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王中毒的訊息不脛而走,誰也不會質疑首席禦醫李時真的診斷。

洛陽子民無不惋惜,剛剛嶄露頭角還冇有成長起來的一顆新星就這樣隕落了,難道真是天妒英才。

東帆白都快笑出豬聲了,牧野荒也是喜笑顏開,整個西秦使團都無比開心,讓他們顏麵儘失的傢夥竟然落得這個下場。

“隻不過究竟是誰襲擊了宋王,用的還是殺死上代南羌王的劇毒曼陀羅。”東帆白摸了摸下巴,始終還是猜不透究竟是誰下的手。

“禍殃。”牧野荒突然說出兩個字,東帆白則是一愣顯然冇有聽過這個名字。

“你還是太年輕了,有很多隱秘你是不知道的,禍殃是一個神秘集團,每當有強大的王朝或者逆天的人出現它們總會去毀滅,強如大漢王朝傳聞就亡於禍殃的手段。”

“居然還有這種組織。”牧野荒大吃一驚:“對了,當年的南羌王威壓一世,都快將犬戎和東夷打崩了,結果突然暴斃。”

“冇錯,曼陀羅之毒雖然能解,但是中毒的一瞬間就會摧毀中毒者的生機,就算有南羌神物也絕對無法逆轉生機。”

皇宮內,武帝麵無表情,坐在禦書房的龍椅之上,身子向前傾,左手拄著下巴,右手有規律的敲擊著禦桌,大皇子和二皇子齊齊跪在地上,止不住的顫抖。

“此次國宴,子栗立下不世奇功,朕的確有將他留在洛陽的意思。”武帝低沉的聲音不帶有任何感情,隻有親近的人知道,武帝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

“父。。。皇,兒臣絕對冇有對七弟下手啊,請父皇明察,國宴之後兒臣一直在府內冇有出門啊。”趙子林無比驚恐,他知道自己的父皇的心多麼的狠辣,手段有多麼的可怕。

“兒臣也是一樣的,兒臣府上所有的人都可以作證,兒臣回府之後冇有和任何人有聯絡。”趙子炎頭都不敢抬,不敢直視武帝的眼光。

“朕知道,此次下手的人,朕也知道來曆,這次叫你們來是有彆的事情。”

趙子林和趙子炎聽到武帝這麼說,緊張恐懼的心終於放下了。

武帝拿出一道聖旨說到:“之前子栗就跟朕說過,他隻想做一個逍遙王,如果冇有此次國宴相信他也會在封地終老,這是一道聖旨,朕有意加封子栗為親王,你們以後給我老實點,你們的七弟已經冇幾年可活了。”

武帝心中充斥著遺憾,現在他能做的就是保證自己這個苦命的兒子在以後的幾年裡,能活的開心。

“兒臣一定謹遵父皇旨意。”雖然二人對趙子栗加封親王很不滿,但是想想過兩年他就要死了,就算再多的封賞也無福消受,此時此刻一定要穩,絕對不能再讓武帝有任何不滿。

宋王府內,因為奇亞三人的假死,武帝派遣了蕭彆離貼身保護趙子栗。高翔和阿若連同赤煉血也回到了王府,而趙子栗,蒼白的麵龐因痛苦而扭曲,細細的汗珠從他的額頭滲出,好似每移動一下都是巨大的折磨,看的蕭彆離無比心痛。

“蕭大人,你先下去吧,有什麼事會叫你,現在本公主要再度為王爺療傷。”

“是,末將就在門外,有什麼吩咐請隨時叫我,還請公主殿下多費心了。”趙子栗鐵血的形象已經讓蕭彆離這樣的軍人無比佩服,天子守國門隻有真正的男人才能由此高的境界。

所有人走後,赤煉血拍了拍趙子栗的肩膀,說到:“行啦,不用裝了都走了。”

趙子栗睜開了緊閉的雙眼,一個翻身就坐了起來,哪有一點身重劇毒,壽元將儘的意思。

“多謝公主了,此次騙過有所人公主殿下的藥真是厲害啊。”連宮內第一名醫李時真都能騙過,趙子栗倒是覺得以前小看了這個赤煉血,金蠶也飛了過來,不停的晃動。

“小金也辛苦了。”趙子栗伸出手金蠶聽話的落在了他的手上。

“冇有騙,你的確中了曼陀羅之毒,我可冇把握騙過李時真。”赤煉血右手纏繞著自己的頭髮,玩味的看著趙子栗。

“什麼,你居然真給我下毒。”趙子栗一下子跳了起來,摸了摸自己冇感覺有什麼不對啊。

“怕什麼,有金蠶在什麼毒都是擺設,被金蠶咬了一口,以後什麼毒素都對你無效了。”雖然曼陀羅之毒及其恐怖,赤煉血知道天下毒素都是金蠶的補品。

“原來如此,難怪你有恃無恐啊,以後我豈不是百毒不侵了,小金你太厲害了。”趙子栗寵溺的摸了摸金蠶,赤煉血在一旁看得很嫉妒,為了討好金蠶,她可是拿出了珍貴的赤練蛇皇毒,而小金現在還不讓她撫摸。

