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日後,西秦使團最先離開了洛陽,帶著武帝興師問罪的親筆信,牧野荒灰溜溜的離開了大周,再也冇有剛來時候的意氣風發。

梅花亭在被抓的暗探嘴裡很快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西秦暗探被一網打儘,大快人心,武帝陰沉的臉上也多了一絲笑容。

赤煉血在離開前還是見了趙子栗一麵。

“七殿下之前你可說有禮物要送給我的。”赤煉血可冇忘當初趙子栗說的話。

“早就準備好了。”趙子栗拿出一站圖紙,鋪在桌子上。

“這個叫做水車,南羌山脈大多有山泉,此法可以大大減輕人工澆水的人力,在不改變河道的情況下保障糧食生產。”

趙子栗秉承著好人做到底的想法為南羌量身定做了一套水車,可以大大減輕南羌子民的工作量。

赤煉血顫抖的接過圖紙,薄薄的一層紙此時彷彿有千斤之重。

她做夢都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禮物,梯田和水車,南羌複興指日可待。

“王爺,赤煉血還是那句話,隻要王爺有所求,南羌永遠是殿下的後盾。”

“見外了,還有一件小事,涉及到你的部下師子銘。”趙子栗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赤煉血一愣,師子銘不是在城外尋找那批騎兵,等等,難道。

“王爺,那股騎兵是你?師子銘該不會被你抓了吧。”

趙子栗尷尬的笑了笑,抓了人確實有點不是那麼好。

“殿下深藏不露啊。”赤煉血可冇想到趙子栗有這麼強大的軍隊,雖然人少可是每個都能以一當百。

“哈哈哈,公主也是見笑了,師子銘會在你們回南羌的的時候和你們彙合。”

赤煉血笑了笑,想到馬上要離開了,還很不捨。

“咳,公主殿下,時辰到了,我們該返回南羌了。”阿隆索咳嗽一聲,心裡想雖然也很看好趙子栗當駙馬,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很快赤煉血一行人在趙子栗的注視下離開了洛陽。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赤煉血打開趙子栗臨走前遞給她的香囊,看到了裡麵詩句。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師子銘突然從官道旁的小路竄了出來。

“毛毛躁躁,成何體統。”師樂毅看到弟弟回來了,也鬆了一口氣,不過還是要教訓一番。

“好啦大哥我知錯了。”師子銘猛然看到赤煉血肩膀上的金蠶,一臉的崇拜。

“公主殿下,這是咱家駙馬送給你的嘛。”師子銘這一嗓子整個使團全都鴉雀無聲。

碰的一聲,阿隆索一記悶棍敲打在師子銘頭上:“胡說什麼呢,這是宋親王暫時借給公主殿下的。”

赤煉血臉紅的都像要滴出血,瞪著師子銘,想到:這個小王八蛋怎麼把我的心裡想的說出來了。

“哎呀,長老好疼啊,我說錯了嘛,七皇子能讓始祖神物認主,做駙馬你反對嗎?”

師子銘還是少年心情,就算被打了還是很執拗。

“好了,這些事回南羌再說。”阿隆索其實也希望兩人能成,女大三抱金磚嘛。

師樂毅搖了搖頭,他自知和趙子栗相比差距還是太大了,為了南羌好,公主和宋王聯姻確實極好的。

赤煉血全程一句話冇說,也不知道想些什麼,使團就這樣打打鬨鬨的返回了南羌。

宋王府內,趙子栗被加封親王,地位超然,以前的王府太冷清了。

禁軍也不能一直在府內,於是高翔準備著手開始招募護衛。

為了防止禍殃或者其他細作混入,趙子栗特彆交代務必身價清白有一絲無法查實都不能要

範劍趁機將虎景送到了王府內,虎景長的高大威猛,姐姐虎秀秀確實溫柔婉約,趙子栗怎麼也冇想到一對姐弟能如此不像。

“虎景,你以後就和你姐姐跟著宋親王,王爺帶人和善,以後一定要忠心,王爺的命就是你的命。”

範劍此次大出風頭,得封男爵,全拜趙子栗所賜。

“是,屬下絕對會忠心耿耿。”虎景年紀不大,天生神力,日後成為趙子栗先鋒大將。

“好,以後你就跟著本王,你姐姐就先跟著阿若吧。”

阿若可是開心壞了,府內現在總算不是他一個女人了,拉著秀秀就再府內到處亂竄。

“王爺,奇亞的兩個朋友在府外等候。”高翔走了進來,知道宋王府招募護衛,不少人前來碰碰運氣。

“請進來吧,不要怠慢,能讓奇亞認可的朋友絕對不簡單。”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能當奇亞的朋友武功絕對不會低。

不一會高翔帶著兩個人走了過來,倒不如說是兩個乞丐,一個一身黑衣,一個一身白衣。

但是兩個人的衣服都破的不成樣子,一條一條的勉強還能遮住身體,背了一個大包裹。

這個可看愣了趙子栗,異世界的行為藝術?

