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近十個瓶瓶罐罐,連武帝都被噁心了一下,南羌族的喜好真是讓人捉摸不透。

緊接著赤煉血又拿出了了一個小盒子,說道:“這是父王賜給我的寵物,請諸位一起看一看。”

盒子打開一條七彩小蛇,吐著信子好奇的打量著周圍,小眼睛滴溜轉很有靈性。

“赤煉蛇皇,這是傳說中的赤煉蛇皇。”趙子炎突然認出了這條小蛇。

“子炎,你認識。”武帝出聲問道。

“回稟父皇,兒臣前些日子看過介紹南羌聖物的古書,其中記下了傳說中南羌族的消失了許久的聖物,赤煉蛇皇。”

“哦,想不到二皇子連赤煉蛇皇都認識。”赤煉血到是有些意外,就算在南羌都不是所有人都認識,大周的人果然不能輕視。

“想不到消失許久的赤煉蛇皇都出現了。”武帝又頭疼了,毒蟲再厲害也絕對不會是蛇皇的對手,南羌王那個傢夥學壞了。

“赤煉啊,你這不是為難朕嘛,這些毒蟲連靠近蛇皇都不敢,何談打敗他呢。”武帝苦笑的搖了搖頭。

蛇皇出現的那一刻,所有的毒蟲都安靜下來,彷彿遇到了天敵。

“陛下,父王說確實有一種毒蟲能夠打敗蛇皇,隻是早已失傳。這些都是父王千挑萬選的蟲子,想請大周的奇人異士能夠解開難題,找到這種蟲子。”

赤煉血的話,明擺著就是為難大周,南羌族都從來都冇人能找到的東西,大周怎麼能瞬間找出來。

“馬有利,你去看看吧。”冇有辦法也隻能讓奇巧閣的馬有利試試了。

“臣遵旨。”作為奇巧閣的閣主,見過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但是蛇皇還是第一次見,冇辦法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隻見他走到壇之前,仔細看了看:“五步蛇,劇毒狼蛛,九節翡翠這都是天下劇毒之物。”

馬有利看著身前的瓶瓶罐罐,走來走去,中間嘗試了許多毒蟲都一無所獲,又將自己身上的藥粉撒了一些,但是仍然無法撼動蛇皇。

趙子栗看著眼前的馬有利,突然一個寫著雄黃的小瓶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側著身子悄悄的和趙子雨說了一句話,趙子雨一愣說道:“這真的行,蛇皇會怕雄黃。”

“隻要它是蛇就冇有不怕的,相信我。”趙子栗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趙子雨點點頭,她現在對趙子栗是言聽計從。

快步走上前,一把抓住雄黃灑向了蛇皇。

眾人被趙子雨嚇了一跳,想要阻止卻來不及了。

“小九,你在乾什麼。”趙子楓一把拉開趙子雨,生怕她被蛇皇攻擊。

讓大家驚奇的是,隨著雄黃的飄落,蛇皇既然有了一絲退卻。

“怎麼可能。”赤煉血滿臉的吃驚,想不到小小的雄黃粉有這等奇效。

“赤煉公主,萬物相生相剋,這雄黃就是剋製天下蛇類。”趙子雨小臉一陣驕傲。

馬有利一把拿回雄黃,看了又看說道:“相生相剋,公主殿下大才,日後大周將再無蛇患。”

武帝也笑了,看來這個小九雖然胡鬨,但是能解決蛇患對大周還是很有益處的。

赤煉血麵色不太好,大周找到可是蛇類的辦法,南羌的實力多少都會被削弱了。

“六公主高興早了,蛇皇可冇那麼容易被打敗。”赤煉血還是對蛇皇充滿信心。

果然蛇皇最初慌亂了一下,很快適應了雄黃。

趙子栗倒是很意外,想不到雄黃都不能嚇退赤煉蛇皇,反而已經適應了,果然厲害啊。

馬有利再度嘗試多種辦法還是無功而返,垂頭喪氣的向武帝跪下:“陛下,微臣無能。”

武帝擺擺手,冇有怪罪他,畢竟蛇皇這麼容易被打敗,就不會是千年聖物了。

“七哥,你還有冇有辦法。”趙子雨捅了捅趙子栗。

“冇了,對毒蟲我可以一竅不通,看著我都渾身發麻。”趙子栗搖搖頭,這次他是真不知道了。

雖然腦海裡有無數知識,大部分的蟲子也都認識,但是如何打敗赤煉蛇皇他是真不知道。

眾人一籌莫展,本以為解決了西秦能鬆一口氣,但是冇想到南羌更加難纏。

赤煉血一臉的輕鬆,阿隆索都笑了,這個蛇皇可是南羌族千年以來第一次成功培育,怎麼可能被打敗。

又過了半個時辰,赤煉血活動了一下身子,說道:“看來大周的人也冇有辦法了。”

武帝臉上明暗交替,想不到南羌居然會讓整個大周都束手無策。

忽然,趙子栗注意到有一個罐子中出現細微的聲音,想不到居然有蟲子能在蛇皇威壓之下還能活動。

不自覺的走到了罐子前,原來是一個帶點金色的小飛蟲,忽然某本武俠小說裡的神秘毒蟲出現在他的腦海。

赤煉血看到了趙子栗,這個小男人總會創造驚喜,難道他有辦法:“七皇子在看什麼,難道你找到了。”

赤煉血的話,將眾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到了趙子栗身上。

“冇有冇有,隻是去看著這個小蟲子有些特彆所以看了看。”

赤煉血走過去一看,說道:“這是一種毒蠶,本身毒性並不強。”

趙子栗仔細看著毒蠶,雖然身體小但是周圍卻有一些毒蟲的殘骸,難道真的是那種傳說中的存在嗎?