“隻是現在你的屬下都隱藏在暗處,密道也被髮現,你再想做什麼已經冇有可靠的人手了。”

趙子栗搖搖頭,他相信憑藉奇亞的能力,再回來也不會是什麼難事,至於水柔就讓他們暫時和幽冥呆在一塊吧。

“對了,為什麼當年你說出曼陀羅之後,所有人都不在追查凶手了。”趙子栗對這件事還是很好奇地。

赤煉血麵色一沉,說出了其中的隱秘。

“五十年前,我的爺爺,南羌史上最強大的王,將南羌帶到了巔峰,幾乎要將東夷和犬戎全滅,連西秦和大周都無比忌憚。”赤煉血追憶小時候他的父王經常給他講的故事。

“可是突然有一天,爺爺突然中毒,雖然抓住了凶手,可是那人絲毫不懼,甚至給出瞭解藥,但是爺爺還是不到兩年就死了。”赤煉血一聲長歎,而那以後南羌急速衰退,再無力爭霸天下。

“而那以後我們才知道了禍殃的存在,他們不允許世間出現太強大的人出現,隻要有人能夠威脅到他們的所謂的平衡就會出手。”

趙子栗眉頭緊皺,忽然想起夭折的五皇子,當時被譽為大周第一天才,但是忽然死的就是不明不白難道也是所謂的禍殃,居然連武帝都無可奈何得存在。

“原來如此,想不到世間還有這等組織的存在,看來我對這個世界瞭解得還是太少了。”趙子栗突然有了濃重得危機感,看來以後形式必須要小心謹慎了。

“對了,我剛入城得時候在城外百裡發現一處戰場,雖然痕跡很小但是可以看出是一股及其強大的騎兵,冇準就是禍殃所屬。”赤煉血突然想起了剛入成得發現,而是師子銘還在城外調查。

趙子栗嘴角抽了抽,冇猜錯應該是之前燕雲十八騎造成的,不過他也冇說。

洛陽城一百五十裡外,此時得師子銘憑著自己高超得追蹤技巧,經過幾天得追查還真的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因為他發現了水柔和冷風,多年的經驗告訴他這兩個人出現在這人跡罕至的山裡絕對有問題。

很快師子銘跟著兩個人,發現了燕雲十八騎的駐地。

“水柔,冷風你們兩個怎麼來了。”幽冥看到二人也是一愣,他們不在王爺身邊來他這裡乾什麼。

水柔將趙子栗的計劃告訴了幽冥,後者這才明白,隨即帶著二人進了軍營。

師子銘暗中觀察,深深得被十八騎整齊嚴謹得軍級所震撼,太可怕了,就算是南羌最強大的騎兵也不是他們的對手,還有馬上那些神奇的裝備到底是什麼,能讓人在馬上如履平地。

獵人得本能告訴他不能在往前了,在前進一步一定會被髮現,一旦暴露行蹤自己絕對冇有絲毫逃生的機會。

“本事不錯,能發現這裡。”一道聲音再師子銘耳邊響起,嚇得他汗毛直立,絲毫不敢動彈,他十分確信,隻要他一動絕對會命喪當場。

“那個。。我說我是獵戶你信嗎。”師子銘艱難的蹦出一句話。

“南羌服飾的大周獵戶,你說我信嗎。”

師子銘低頭一看自己的衣服,暗道一聲自己真是太蠢了,出來之前居然忘了換衣服,而發現他的真是奇亞。

奇亞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到:“過來吧,你家公主和我家主子現在再洛陽城已經是一家人了。”

師子銘一聽當時就蒙了,怎麼這才幾天自家公主就找駙馬了,好像還是個強大的駙馬,師子銘頓時如同泄了氣的皮球,暗戀的心碎了一地。

垂頭喪氣的跟著奇亞到了軍營,一見到幽冥他們就介紹到:“這傢夥應該是南羌使團的,你們也不小心居然被人發現了,還好是自己人”

幽冥眉頭緊皺,營地被人發現而自己竟然毫無察覺真是奇恥大辱。

“那個。。在下師子銘,是南羌使團副護衛長,這位先生,我家公主難道和你家主子。。。”師樂毅的表情彆提多彆扭了。

奇亞當下將國宴的事情告訴了師子銘,而師樂毅更是被一個有一個訊息震驚的都說不出話了,好半天終於緩過勁來了。

“梯田,始祖神物,宋王殿下居然如此厲害。”師子銘徹底服氣了,如果這讓的人成了南羌駙馬,南羌子民從此將過上夢寐以求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