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宴結束了,很快訊息就傳遍天下,文采非凡的巾幗英雄六公主,力挽狂瀾打敗棋聖折服南羌的七皇子成了人們口中的英雄。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六公主此詩真是寫出了大周將士的心願啊。”

“我還是最喜歡恐驚天上人,太絕了,絕啊”

“哼,木蘭辭寫的更好,看以後還敢不敢輕視我們女人。”

無數的文人墨客紛紛傳頌這些詩詞歌賦,一時間京城大街小巷都在議論。

西秦驛站,東帆白聽聞手下人將國宴後段發生的事,握著茶杯的手遲遲不肯放下。

原以為七皇子打敗棋聖已經是驚世駭俗了,想不到連南羌始祖神物都弄出來了,還整出了什麼梯田。

傻子都能明白南羌絕無可能再和大周起衝突,而且南羌隨著糧食增產國力也會大大增加,這對西秦可絕對不是好訊息。

弄不好以後西秦就要腹背受敵,七皇子真是他命中的剋星,事先準備竟然全部失敗了。

“彆太擔心了。”牧野荒已經醒了,也恢複了正常,被天魔大褂衝擊的心神也得到了一定的恢複。

“牧野先生,我怎麼能不擔心,大周和南羌必然會結盟,大周就有更多的有生力量對付我們了。”東帆白愁眉不展。

“這個七皇子冇有根基,此次立下不世奇功,武帝肯定會大加封賞,你說他的那兩個哥哥會怎麼辦。”

老而不死是為賊,牧野荒就是太賊了。

東帆白眼前一亮,立刻愁雲消散:“還是牧野先生看的更加透徹,我們什麼都不做,靜觀其變。”

牧野荒點點頭,被打敗兩次的他此時對趙子栗充滿了怨恨。

南羌則不同,當赤煉血在使團展示金蠶蠱的時候,包括師樂毅在內的所有人全都痛哭流涕,始祖神物復甦這是南羌大興的征兆啊。

在聽說了趙子栗所說的梯田之法,眾人更是驚訝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紛紛將趙子栗當成了最大的恩人。

大皇子這邊一回府就找到了賈詡,告知了國宴上發生得全部的事情。

賈詡也是大吃一驚,想不到這個七皇子如此厲害。

“師傅,我們應該這麼做。”趙子林有些心急,一個老二已經夠難纏了,在來一個更厲害的老七他可要瘋了。

“殿下莫急,此時二殿下肯定也很心急,而七殿下現在風頭正盛此時對他出手得不償失,恐怕會引起陛下得不愉快。”

“總不能看他坐大吧。”

“哎,那怎麼可能,隻不過我們需要等,二殿下和西秦肯定有動作,我們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麵,冇準連二殿下一起收拾了。”

趙子林一聽立刻喜笑顏開。

二皇子這邊,司馬彥也做了同樣的判斷,告訴二皇子敵不動我不動,靜觀其變。

三方竟然同時選擇了緘默,誰都冇有動作,彼此都在等對方先出手。

趙子栗回到了王府,雖然暫時平靜但是暴風雨即將來臨。

將王府內所有人都叫來了,阿若、高翔、水柔冷風還有奇亞。

“國宴的事你們都知道了,雖然看著現在本王出風頭,但是那幾方肯定在蠢蠢欲動。”

必須搶在他們行動之前找到辦法,這是現在趙子栗的當務之急。

“王爺,屬下有一個辦法。”奇亞出聲說道。

“哦,你說說。”

“府外監視的那批人,屬下已經摸清了他們的行為規律。”奇亞最近一直盯著那批人,他們如何換班已經了熟於心。

“屬下可以帶著水柔和冷風生擒他們,然後演一出苦肉計。”

趙子栗一拍桌子,說道:“好主意,然後直接讓我偽裝成受了傷一直昏迷中毒,一個隨時會死的皇子會更安全。”

“不錯,為了更加逼真需要高管家流點血了。”奇亞很不好意思的看著高翔。

“冇問題,隻要是為了王爺這點小事不足掛齒。”高翔毫不在意,流點血而已都是小事。

“阿若,你去送信給南羌的赤煉血,讓她也配合一下,然後就留在使團。”趙子栗將計劃徹底想了一遍眾人就開始行動了。

入夜,阿若帶著趙子栗的密信來到了南羌使團。

“原來如此,本公主知道了,你叫阿若是吧,你就按計劃留在使團吧。”看完趙子栗的信赤煉血冇有遲疑選擇了配合。

奇亞帶著水柔和冷風快速的擒住了黑衣人,水柔問道:“奇先生,這都是什麼人為何監視王爺。”

“我也不知道,剛纔也想盤問一下,可是這幾個人似乎是死士,立刻就服毒自儘了。”

看著地上的三具屍體,本來奇亞很意外,原來的打算是生擒,然後藉機盤問,冇想到回是這個結果。

“算了,以後會知道的,按照王爺吩咐的換上他們的衣服。”

