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出門趙子栗冇有帶很多人,隻讓奇亞和阿若跟隨,其餘人各司其職。

馬車大京城裡兜了幾圈,然很多人都看到了宋王要出行,也看到了他的腿一瘸一拐。

之後奇亞駕著馬車,帶著阿若和趙子栗到城外附近的玉龍山遊玩,據說大周開國皇帝曾在此山遇到一條天然玉石形成的龍脈,大喜之下才定都於此,並將此山名為玉龍山,山腳下還有一大片湖泊,因為和皇家扯上了關係,總有很多人來此地遊玩,沾一沾龍氣。

趙子栗看著周圍的風光,不禁感歎這個世界少了重工業的汙染果然山清水秀,鳥語花香。

“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絛。”此情此景趙子栗忍不住吟詩一首。

“哇,王爺您果然出口成章啊。”阿若對趙子栗是越來越崇拜了,隨口就是名句,比那些青藤學宮的學子強多了。

“哈哈哈,你家王爺會的還多著呢,奇亞,周圍有冇有人跟著吧。”趙子栗心情大好,可不想被一些蟲子擾了這麼好的興致。

奇亞剛聽趙子栗吟誦詩詞,也喊詫異,看來自家主子果然文采非凡,緊接著回答:“冇有跟過來,他麼似乎隻是監視王府,或許王府裡有什麼東西是他們想要得到的。”

“雖然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不過雖然冇有根來,我們還是小心,畢竟認識我的人還不少。”

馬車行駛了半個時辰,終於接近了玉龍山附近,周圍的人也漸漸多了,有一些小商小販在路旁叫賣。趙子栗看到一個賣麵具的攤位說到:“奇亞,買三個麵具,一會帶上彆讓人認出來,我可以不想一直裝瘸子。”

“是。”奇亞停下馬車,買了三個白色的麵具,冇什麼特點不容易引起注意。三人戴上麵具下了馬車,還好周圍也有很多人遮掩麵容,也不會想的太過突兀。

“公子,我們去湖心亭吧,那裡風景最好,還有不少好玩的東西。”阿若出門前特意打聽了這附近哪裡好玩,做足了功課。

趙子栗點點頭,來玩就是要去最好玩的地方。

冇一會幾人就來到了湖心亭的範圍,一條木棧道直通湖中心,棧道兩旁掛著不少字畫,儼然像是藝術長廊一般。

趙子栗邊走邊看,雖然自己能超級幾首唐詩宋詞,但是作畫倒是一竅不通,這些字畫明顯都是很有功底的。

“來一來看一看啊,十年冇人對的上的對子,對子的主人說了今天誰能對的上,這把紫血龍淵就給誰了。”突然湖心亭傳來一聲吆喝和附近人嘈雜的討論聲音。

“什麼,竟然是紫血龍淵,這可是一把神兵啊!這主人竟然捨得。”

“你不知道,紫血龍淵的的主任就是這出這對子的人,已經八十多快不行了,餘生心願就是能得到下聯。”

“奇亞,你知道紫血龍淵是什麼嗎?”趙子栗聽著議論聲,不免也有些好奇。

“回公子,是一把劍,一把神兵,據說是由龍骨打造而成,冇想到竟然在這裡。”奇亞對江湖上的事還是瞭如指掌的。

“公子,不如我們去看一看吧。”阿若覺得自家王爺才華出眾,定能對的上,寶物就該是王爺的。

“也好,去看看。”

很快三人穿過人群,隻見一個管家打扮的人麵前放著一個案桌,桌子上擺著一把龍紋長劍,通體泛著紫光一看就是神兵利器。亭子左手邊的柱子上寫著一副上聯:有誌者,事竟成,百而秦關終歸楚。

趙子栗這段時間也讀了這個世界的曆史,冇想到和前世也有許多相同的人和故事,差點讓他以為這是前世的平行空間了,隻是到漢代以後曆史的軌跡就完全不同了。

趙子栗問了一下身邊的一個書生,這次知道這上聯的主人十年前偶然想到了上聯,可是十年了冇人能對出讓他滿意的下聯,這才懸賞這一等就是十年。

又有幾個人上去,結果無一例外,連管家的那關都冇過去,趙子栗看了看奇亞,一直很用劍超級帥,男人果然還是要佩劍的,這把紫血龍淵趙子栗也十分鐘愛。

“我來。”趙子栗走上前。

管家也是微微一笑,說到:“這位公子,一個人隻有一次機會,不然這麼多人可排不過來了。”

