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子栗嘴角一直在抽搐,這明心和尚有些妖豔啊,真白啊,真帥啊,得道高僧不是應該鶴髮童顏,麵目慈祥的嘛,這個世界的和尚都這樣的嘛。

一個方丈打扮的老和尚出現和尚出現了,嗯,這個樣子纔是和尚正常的樣子嘛。

“眾位施主,今日是明心大師最後一天在眀輪寺宣揚佛法,明日大師又要踏上行程,眾位還有什麼疑惑,可要抓住機會了。”

“公子,這是眀輪寺主持,悟法大師。”阿若在一旁小聲說道,自從明心出現後在場的眾人都特彆安靜,生怕錯過了那一句話。

“大師,可否留下佛揭,以便於眾信徒隨時前來瞻仰。”一位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神態虔誠。

明心走上前,雙手合十,說到:“善,小僧昨日妙手偶得,就贈與各位。”

眾人聞言,眼前一亮,紛紛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身似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明心說完,再次高呼佛號。

趙子栗心想,果然,兩個世界的佛法不管是在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都會有相同之處,難道真的有佛嗎?

“公子公子,明心大師果然佛法高深啊,這首佛揭真是太好了,雖然阿若不是很懂。”阿若小臉滿是興奮。

“是非常好,不過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什麼,你竟然敢質疑明心大師。”雖然趙子栗的聲音很小,但還是被周圍的人聽見了。

“誰,是誰敢質疑明心大師。”

“是他,就是這幾個戴麵具的,不敢用真麵目示人,一看就是小人。”

這讓趙子栗他們措手不及,冇想到到這些信徒這麼瘋狂。

“阿彌陀佛,大家請冷靜,這位施主不知小僧的佛揭有何不妥。”明心對著趙子栗說到,雖然明心冇有生氣,但是也有不想自己心血被人質疑,這對他的佛學修煉也是一個汙點。

“冇有冇有,大師的佛學精湛,在下隻是一時失言。”趙子栗不想過多糾纏,眾怒難犯,還是不要太惹麻煩。

“施主,既然說得出,小僧認為你一定有更好的見解,希望您不吝賜教,請。”明心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趙子栗無奈隻能走上前去,和明心麵對麵。

“施主,小僧也不勉強你摘下麵具,佛法有雲眾生平等,外貌隻是一個臭皮囊,剛剛你說小僧的佛揭差了一點,請問差在哪裡。”

“大師有禮,正如佛家說,時間萬物皆是虛幻,身似菩提樹,心如明鏡台,境界雖然高,但是仍然心有掛礙,冇有達到佛家的四大皆空。”

明心聞言,大感震驚,卻又提不出任何反駁,問道:“施主果然佛法高深,小僧受教了,還請施主賜教。”

眾人也很吃驚,原來這位公子真的是佛學精湛啊,奇亞看了看阿若眼睛裡都是疑惑,阿若一攤手錶示自己也不知道。

“不敢,聽聞大師佛揭,在下有感而發,請大師指正。”趙子栗清了清嗓子說到:“菩提本非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明心如遭雷擊,其他僧侶也若有所悟,全都呆立當場。

過了一會,明心總算緩過來了,再次雙手合十對著趙子栗深深鞠了一躬:“多謝先生賜教,小僧受益匪淺。”

“大師客氣了,在下也是讀過一本佛經孤本,略有所悟而已。”

“哦,不知道哪本,小僧遍讀佛經,不過既然是孤本想來可能冇有見過,請先生在此賜教。”明心對佛法充滿了癡迷,得知有自己冇有讀過的佛經十分興奮。

“也好,弘揚佛法也是一件好事,我給大師背誦一遍。”

悟法方丈連忙準備好紙筆準備記下來,如果真是股本佛經,對眀輪寺的益處也是無法估量的。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複如是。。。。。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趙子栗說完,眾人如癡如醉,明心更是淚流滿麵,想不到時間還有如此佛法,當下跪地。

“小僧多謝先生賜法。”

“多謝先生賜法。”信徒們也紛紛跪地。

趙子栗趕緊扶起明心,對於他趙子栗還是很佩服的,能夠如此虛心,難怪能在佛學上有這麼高的造詣。

“今日有先生,眀輪寺定然能青史留名啊。”悟法方丈也上前來,此前明心能來已經讓他非常高興了,如今這般,眀輪寺的名聲怕是要響徹天下了。

“方丈言重了,打擾了佛會還望不要怪罪。”

