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正淳一路小跑,隻恨少生了兩條腿。急沖沖的趕到了梅花亭的駐地,此刻周不歸也在,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皇帝身邊的大紅人這麼慌張。

“曹公公,你這是怎麼了,出什麼大事了嘛?”周不歸上前問道。

喘了兩口粗氣,曹正淳忙不迭的說到:“快,趕快將血千尋叫過來,宋王出事了,陛下有旨,命令血千尋最快的速度救回宋王,如果宋王出有什麼意外,整個第二亭一同陪葬。”

周不歸一聽,嚇了一跳,國宴上的事他也知道了,這個節骨眼上,宋王居然出事了。

趕緊找到了血千尋,告訴了她皇帝的旨意。血千尋也是一陣暈乎,真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也不敢遲疑,帶著血梅和其餘第二亭的人馬趕赴宋王府。

宋王出事轟動全城,剛剛立下大功,晚上就讓人給劫走了,這任誰都會多想,嫌疑最大的就是西秦和那二位皇子了。

東帆白一聽有人劫走了趙子栗,高興的拍手叫好:“哈哈哈,不管是誰,真是為我出了一口惡氣啊,讓這個宋王得瑟,出事了吧。”

牧野荒也是滿臉微笑,隻是乾枯的臉笑起來比哭還難看。

“先生,你快去門口看看吧,出事了。”夜翼急匆匆的趕過來,身上還有一股惡臭。

東帆白捂住鼻子,說到:“你身上什麼味,還有出什麼事了。”

“先生,宋王出事,洛陽的子民以為是我們做的,把驛站圍起來了,屬下一時不注意被他們潑了糞水。”夜翼一臉的無奈,自己隻是個護衛,這都是什麼事啊。

“糟了,中計了,一定是有人暗中煽動人群,將宋王的事情引導我們身上來。”東帆白瞬間就明白,這趙子栗剛出事就有人圍困驛站,一定是有人想要禍水東引。

“這時候說什麼都是錯的,告訴所有人,無論外麵如何嘲諷謾罵都不能迴應。”

大皇子也收到了趙子栗被擄走的訊息,趕忙找來賈詡:“賈師傅,你說這會是西秦還是老二做的。”

“猜不出來,西秦應該冇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在京城劫人,二皇子出手也不會弄出這麼大的動靜。”賈詡這回也是徹底蒙了。

“殿下,賈先生,府外突然來了多了些梅花亭的人,冇有進府隻是在府外看著。”這時候大皇子的管家淩晨走進來稟報。

趙子林一愣,轉過頭究竟明白了:“不用理他,這八成是父皇派來的,打草驚蛇看看我們會不會慌亂。”

二皇子趙子炎這邊也是一頭霧水,他也冇想到會有人在這風口浪尖上對趙子栗出手。

“司馬彥,看來有第四方人出手了,西秦和老大絕對不會這時候動手的,有人是想利用這個時機對趙子栗做些什麼然後嫁禍給其他人。”

“殿下說的不錯,不管這人是誰,現在所有人都會懷疑我們三方,剛纔底下人來報,西秦驛站已經被人圍住了,大皇子府周圍也出現了梅花衛,我剛纔出去看了,殿下府周圍也有暗探。”

趙子炎想了想,說到:“現在什麼都不做,靜觀其變,一旦被人盯上就麻煩了。”司馬彥深以為然。

皇宮的一個角落,一個錦衣華服的人帶著麵罩,走到了禦花園的一座假山的後麵,此時已經有人在這裡等著他了。

“你們怎麼回事,然你們盯著怎麼出手了,還鬨出這麼大的動靜。”說話的人偽裝了聲音聽不出男女。

“回主人,不是屬下下的命令,負責監視的三人現在也聯絡不上了,屬下也在查究竟發生了什麼。”

“哦,看來有人利用我們的人做了什麼,哎,這些江湖人就是靠不住。”華服主人一直搖頭,說到:“在發現他們三個立刻滅口不要留下證據。”

黑衣人點點頭,快速的離開皇宮。

梅花亭的搜尋一直到第二日淩晨,期間高翔已經被送進宮接受皇帝詢問,赤煉血也帶著阿若出現在眾人視線當中,此時的她麵色凝重,阿若也是眼神通紅,精神恍惚一看就是受了莫大的刺激。

武帝坐在禦書房,身上散發出來的煞氣讓一旁的曹正淳一直在打冷戰,高翔則跪在地上,身上的傷已經經過處理,血已經止住,隻不過留了太多的血,臉色十分蒼白。

“你是叫高翔吧,告訴朕宋王府究竟發生了什麼。”武帝陰沉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栗,瞪起了眼,眉毛一根根豎起來,臉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憤怒地盯著高翔。

“回稟陛下,昨日王爺回來之後,派侍女阿若去南羌使團送信,赤煉血公主早些時候將金蠶蠱借了過去王爺想知道情況怎麼樣了,可是剛剛入夜的時候,三名黑衣人突然衝了進來,好像要找什麼東西。”高翔顫顫巍巍的再說著。

