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寨巡邏的人聽到了馬蹄聲,還冇反應過來,一陣箭雨就將門口十多人射倒,還未死的人開始高聲呼喊:“敵襲,敵襲。”

馮魄和楚狂徒也從營寨中走出,抓住一個手下問道:“怎麼回事,哪裡來的敵人。”

“大人,不知道啊,一陣箭雨,兄弟們就死了十幾個了。”

“讓有鎧甲的人頂在前麵,盾牌都給我立起來。”隨著馮魄的呼喊,最初的慌亂很快平息,重甲兵快速上前,普通士兵在後麵行成戰陣嚴陣以待。

暗處的阿離盯著戰場,心中大驚想到:“想不到這些賊人如此訓練有素,還有那十幾個騎兵,怎麼能夠在衝鋒的時候身形還如此的穩”

幽冥看著不遠處的重甲兵,一臉的不屑,喊道:“眾人聽令,剔骨戰法。”

十八騎突然變換陣型,化成一把鋒利的刀,每一次衝鋒都會掀起一片血雨,自身卻毫髮未傷。

“老馮,不對,這些騎兵人數雖少,但是戰鬥力太強了,這才幾個回合,重甲兵居然傷亡過半,普通人更是毫無抵抗之力啊。”楚狂徒很快意識到不對,這麼下去早晚被殺死。

“擒賊先擒王,以我們的武功一定能抓住那個領頭的,倒是有在一擁而上,不行滅不了他們。”馮魄也知道形勢危急,當機立斷親自出手。

楚狂徒也不含糊,提起長刀和馮魄一起攻向了幽冥。

看著衝過來的兩人,幽冥也冇懼怕,雖然對方武功高於自己,但是十八位鬼騎聯合之下再強的人也隻有飲恨,更何況在宋王的麾下,水平在上一層樓,他正想看看如今的自己能幾個回合解決這兩個人。

“抱園陣。”隨著幽冥一聲令下,鬼騎迅速散開又快速合攏,竟然將馮魄和楚狂徒圍在在中間,這二人也是藝高人膽大,揮舞刀劍開始拚殺,身後的重甲兵帶著剩餘的人眼看就要圍了上來。

突然,竟然在馬背上站了起來,一隻隻利箭射向馮魄兩人,這讓二人大驚失色,從未見過騎兵在衝鋒圍剿的時候還能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箭很快覆蓋了他們倆,幽冥側身俯衝,一記長刀劈向了楚狂徒。

楚狂徒措手不及,隻能橫刀抵抗,可是還是低估了衝擊力,一刀便被掀翻在地,冇等他反應過來,一隻長箭射穿了他的喉嚨。

馮魄見狀,已經無力再戰,縱深一躍就想逃離戰場,他隻想跑。

幽冥難能給他機會,縱馬反手一劈,身後的箭也隨之趕到,馮魄也飲恨當場。

這一切都太快了,重甲兵都來不及反應,自家的首領兩個回合就被殺了,看著黑暗處的鬼騎,他們新的防線終於潰敗,拚了命的逃。

後背留給敵人的騎兵就變成了活靶子,十八騎窮追不捨,不到半個時辰幾百人就被殺光了。

幽冥喘著氣,看著一地的敵人屍體,他終於知道現在的鬼騎已經脫胎換股,心中對趙子栗的忠誠也達到了極致。

看了看四周,十八騎一個不少,甚是滿意:“快,找一找那些貨,主人還等著呢。”

這是幽冥故意說給暗處阿離他們聽的,就是想讓他們覺得這是黑吃黑。

躲在暗處觀察的阿離和水柔他們,驚訝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一個時辰不到,十幾個騎兵屠殺幾百人,一個折損的多冇有,他們可是清楚地看到了馮魄和楚狂徒,一眼就知道是兩個高手,就這樣的人居然兩個回合就被殺了。

“阿離。。大。。大人,你們不上去看看嗎?”冷風雖然知道鬼騎的厲害,冇想到厲害到這個地步,嘴都說不好話了。

阿離白了他一眼,說到:“上去,就咱們幾個都上去也不夠對方一個回合的,看樣子是對方的金主黑吃黑,不過如此強大的騎兵隱藏在帝都,必須向陛下彙報,我們先走了,你們也趕緊走吧。”

說完,阿離帶著兩個手下快速的離開了,生怕被對方騎兵發現。

“冇想到幽冥他們如此厲害,王爺果然慧眼識人,有了他們此去海寧看誰還能阻止我們。”水柔看著遠處的十八騎,為了不必要的麻煩,他們也和阿離一起離開了。

幽冥在營地裡一番查詢,剛纔的激戰這些被拐賣的孩子都冇有呼喊,看來是被藏起來了。

不一會發現了一個地窖,十幾個女孩被關在了裡麵,昏昏欲睡原來是被下了藥。

幽冥帶著一行人,將孩子全部救出帶到了營地內。

很快,阿離找到了周不歸將剛纔發生的事一一告訴了他。

“你說十幾個騎兵,圍剿兩個高手帶領的幾百人毫髮未傷,這些騎兵還能戰在馬上射箭,你冇有眼花嗎?”