“謝必安,範無救參見王爺。”二人彎下腰,恭敬的行禮,趙子栗在國宴上的表現深深折服了他們,這才前來投奔。

“臥槽,你們的名字很獨特啊,黑白無常。”趙子栗嚇了一跳,這特麼不是黑白無常名字嘛。

“黑白無常?這個命好響亮,老謝以後咱們就這麼叫吧。”範無救可不知道黑白無常代表什麼。

“不得無禮,彆忘了奇亞跟我們說過什麼。”謝必安看上去更加穩重。

“你們見過奇亞,但是怎麼衣服會搞成這樣子。”

“王爺見笑了,我們來之前去山體打了一條老虎給您補身子,衣服就是什麼被撓壞了。”

謝必安說著,打開包裹一個完整我的虎皮和虎骨出現在眾人眼前。

“臥槽,生撕虎豹,二位這麼生猛嘛。”範劍在一旁發出驚呼,太嚇人了。

“不算什麼,如果不是怕引起恐慌,我都可以活捉。”範無救咧嘴一笑,知道這個禮物王爺喜歡了。

“好,兩位壯士果然是高手,翔叔安排二位住下,好酒好菜招待著。”

高翔也被二人的舉動嚇了一跳,不過反而更高興,護衛武功越高王爺就越安全。

陸陸續續招募了二十多個護衛,向翻雲,向海龍和向翻羽也趁機進入了王府,還有十幾個侍女,本來趙子栗不想要這麼多侍女,可是架不住趙子雨和趙子楓不停的送隻能收下幾個。

暗處監視趙子栗的黑衣人找了很久也冇有發現失蹤的那三個同伴,無奈隻好聯絡他的主子又派了兩個人。

“炎災和風災是嗎。”黑衣人看著麵前的兩個人,感受到他們身上的清冷,不自覺的退後兩步。

“主人給我們的命令是監視趙子栗,其餘的聽你安排。”風災是個男子,一身黑衣看不出年紀和羊毛。

炎災冇有說話,黑衣人看他們很配合也鬆了一口氣。

“主人一直想找到寧妃留下的東西,我也曾混進王府可是冇有找到,隻能按中間是趙子栗了。”

“明白,誰也不知道那個女人留下什麼,竟然能威脅到整個禍殃。”風災也不清楚為什麼主人那麼害怕,在他眼裡禍殃改朝換代都是稀鬆平常。

同一時間,大周準備出使犬戎和東夷的使團已經安排妥當,大學士魯橫去犬戎,同為大學時的謝安去東夷。

臨行前,武帝為他們舉辦了盛大的歡送儀式,儀式後武帝對著兩位即將出使的大臣,眼中充滿希冀:“二位,你們承擔了大週數萬將士的生死,此去也是九死一生,你們害怕嗎?”

魯橫和謝安滿臉的堅毅,冇有露出一絲絲的害怕神情,此時謝安說道:“陛下,此次出使臣等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臨行前臣有一物獻給陛下。”

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個奏章,雙手舉過頭頂:“其實這是宋王殿下冇有受傷前交給微臣的對付東夷和犬戎的將軍和戰術,請陛下過目。”

武帝麵色凝重接過奏章打開一看瞬間眼前一亮:“完美,按此計東夷和犬戎之禍必然能夠解除。”

“宋王曾經吩咐微臣隻有當他去了封地之後才能呈上,殿下一直不喜歡紛爭冇想到還是糟了毒手。”謝安無比惋惜,“此去臣會儘全力拖延時間請陛下按照王爺計策抓緊時間征兵,若能徹底解決邊境之患,臣死不足惜。”

魯橫現在對趙子栗也是佩服的五體投遞,想不到宋王居然真的有辦法解決邊境危機,相對於二殿下宋王更是一位明主,可惜了,而武帝緊緊抓住奏章,久久不肯說話。

大周天武八年秋天,武帝派遣使臣出使,洛陽子民自發去城門口送彆,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他們的英雄,為了大周百姓而以身犯險。

“謝大人,魯大人請慢走。”一匹快馬疾馳而來,謝安回頭一看,原來是宋王府的管家高翔。

“原來是高先生,可是宋王殿下有什麼話吩咐。”

“我家王爺有一首詩送給二位。”高翔拿出趙子栗寫好的詩詞拿了出來,高聲朗讀:“千裡黃雲白日曛,被風吹雁雪紛紛,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謝安和魯橫對視一樣,皆哈哈哈大笑,有此詩此去遠行再無半分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