“王府本來人少,王爺心善買了一些奴隸又都放走了,剩下的幾個發現了賊人一番激戰,就都戰死了,奴才也是被一個護衛拚死扔出了王府,這才遇到了禁軍。”

高翔聲淚俱下,演技之高就差頒一座奧斯卡小金人了。

“你先退下吧。”武帝深吸一口氣,對著曹正淳說到:“西秦和老大老二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回稟陛下,西秦被百姓圍住了,大皇子和二皇子府梅花亭的人都在看著,目前還冇有異常。”

又過了幾個時辰,天已經大亮了,血千尋急得也是滿頭大汗,擄走宋王的人準備的太充足了,還挖了密道,難怪能躲開禁軍,這要多少人一起行動啊。

趙子栗將原來的密道偽裝也一番,看上去就像剛挖出來,就是要人覺得大是量人力才能完成,纔不會讓人發掘是自導自演。

“亭主,前方城牆下發現有人。”血梅一番搜尋,突然在城牆下發現了一個昏迷不醒的人,連忙帶回來。

血千尋一看果然是宋王,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一番檢視身上冇有外傷,大概是什麼迷藥之類的,想也冇想立刻待人回宮了。

周不歸一直在皇宮門口等著,看見了血千尋,上前問道:“怎麼樣,找到了嗎?”

“形不辱命,殿下性命無憂,隻是昏迷已經帶來了,禦醫來看看吧。”

周不歸大喜,這下梅花亭不用受罰了,連忙進宮稟報。

武帝還在等訊息,看到周不歸一臉笑容的進來,麵色纔有所緩和,他知道人找到了。

“啟稟陛下,血千尋已經找到宋王,人已經帶進宮禦醫正在檢視,請陛下放心宋王冇有受傷,大概什麼迷藥暫時昏迷不醒。”

“好,此次梅花亭有大功,朕回論功行賞。”武帝迫不及待的去看望趙子栗,現在可是他的心頭寶啊。

東帆白和大皇子二皇子同時收到了訊息,遺憾的同時也有些慶幸,要是趙子栗真出事了,他們三個也絕對好不了。

太醫院,幾名太醫正在圍著趙子栗團團轉,他們經過把脈之後發現宋王脈象很平穩,冇有內傷,也冇有外傷,試過毒也冇有發現中毒的跡象,就是醒不過來。

“陛下駕到。”太醫們連忙迎接武帝。

“不用下跪了,告訴朕,宋王現在如何了。”看到昏迷不醒的趙子栗,武帝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陛下,我等查驗過宋王既無外傷,也冇有內傷,還冇有中毒,我等一時也冇有找出王爺昏迷的原因。”李時真,太醫院院長,行醫幾十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朕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救醒宋王,否則太醫院一同陪葬。”

“陛下,微臣怕這是什麼奇毒不敢出手,聽說宋王國宴之時造出了南羌神物金蠶蠱,據說能剋製一切奇毒,不如一試。”

“金蠶蠱,好,來人叫赤煉血立刻帶著金蠶蠱進宮。”武帝連忙下令。

“陛下,赤煉公主聽聞殿下有事,一早就在宮門外候著了,奴才這就叫她進宮。”曹正淳轉深出了太醫署,不一會就將赤煉血帶了進來

“赤煉血蔘見陛下。”看著昏迷的趙子栗,立刻露出了擔憂的神情,金蠶也從她肩膀上飛了過來在趙子栗身邊不停的轉動,似乎實在擔心他。

武帝看著赤煉血,點點頭說到:“你有心了,快來看看。”

赤煉血不敢大意,做戲也要讓所有人都看不出來痕跡才行,連忙上前,冇有把脈,而是用鼻子在趙子栗身上聞了聞,忽然她臉色大變。

武帝看出赤煉血的神情連忙問道:“是不是發現了什麼,金蠶能解決嗎”

“陛下,這是名為沙漠曼陀羅,極其稀有,但是赤煉可以解,各位太醫隻是冇見過所以冇有查出來。”赤煉血說到。

李時真恍然大悟,說到:“難怪查不出是什麼毒,居然是曼陀羅,但是這毒的後遺症。。。”

“什麼後遺症,既然可以解毒為何還有後遺症。”武帝這個心七上八下的,一會能解毒,一下又有後遺症。

“陛下容稟,此毒毒性並不立刻致命,可怕的是他的後遺症,據說中此毒者就算解了毒,身體也會變得奇差,而且絕對活不過三年。”

赤煉血也說道:“上代南羌王就是中了此毒不幸去世,當年集合整個南羌所有的力量也冇有救活。”

武帝一個趔趄差點昏過去,剛得到的麒麟子就這失去了,不甘的搖了搖頭:“也罷,天意如此啊,赤煉血你先給宋王解毒吧。”

赤煉血點點頭,金蠶飛到趙子栗額頭上,咬了一口,赤煉血趁機也喂下瞭解毒靈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