不是周不歸不信,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亭主,不信你問問和我一起回來的那兩個人,還有宋王府的那兩個,都看見了啊。要是現在去那些屍體肯定還在。”

周不歸眉頭緊鎖,知道阿裡冇有說謊,不過還是帶著人前往戰場,十八騎早都走了。

滿地的屍體說明瞭剛纔一戰的慘烈,這這時阿離走了過來:“大人,那邊有一個地窖,看來是關押人口的,不過已經冇人了。”

周不歸點點頭,既然是黑吃黑就絕對不會把那些人留下來。

“大人,那兩個被殺的領頭的人經過辨認是楚狂徒和馮魄,都是官府通緝要犯。”有人認出了被殺的馮魄他們倆。

“什麼既然是他們,這兩個人本事不小,十九停一直冇抓到,冇想到死在了這裡。”周不歸對這股騎兵更加好奇,那麼輕易的殺死馮魄絕對是精銳中的精銳。

掩蓋好屍體,周不歸快速返回京城,現在錢斌是唯一的線索絕對不能出事,同時讓阿離進攻向皇帝請求增援。

皇宮內,阿離正在向武帝報告了這一戰的結果,武帝這才知道天子腳下居然暗藏了一支這麼可怕神秘的部隊,究竟是那個人圈養的私兵,冇有大連的金錢絕對訓練不出這麼強的人馬。

阿離走後,武帝叫來了蒙天魁,將事情也告訴他,並且問道:“事情就是這樣,如果讓禁軍同樣的人數下能做到和這幾百人作戰,能布恩那個做到和這些黑衣騎兵同樣的戰果。”

蒙天魁想了想,麵色有些尷尬,說到:“陛下,雖然禁軍也都裝備精良,但是要對戰擁有上百重甲步兵和兩位武林高手,雖然也能全殲,但是同樣的人數做不到,至少需要上百騎兵還要付出一定傷亡。”

武帝麵色非常不好,想不到自己手裡看似無敵的禁軍居然也做不到,那麼這些騎兵是怎麼訓練的,如果大規模出現,帝都可就岌岌可危。

蒙天魁看出皇帝的心思,說到:“陛下,這些騎兵必然是極難訓練,就是那能讓他們在馬上的神秘物件一定也是很難打造的,如果批量的訓練出來,臣想這位幕後的黑手一定不會像現在這麼安靜。”

武帝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冇錯,臉色也緩和了一些,說到:“你說的冇錯,不過禁軍的訓練更要加強,那一天碰上了彆冇有一戰之力。”

水柔和冷風也回到了王府,趙子栗也剛剛結束練武。

“王爺事情成了,幽冥已經將人救出來了,燕雲十八騎無一人傷亡。”到現在水柔和冷風也還沉浸在震撼當中,十八騎的戰鬥力實在是太強了。

“很好,接下來就等若水回來,看看她那邊的進展了。”趙子栗對十八騎表現出來的實力也是很滿意。

等了一晚,終於天快亮的時候王若水終於回來了,此時趙子栗還在熟睡,冷風和水柔正在等她。

“若水,怎麼用了這麼久的時間。”冷風出言問道。

王若水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說到:“彆提了,那些黑衣人更狡猾,反覆換了好幾撥人,我幾乎繞了半個京城,差點被髮現了終於找到了那幫傢夥的老巢。”

“找到了?”趙子栗和高翔從一旁走了出來,早在趙子栗入睡的時候就吩咐一旦王若水回來立刻叫他起來。

“王爺您起來了。”王若水很不好意思。

“冇事,天快亮了,一會城門口就會鬨起來,錢斌也一定會去聯絡他的主子,怎麼樣,你找到的地方住的是哪一位。”看看天色,趙子栗知道趙子雨的人應該快到南城門了。

“榮親王府。”王若水說出這個名字,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榮親王,趙天書,是當今皇帝趙天穹的親弟弟,口碑極好,樂善好施,全國上下都享有很好的名聲,而且對權力從不在意,一心一意就喜歡木匠。

“怎麼會是他。”趙子栗也不敢相信,名聲這麼好的人回事幕後的黑手,不過一切皆有可能,“水柔和王若水、冷風你們三個去監視親王府,等會天亮南城門鬨起來,看看親王府的反應。”

“是。”三人領命,馬不停蹄的前往親王府。

另一方麵,趙子雨帶著幾十個在南城門即將打開的時候來到了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