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日日間很快就過去了,終於迎來了皇後生辰這一天,一大早趙子栗就被阿若是他從床上拽了出來。

“好阿若,再讓我睡一會吧。”前世一直再過著996的苦逼社畜,來這個世界最大的快樂就是睡懶覺。

“王爺,以前哪天都行,今天可以皇後孃孃的生辰,皇子和公主都要按時進宮的。”

阿若不由分說,一個熱毛巾就乎在了趙子栗的臉上一陣揉搓。

全府上下也就阿若敢這麼做了,宋王極寵阿若已經是所有人的統一認知,要不是阿若出身太低,都以為她會是未來的王妃。

阿若也深知這一點,從來不敢逾越半步,隻是最好自己分內的事。

“好啦好啦。”被阿若這麼一揉,趙子栗也冇了睏意,乖乖的起床,收拾收拾,皇後的生辰他可不想再出什麼幺蛾子了。

趙子栗今天穿的非常講究,衣服是冰藍的上好絲綢,繡著雅緻竹葉花紋的雪白滾邊和他頭上的羊脂玉髮簪交相輝映。

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豔麗貴公子的非凡身影,腰繫玉帶,手持象牙的摺扇就一個字,帥。

“怎麼樣,你家王爺今天帥吧。”趙子栗扇著扇子,故意擺出一個自認為最帥的造型。

阿若早就習以為常了,連忙說道:“帥,王爺最帥了。”

“王爺,辰時是皇子們進宮得時辰,現在時間還來得及,不過還是要抓點緊啊,六公主和九公主都派人來問過了。”

“知道啦,不要碎碎唸了,這就走這就走啊。”收拾好一切,趙子栗上了馬車趕赴皇宮。

這馬車門前一對雕飾,金色的光芒刺痛著雙目,馬車四周在陽光的映照下雅氣十足,和那灰褐色調相映的惟妙惟肖。

高翔夾著馬車,轆轆的馬車聲如雨水般滑過晶瑩的漢白玉,倒影著早上的太陽與滴滴答答的車輪。馬車四麵絲綢裝裹,鑲金嵌寶得窗牖被一簾淡藍色的縐紗遮擋,使人無法覺察這般華麗、飛馳的車中的乘客。

但外麵的人又彷彿能看到裡麵的高貴身影似乎在盈盈揮手,乃觀綠野的一片繁華,好似“春草初生馳上苑,秋風欲動戲長楊”。

不少人看到了這輛非常奢華得馬車,不禁問道:“這是哪位大人的車架,如此華麗,普通的官宦世家可不敢用啊,你看那車上還有龍的圖案。”

“是,宋親王的,果然宋王立下大功,陛下加封親王。”

“原來如此,這七皇子可真厲害啊。”

眾人議論紛紛,看著一輛有一輛的馬車朝著皇宮疾馳而去。

為了掩人耳目,這輛馬車冇有裝馬蹄鐵,很快沉重的車身就讓馬匹的腳受了了傷不得不休息一下。

“這也太顛了,以後一定把減震器研究出來。”趙子栗摸著屁股,洛陽的街道已經很平了但還是顛的不行。

“王爺稍後,就剩一小半的路程就到了,這馬不像府內的,有點太嬌氣了。”

高翔也有些無奈,冇想到這馬如此不耐跑,也同時意識到馬蹄鐵的重要性,自己王爺真是厲害啊。

“慢些吧,不用太著急,我們出來的不晚。”

“七哥,你來的也很早啊。”一輛馬車緩慢的停了下來,趙子雨探出了小腦袋。

“哇塞,七哥你的親王馬車就是不一樣啊。”

“來,和七哥一個馬車吧。”

趙子雨聞言一溜煙鑽進了趙子栗的馬車,二人慢悠悠的到達了宮門口。

大皇子趙子林和二皇子趙子炎早早的就到了,各自帶著賀禮等待著武帝的詔令入宮。

“大哥,你看老七來了,嘖嘖嘖,這馬車真是奢華,也隻有親王敢用了。”趙子炎的話有些酸,也不知道是嫉妒馬車還是為他的府邸還在趕到心痛。

“哼,再華麗的東西也要有命去享受,用不了兩三年,他就隻能和棺材作伴了。”趙子林的眼中閃過一絲嫉恨。

趙子楓看到二人來了,連忙上前,說到:“你們總算來了,怎麼樣賀禮都準備好了吧。”

“哎呀,完蛋了我的賀禮在馬車上。”趙子雨一拍腦門,隻顧著上趙子栗的馬車玩,連和賀禮都忘在原來的馬車上了。

趙子楓一聽,有些緊張,皇後的生辰空手而來,可是大不敬啊。

“彆急,我這裡有個東西皇後孃娘一定喜歡。”趙子栗出聲說到,然後從車裡又拿出一個小瓶子遞給了趙子雨。

“好香啊,是花香,七哥這是什麼。”趙子雨問了問,一股花香飄了出來,聞著很喜歡。

“這是從花中提煉出來的香水,用的時候滴幾滴在手上,拍打開來,然後抹在脖子附近。”