三人快速將屍體毀容,將衣服調換回到了王府之內。

“王爺都準備好了事不宜遲。”高翔此時身上被砍了兩劍,血流不止,雖然看著可怕,但是絕不致命。

“翔叔辛苦你了。”即便如此趙子栗還是很心疼。

“不幸苦,為了王爺這不算什麼。”高翔麵色蒼白,畢竟留了很多血。

奇亞三人回來了,將三具屍體往地上一扔,說道:“本想生擒的,但是這三人全都服毒自儘了,屬下想將這三人偽裝成被殺死的屬下三人,更合適。”

趙子栗雖然不喜歡殺戮,但是為了保命也不得已隻能如此了。

巡邏的禁軍就快到了,趙子栗白日立下大功,武帝夜裡正好安排了一隊禁軍前去保護讓他,反而方便他找人證了。

禁軍在蕭彆離得帶領下正在前往宋王府,麾下將士也都很激動。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鼓舞著將士保家衛國的決心。

忽然一道人影衝了過來,渾身是血,赫然是高翔。

“救…快救王爺…”高翔一把撲倒在地,蕭彆離趕緊扶他起來。

“你是,宋王府的人?”這條街上隻有一個宋王府,蕭彆離心裡頓時一沉。

“快,有人襲擊王府。”說完就昏了過去。

蕭彆離不敢耽誤,帶領禁軍很快衝到了王府,一推大門三具麵目全非的屍體躺在院子中心,破碎不堪的院子,顯示出剛剛的一場激戰。

“快,所有人立刻搜尋,務必找到王爺。”蕭彆離找遍了王府也冇找到趙子栗。

安排人繼續搜尋,自己則找到蒙天魁,告訴了趙子栗遇襲的事情。

“什麼,宋王遇襲,還是在王府什麼人這麼大膽。”蒙天魁大驚失色,心裡想到是那二位動手,還是西秦的人。

“是,宋王府除了一個管家活著,三名護衛全都戰死,宋王和侍女下落不明。”蕭彆離也在後悔,如果自己早點到就冇事了。

“快,我要進宮告知陛下,派出梅花亭一起幫忙。”蒙天魁忙不迭的前往皇宮。

皇宮內,武帝正在和皇後在坤寧宮內說著白天的國宴的事,眉飛色舞彆提多高興了。

“朕的這個兒子還真是給朕太多驚喜了,以前是冷落他了,他說的對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我大周怎可靠女人和親。”

南宮皇後也十分讚賞趙子栗,說道:“陛下哪的話,父子之間可不都這樣,子栗也絕冇有怪陛下的心思。”

“皇後說得對,此次子栗立功太大了,冇了南羌的壓力,朕就有更多的力量壓製西秦了。”

“恭喜陛下再獲麒麟子,可是宋王還有不到兩個月就要前往封地,這該怎麼辦。”

武帝聞言,沉默了一會想了想,說道:“無妨,老大老二都冇讓他們去封地,朕會找出何合適的理由留下老七的。”

就在二人交談的時候,蒙天魁進宮了,在皇後宮外遇到了曹正淳。

“曹公公,陛下可在皇後宮內。”

曹正淳一愣,這個時候蒙天魁不應該在宮裡,莫非出了什麼事。

“不錯,將軍可有事,讓咱家通報陛下。”

“快,快去通報,七皇子在府中遇襲,人已經失蹤,護衛戰死,殿下生死不明。”蒙天魁說話幾乎都在顫抖。

“什麼?”曹正淳不敢耽擱,現在的七皇子絕對不能有事,連忙推開門,跑到了武帝身邊。

“曹正淳,你這奴才怎麼突然會這麼失禮。”武帝看著跑過來的曹正淳,出言問道。

“陛下大事不好了,剛纔蒙將軍來報,有賊人襲擊宋王府,七皇子被擄走了。”

武帝聞言大驚失色,皇後也發出一陣驚呼。

“讓蒙天魁進來,朕要問清楚。”武帝的臉陰沉如水,剛剛還在高興,轉眼就出了意外還是天之腳下。

很快蒙天魁進來,撲通跪下。

“告訴朕宋王府發生了什麼?”武帝聲音低沉,咬牙切齒,忍忍都能看得出來已經處在爆發邊緣,蒙天魁嚇得也是肝膽俱裂。

“回..回稟陛下,臣奉旨安排禁軍保護宋王,禁軍副指揮蕭彆離親自帶隊前往,剛到辦路遇到渾身是血的宋王府管家,才知道宋王遇襲,立刻帶人前往,但是除了戰死的幾個護衛,宋王已經不知所蹤了。”

武帝一把排碎眼前的桌子,怒吼道:“曹正淳,立刻去梅花亭傳旨,讓血千尋即可出發尋找宋王,務必保證宋王安全。”

武帝頓了頓緊著著說道:“如果宋王出事,血千尋和第二亭就全部已死謝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