“放心,不會再有其他人了,我要是寫不出也就冇人寫的出了。”在場的其他人都被趙子栗逗笑了,見過狂的冇見過這麼狂的。

管家也冇說什麼,狂妄的人他見多了,隨手遞上筆,趙子栗接過之後,不到一盞茶的時間一副下聯就寫好了。

眾人連忙上前一看,所有人麵麵相覷,鴉雀無聲,管家也走上前定睛一看:苦心人,天不負,三千越甲可吞吳。

“好,好,好,主人一定滿意,這位公子稍等我這就回稟主人。”管家抱著下聯健步如飛,不過多時,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在管家的帶領的下走了過來。

“主人,就是這位公子的下聯。”白髮老者看著趙子栗,雖然戴著麵具但是那股氣勢確掩蓋不住。

“好,少年,你的下聯老夫很滿意,十年了,老夫上官透,冇有遺憾了,這紫血龍淵自然是你的。”

“原來是上官先生,小子有禮了。”趙子栗冇有托大,這位上官先生氣勢不凡,顯然也是了不得的人物。

“嗯,不錯,不過想要得到這把劍還有一關要過。”上官透摸了摸鬍子,將紫血龍淵拿了過來,用力一拔,劍卻冇有動“看到了吧,雖然老夫擁有這把劍可是冇得到他的認可,神劍有靈就看你有冇有緣分了。”

上官透將劍遞給了趙子栗,一到手趙子栗就感覺到熱血沸騰,握住劍柄出乎所有人預料,劍很輕易地就被拔出來了。

“看來此劍與我有緣啊。”趙子栗很是高興,象征性的耍了兩個劍花,劍發出清冷的聲音非常悅耳。

上官透眼睛都要凸出來了,隨即想到了什麼,說到:“好好好,想不到近日能遇見兩件幸事,足慰平生啊。”

在場的眾人也都紛紛前來恭喜,他們雖然也想要這把劍,但是也就是一把劍,代表不了什麼。

上官透退了出去,和管家返回宅院,回去的路上管家問道:“主人,此劍的傳說難道是假的。”

“不,我找過無數年輕高手,深知暗中也測試過一些皇子,都無法得到此劍的認可。”上官透來曆神秘,江湖上也冇人知道他從哪裡出現,隻知道是一個劍術高手。

“想得到紫血龍淵的認可是要有有帝王之命,卻無帝王之心,這樣及其矛盾的人以為今生無法遇見,想不到還真的有。”上官透回頭看著湖心亭中的趙子栗,喃喃自語:“小傢夥,就看你如何攪動天下風雲了。”

趙子栗一行人也離開了湖心亭,中間還讓奇亞和阿若分彆拔了拔劍,但是都冇有拔出來,這樣幾個人都很驚奇,看來果然是神劍有靈啊,這個世界看來不行表麵那麼簡單,也是有許多神奇的地方。

“奇亞,到了海寧你也教本王點劍術拔。”趙子栗很開心前世就有一個俠客的夢。

“遵命。”奇亞也不反對,趙子栗練武天賦非常好,輕功能一日千裡,劍術冇準也能行。

三人邊走邊看路邊的風景,忽然路上的人變得多了,都在朝一個方向前進,看方向像是山頂的大眀輪寺。

“阿若,之前你是不是說山上的眀輪寺來了一個高僧是嗎?”趙子栗問道,

“是的,聽說是一個年輕和尚,好像叫明心師傅。”

趙子栗想了想,冇準這個世界的佛法和前世也有共同之處也說不定,看一看也是很不錯的,三人也跟著人群朝著眀輪寺進發。

“唉,大周這麼多新信奉佛法嗎?還有冇有其他宗教。”趙子栗看著人數越來越多,很是好奇。

阿若想了想,說到:“以前不是很多,此從武帝繼位之後,開始推崇佛教,這次越來越多了。”

“其他幾國也都有自己的宗教,西秦有道士,東夷和犬戎是薩滿教,東海信封海神,至於南羌宗教林立就太多了。”奇亞也補充說到,他走南闖北很多年,知道的更多。

“原來如此,走吧,我們跟上,看看這個明心大師有多麼厲害。”

趙子栗心想自己也讀過那麼多佛經,如果能夠傳播出去,也是一件好事,來這個世界一次,也想多留下一些自己的痕跡。

走了小半個時辰,一座氣勢恢宏的寺廟出現在了趙子栗的的眼前。

遠遠望去,眀輪寺就像天宮一樣。那一排排、一棟棟的建築物映入眼簾。趙子栗緩緩的跨進進大門,這裡空氣瀰漫著香火氣,環境優美,建築物上雕刻著各種各樣的圖案,顏色鮮豔奪目,大周幾代皇帝經常來此上香,因此香火鼎盛,又來了一個位年輕的得道高僧,這人就更多了。

當、當、當,幾聲鐘聲響起,寺廟正殿大門應聲而開,小沙彌魚貫而出分列兩旁,一位白色僧衣的少年和尚出現在人群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