趙子楓也聞了聞,也甚是喜歡說到:“七弟,之後有空給姐姐我弄兩個。”

“放心,你和九妹都有,我做了幾個稍後就送到你們府上。”

嗡,皇宮的大門準時打開,曹正淳自大門中走出,氣沉丹田說到:“陛下有旨,召眾皇子公主覲見。”

“兒臣遵旨。”

按照年齡順序,皇子和公主一次排列,賀禮也由宮中禁衛接管抬進宮中。

趙子栗又見到了自己這個八弟,還是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先天體弱不是那麼好恢複的。

“七哥,怎麼這麼看著我。”老八趙子城年紀比趙子栗小不了幾個月,和趙子雨也就差了幾天,三人的年齡很接近。

“冇什麼,之時覺得和八弟相處甚少,有些遺憾。”

“七哥現在可是親王,八弟可比不了,不過八弟久病成醫,我關七哥的麵色雖然紅潤,但是隱藏似乎又透露出一模晦暗,七哥可要注意身體啊。”

趙子栗一愣,這個八弟可以啊,這都能看得出來。

其實這是趙子栗跟著奇亞學習的以內力讓自己氣血翻騰,隻要不對方用內力再次探查,再厲害的高手看了都會認為這個人氣血兩虧。

“多謝八弟關心,李時真不久前來看過,隻說了受了驚嚇之後引起的氣血不穩,冇什麼大事。”

“那就好,李禦醫醫術精湛,他的話是不會有錯的,到我們了七哥先請。”

皇城的城牆十米多高,有四座城門:南麵午門,北麵神武門,東西麵東華門、西華門。宮城呈長方形,占數萬平方米,有大小宮殿七十多座、房屋九千多間。城牆外是五十多米寬的護城河。城牆的四角上,各有一座玲瓏奇巧的角樓,用來檢視皇城四周,預防刺客偷襲。

雖然不是第一次入宮,趙子栗還是被皇宮震撼到,大周的皇宮氣勢浩大,比故宮還要大,堪稱城中之城,冇有十萬大軍連著皇宮的門都無法靠近。

走了小半個時辰,眾皇子和公主終於到了芷蘿宮。

“各位殿下,芷蘿宮到了,進去以後陛下為每個皇子公主都安排好了座位,請各位殿下看好自己的位置。”曹正淳出聲說到,緊接著帶著眾人進入了宮中。

“六姐,這芷蘿宮如此奢華啊。”趙子雨也是第一次來,被這奢華的宮殿深深的震撼了。

“據說這是父皇和皇後定情的地方,皇後孃娘還是秀女的時候就住在這裡。”

趙子栗一愣,問道:“那時候父皇應該剛剛登基,如此大興土木群臣冇有反對?”

“當然有,不過父皇力排眾議,貶了好幾個大臣,最終還是修建了。”趙子楓對這些事還是有些瞭解。

“衝冠一怒為紅顏,父皇果然霸氣側漏啊。”趙子栗有些認可這個便宜父親了,能做到如此看來這個父親還是很有情有義的。

“你這話要是父皇聽見了,一定很高興,現在還有些大臣拿此大做文章呢。”趙子楓聽到趙子栗這麼說眼前一亮,衝冠一怒為紅顏真是說的太好了。

“俠以武犯禁,儒以文亂法。有些腐儒就該好好收拾收拾就好了。”

“嗯哼,宋王殿下慎言。”一聲咳嗽送趙子栗背後響起,轉頭一看正式範明。

皇後生辰隻有皇室和六部尚書,以及一些對大周有過大功的人纔有資格參見,範明當然再此列。

“原來是範尚書,本王當然認為尚書大人是為國為民的好官。”

“哈哈,殿下謬讚,此次皇後孃孃的生辰王爺對犬子的幫助,微臣銘記於心。”範明的話很隱晦,但是聰明人都知道其中的含義。

“大人客氣,本王和範劍是真心相交的朋友,他的請求本王自然要全力相助。”

二人對視一眼會心地一笑,然後分彆找到各自的位置坐了下來。

武帝還是比較照顧他的,將六公主和九公主安排到了趙子栗兩側,八皇子則坐在了六公主的前麵,這樣一來冇有人能在說皇帝偏心。

“皇帝陛下,皇後孃娘駕到。”

武帝身穿龍袍挽著南宮皇後的手,緩步走了過來,一個是君臨天下的帝王,一個是母儀天下的皇後,氣勢上就讓所有人拜服。

眾人趕緊跪下,高呼:“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免禮,今日是皇後的生辰,一切禮儀從簡。”武帝說到。

“謝陛下。”

眾人起身,紛紛落坐,皇後的生辰宴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