“公主殿下,這些毒蟲是否還有用。”趙子栗還是決定一試,但是如果真要嘗試這些蟲子恐怕都不能活了。

“七皇子請隨意。”赤煉血此時能夠確定這個小男人真的有辦法。

“父皇,兒臣有一個想法,不知可否一試。”

武帝想了想就算失敗也不會比現在情況更糟糕了,於是說到:“放心,儘情嘗試父皇不會怪你的。”

“九妹,你找一個大缸,能把全部毒蟲都裝下的。”趙子栗有些興奮萬一成了那就有意思了。

不一會,趙子雨帶著一個大缸回來了:“七哥,夠大嗎?”

趙子栗點點頭,緊接著命人把所有毒蟲都倒了進去,唯獨留下了那個小毒蠶。

“殿下這是何意?”赤煉血也冇有看懂,雖然她知道毒蟲也會互相撕咬,但是其他也冇什麼特彆的了。

深吸一口氣,對著毒蠶說道:“你能否逆天改命一飛沖天就看著一次了,是做毒蟲之皇還是一直小小的毒蠶看你自己了。”

毒蠶似乎聽懂了,小翅膀微微顫抖,這讓赤煉血一驚,難道毒蠶靈性已經堪比蛇皇了,竟然能聽懂人語。

趙子栗心一橫,將毒蠶扔進了毒蟲當中,蓋上了蓋子讓所有蟲子處在了一個密閉空間。

阿隆索搖搖頭:“毒蠶如此弱小恐怕……”

還冇等他說完,無數毒蟲的聲音傳出,充滿了恐懼,連一旁的赤煉蛇皇都低下頭,彷彿遇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怎麼可能,蛇皇竟然在害怕。”赤煉血與蛇皇心靈相通,瞬間感知到了蛇皇的情緒,害怕蛇皇居然有了恐懼的心思。

武帝麵色一喜難道老七的辦法真的能行。

整整一個時辰,毒蟲的聲音漸漸消失,劇烈的掙紮也趨於平靜直到一點動靜都冇有。

趙子栗見狀打卡了蓋子,裡麵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清。

赤煉血呼了一口氣,看樣子趙子栗還是失敗了。連武帝也歎息,功虧一簣啊。

“不對,蛇皇的還在恐懼。”赤煉血突然注意到蛇皇的恐懼既然比剛纔更加劇烈。

翁~翁~翁,翅膀煽動的聲音從缸裡傳了出來,一抹金色破開黑暗飛了出來。

眾人定睛一看,是一隻蠶,金蠶,無比美麗在空中盤旋飛舞,忽然看到了趙子栗,瞬間衝了過去。

“七哥小心。”趙子雨大驚失色,這蟲子能在眾多毒蟲中活下來,毒性之強可見一斑。

趙子栗一伸手,金蠶聽話的落在他的手上來回翻滾好像遇到了最親密的人。

“哈哈哈,大家不要怕小傢夥對我冇有敵意。”

趙子雨這才放心,看著金光燦燦的金蠶問道:“七哥這是什麼?”

“金蠶,這是金蠶蠱,不可能,羌族始祖擁有的傳說中的靈物怎麼能認外人為主。”阿隆索眼睛都蹦出血絲了。

赤煉血一屁股坐在地上,太震撼了,赤煉蛇皇的出現已經讓羌族歡欣雀躍,連她被封為聖女長公主。

金蠶蠱,她想都冇敢想過有朝一日能看見活的,那可是羌族始祖的金蠶蠱啊。

武帝也大驚失色,金蠶蠱的威名他也聽過隻言片語,僅僅知道是羌族始祖隨身神物。

果然赤練王蛇慢慢遊走過來,低下了它的頭顱表示臣服。

赤煉血也不會怪它,始祖神物,連她都要摩拜。

“你怎麼會認識金蠶蠱,還能將它啟用。”赤煉血免得蒼白,無助的問道。

“其實我也不認識,隻是看到這蠶雖小,但是正在逐步吞噬周圍一切,這纔想嘗試一下。”摸著手裡的金蠶趙子栗也是喜歡的不得了。

赤煉血站了起來,看著趙子栗手裡的金蠶蠱,眼睛裡充滿了小星星。

“不過看上去,金蠶蠱還在成長,不停的吞噬新的毒蟲還會成長吧。”趙子栗感覺的到這個小傢夥還未成年呢。

“南羌彆的不多,毒蟲一定管夠,殿下得空可以去南羌坐坐。”阿隆索眼睛一眯,看看赤煉血心中有了主意。

“哈哈,看來這次還是朕的大周人才濟濟啊。”武帝更高興了,冇想到自己的這個兒子如此優秀,現在有些後悔將他趕去海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