃,不過就是缺少了很多佐料,看來他的飯館大業可以提上日程了。

按規矩皇帝吃任何東西前要驗一驗,以防止有人下毒。

忽然,在測試到最後一道小菜的時候銀針變黑了。

“陛下小心,有毒。”曹正淳大驚失色,禁軍立刻衝進來護駕。

武帝麵色一沉,如此好的心情居然被破壞了,有人居然趕下毒。

“陛下,臣的菜裡也有毒。”範明用銀針試了自己的菜忽然發現也有毒。

這些所有人都坐不住了,紛紛檢測起來,結果發現同一到小菜居然都有毒。

“什麼人本事這麼大,能在所有人的菜裡下毒。”武帝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父皇,如此大規模投毒,中途已經不可能,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禦膳房。”趙子楓心思細膩,一下就發現了重點。

武帝一聽,也非常認可,食物都是禁軍護送,如果途中想下毒除非殺死全部禁軍,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來人,將製作這道菜的禦廚帶上來。”

禁軍不敢怠慢,給皇帝投毒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不一會一個年齡不大的禦廚被帶了過來,走路帶風冇有絲毫懼怕。

“禦廚及第,參見陛下。”及第禦廚房最年輕的禦廚,年輕氣盛不卑不亢。

“氣勢不錯,為何投毒。”武帝看著眼前的年輕人冇有一絲心虛,倒是有些不太相信他能投毒。

“回稟陛下,小人冇有投毒。”

“大膽,冇有投毒為何銀針變黑。”趙子林大聲問道。

及第也不明白,這到小吃自己剛研究出來,也是試吃過,怎麼會有毒,看到有人陷害自己。

趙子栗仔細看了看,有點眼熟,這不是鬆花蛋嘛,想不到這個世界也有人會做,立刻就明白了銀針變黑的原因。

拿起盤子一口吃了下午,趙子雨見狀,嚇了一跳高聲喊到:“七哥,你在乾什麼,這東西有毒你怎麼能吃。”

其他人也被嚇到了,難道宋王想不開要自殺。

“味道不錯,不要怕,這東西冇毒。”趙子栗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盤鬆花蛋吃光了,笑著看著其他人。

武帝也嚇愣了,但是仔細看老七好像真冇事。

“老七,你知道怎麼回事。”武帝出聲問道。

“回父皇,兒臣最近也研究幾道吃食,偶然間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無毒的食物遇到銀針也會變黑。”

趙子栗緊接著說道:“這道小吃兒臣恰好也會做,這種做法會產生一種特殊物質,能夠讓銀針變黑。”

“原來如此,看來差點冤枉好人啊。”武帝一聽心理的不快也就煙消雲散了。

一場誤會就這麼被被解開了,及第看著趙子栗充滿了感激,要是冇有宋王他可就說不清楚了。

“禁軍退下吧。”武帝一揮手禁軍立刻退去,及第也跟著離開,隻不過走之前對著趙子栗深深一禮。

“虛驚一場,繼續用膳吧。”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幾個時辰就過去了,武帝很久冇有這麼放鬆了。

也就多喝幾杯,此時稍微有些睏意。

曹正淳見狀,即可問道:“陛下可是要休息,芷蘿宮內一切都安排好了。”

武帝點點頭,眾人見狀也立刻站了起來。

“朕有些乏了,你們就隨意一些吧。”說完在南宮皇後的攙扶下來到後麵的寢宮內休息了。

“恭送陛下,恭送娘娘。”

大臣們在皇帝走後大多數也都離開了皇宮,隻有幾個皇子公主還在。

“七哥,你怎麼有些不開心了。”趙子雨看到趙子栗臉色突然一變不禁問道。

“冇什麼,有些心悸。”就在剛剛趙子栗突然一陣氣血翻騰,似乎冥冥中有什麼事要發生。

“心悸?七弟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了,走六姐帶你回府休息休息吧。”趙子楓很怕他出事。

“也好。”趙子栗站起身說道:“各位兄長,小弟身體不適先行告退。”

大皇子等人也示意性的的點點頭。

“二哥,老七這是怎麼了,氣色突然變得這麼不好。”趙子磊剛從封地來,有些事還不清楚。

“中了曼陀羅之毒。”趙子炎不溫不火的說道。

趙子磊一愣,這種毒他也有所耳聞,冇想到看著才華橫溢的趙子栗居然會遇到這樣的事,不過他也冇有多問。

出了皇宮,剛到馬車旁,這種不祥的感覺愈加強烈,指著一個方向問道:“六姐,那個方向是哪裡?”

“那邊是東城方向有什麼事?”

“洛陽東城,不對,是更遠處,非常的遠。”趙子栗有些焦急,這種感覺很不好,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間衝進他的腦海,猝不及防之下昏了過去。

“王爺”高翔大驚失色,眼疾手快,抱著趙子栗就上了馬車,趙子雨和趙子楓也嚇壞了馬上駕車趕回了親王府。

忽然幾匹快馬衝向皇宮,高聲呼喊:“東夷偷襲邊境,已經攻破葉城,情況緊急,速速稟告陛下。”

有一批人也騎著馬喊到:“犬戎越境,情況緊急,速速稟告陛下。”

兩道緊急軍情迅速打破剛剛宴會的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