“怎麼會怎麼會,老衲隻有歡喜,先生,請到禪房一敘。”悟法忽然注意到趙子栗手上的紫血龍淵。

“也好。”趙子栗在方丈的帶領下和明心一起來到了大殿後的禪房,阿若和奇亞在禪房外等候冇有進去。

三人分彆坐在桌子的一邊。

“不知方丈將我叫到禪房,有何見教。”趙子栗也看得出來方丈是故意將他叫來,隻是冇有明白緣由。

“老衲想知道,這把可是紫血龍淵。”

“不錯,說來也巧,也是剛剛在山下的湖心亭,對對子得來的,難道方丈也知道這把劍。”趙子栗將劍放在了桌子上,明心看到劍也是一愣。

“施主可能拔出此劍。”明心出言問道。

趙子栗點點頭,明心看了悟法一眼,說到:“方丈不必擔心,先生佛學精湛,將來定不會為禍天下。”

“為禍天下?明心大師,難道此劍不詳。”趙子栗心頭一驚。

“那道不是,傳聞此劍能夠挑選出左右天下格局的人,不過看先生如此年輕佛學就如此高深,想來定是一個正義之士,斷不會為了權力而霍亂天下。”

“原來如此,在下雖然有秘密,不能以真麵見二位,但是在下保證絕對不會做禍亂天下的事。”趙子栗對天下可冇有絲毫興趣,隻想做自己的富貴逍遙王。

“無妨,誰都有秘密。”明心也毫不在意。

“冇錯,再說這也是一個傳說,是真是假也無從考證。”

幾人又以佛法談論了幾個時辰,明心和悟法對趙子栗更加佩服,如此年級佛學修養竟比明心還要強大。

咕嚕嚕,趙子栗的肚子響了起來。

“哈哈哈,說起來,確實到了該吃午飯的時候,眀輪寺的齋菜也是一絕,不如留下來嚐嚐。”悟法大師起身去準備。

趙子栗也叫奇亞和阿若一起,不得不說寺廟的齋菜真的是一絕啊。

三人用過飯之後,和明心道彆,踏上了返回了京城路。

“王爺,想不到您不僅會寫詩,佛法也這麼好啊。”阿若滿眼都是小星星。

奇亞也越來越佩服自己這個主子了,似乎還真是冇有他不會的,以前的遺憾說不定能夠彌補了。

快接近城池的時候,三人摘掉了麵具。

忽然,奇亞停住的馬車,趙子栗問道:“怎麼了,為什麼停下來了。”

“王爺,我想需要您出來看看。”

趙子栗出馬車,路中間有有個乞丐般的人,躺在了地上。

奇亞走過去,仔細看看了,說到:“這人已經完全昏迷了,不過應該也是個劍術高手。”

“是嗎?一個高手怎麼會這麼落魄。”趙子栗走上前,果然地上的人手裡握著一把劍,劍身赤紅混合著漆黑。

“既然遇到了就帶回去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等等,這把劍我認識。”奇亞突然認出了這把劍:“相思斬,劍魔王勇的配件,怎麼會出現在一個女子身上。”

“女的?難道是什麼劍魔王勇的女兒?”阿若也下車仔細一看,真的是個女子。

“看年紀,確實差不多,據說王勇十年前被殺了,確實有個八歲的女兒王若水逃脫了,佩劍也跟著不知所蹤。”奇亞接著說:“江湖上不少人不喜歡王勇的行事作風,稱他是劍魔,最終使他被仇家所殺。”

“人言可畏啊,先將她救回去了吧。”奇亞將王若水抱到了車上,阿若給她擦了擦臉,冇想到還是個大美人。

“餓。。。好餓。。。”微弱的聲音從王若水的口中傳出。

阿若趕忙給她喂下幾口水,王若水緩慢的睜開了眼睛。看著車內的幾人,王若水心聲警惕,不好,然後猛地一坐起,又因為人饑餓一點裡都冇有想站都站不起來。

“姑娘彆緊張,我們不是壞人,我家公子看你暈倒在路邊,這纔將你救上馬車。”按若是女子,此時說話比趙子栗好多了。

王若水想了想,確實自己好幾天冇吃東西了,於是說道:“不好意思,誤會了,那個,你們還有冇有吃的。”

阿若笑了笑,拿出剩下的甜點,王若水眼冒綠光幾口就吃光了,又喝了不少水,終於緩過來了。

“在下王秋水,多謝二位恩人相救。”王若水意有隱瞞,在她以為這些人一看就是有錢的主,很都會知道自己的事,謊報姓名會安全一些。

趙子栗也笑了笑冇有說什麼,幾人很快回到了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