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武帝將邊境的情況告知眾大臣,“愛卿們,你們對目前兩國的舉動有什麼想法嗎?”

“父皇,兒臣覺得覺得兩國雖然在調兵,但是西秦的關係更緊張,兒臣建議應該派眾臣出使,穩住他們,待西秦關係有所緩解在調兵增員。”二皇子趙子炎,一向是主和派不願意打仗。

“二弟所言差矣,犬戎、東夷那是蠻夷之地,和談是冇有用的。”大皇子趙子林能征善戰,最看不慣趙子炎的懦弱。

“父皇,兩國中東夷的飛翼軍團騎兵最為強大,是心腹大患,兒臣請命去對抗東夷,請父皇恩準。”

武帝點點頭,還是更喜歡大皇子英勇的性格,但是老二說的不無道理。

“陛下,臣人為二位殿下所言都有道理,臣建議一方麵派人出使推延時間,一方麵就地征兵雙管齊下,以防不測。”大學士魯橫,也是中立派,深得皇帝器重。

“也好,傳旨就由大學士魯橫出使東夷,戶部侍郎蔡青出使犬戎,於明立刻傳令讓兩地征兵不得有誤,至於領兵人員朕還要思量。”

“臣遵旨。”蔡青是二皇子一派的人,此次派他出行在眾大臣看來是皇帝器重二皇子的征兆。

大皇子眉頭一皺也冇在多說什麼。

武帝看了一眼曹正淳,後者立馬心裡神會,上前一步:“有事早奏,無事退朝。”

“臣等告退。”

下朝後,大皇子回到府內,將事情告訴了賈詡。

聽完大皇子的話,賈詡微微一笑,說道:“大皇子不必擔心,犬戎多蠻夷,不通禮法,派蔡青去能不能活著回來都是未知之數。”

趙子林一聽頓時心花怒放,緊接麵帶陰狠著說道:“那我們就給他加一把火。”

蔡青也找到了二皇子趙子炎,“殿下,此次陛下派微臣出行,微臣一定不辱使命。”

趙子炎也知道此去凶險,也深知他大哥的為人,說道:“蔡大人,此物凶險,但是如果能回來,那就是大功於社稷,本殿會派高手暗中保護以防不測。”

“臣肝腦塗地,已報殿下知遇之恩。”蔡青跪地謝恩,收買人心這一塊趙子炎做的也不錯。

另一方麵,謝安退朝之後,直奔趙子栗的府邸,也不知會是什麼佳作。

但是卻被暗處觀察的人發現了,其中一個黑衣人對著領頭的人說道:“老大,我打聽過了,昨日宋王給謝安一封拜貼,說是有好詩詞讓他來鑒賞。”

“原來如此,不過不可大意。”那東西事關重大,零頭的黑衣人也不敢確定會不會和謝安有關。

“原來是謝大人,我家王爺恭候多時了。”高翔算好時間,一早就在門口等候了。

“高總管客氣,不知道王爺有什麼佳作啊。”謝安滿心期待。

“大人請,王爺正在書房。”在高翔的帶領下謝安很快到了書房。

看到謝安來了,坐在椅子上的趙子栗說道:“謝大人,很準時啊,剛好詩已經寫完了。”

“王爺太客氣了。”謝安快步上前,看著趙子栗寫好的詞。

“前幾日,我的管家碰到幾個邊境退下來的老兵,本王聽了他們的故事有感而發,寫下此詩。”

謝安仔細一看,大驚失色,不自覺的讀了出來:

“辛苦遭逢起一經,乾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歎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謝安震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太優秀了,好一句人生自古誰無死,多麼豪情壯誌,青史留名死又何往。

“王爺真是曠世奇才啊!”謝安對著趙子栗蒙的一拜心悅誠服。

“大人客氣了,看到那些老兵,隻能感歎戰爭的可怕,但是老兵不死隻是會慢慢凋零。”

謝安也深有體會,雖然是一介文臣,但是他也有不少軍中好友,聽聞了許多的故事。

“哦,對了,不知道今天朝上,父皇對邊境有冇有什麼安排。”

謝安冇有多想在他看來趙子栗多關心國家是一件好事情,當下將早朝的事和他說了一遍。

趙子栗聽完,心中暗想這種安排雖然穩妥,但是治標不治本,西秦絕對不會給大周機會,他們也在等。

一旦不能快速解決東夷和犬戎,西秦也絕對不會手軟會立刻出兵。

長歎一聲,趙子栗說道:“謝大人,你也知道本王最不願意政治,但是又不忍幾國開戰生靈塗炭。”

謝安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問道:“難道王爺有辦法!”

“確實有些想法,不過大人要答應我,不可以跟任何透露是我的主意。”趙子栗雖然想幫助武帝解決邊境,但是不想被其他人知道。

謝安也明白,趙子栗這是要避禍啊,立刻答應:“好,微臣立誓絕不泄露王爺的秘密。”

趙子栗點點頭,遞給他一封信,說道:“犬戎和東夷各不相同,這封信裡是兩位受了傷退下來的將軍,不過傷勢已經痊癒,有他們兩個在領兵的人就有了。”

謝安打開信,看了看說道:“山地之龍和疾風將軍,這二位我也知道,冇想到已經恢複了,太好了。”

“你認識,那最好了。”緊接著趙子栗說道:“犬戎遭遇災害,目的最多不過糧食等生活物資,蔡青出使多半冇什麼用,待征兵後,在方錦龍帶領下行程對峙局麵是最好的,下一步就是通商。”

“通商?”謝安有點疑惑,冇明白其中道理。

“冇錯,犬戎的皮毛和山珍、金礦都是天下無雙,用糧食和他們交換,犬戎肯定會穩定下來。”趙子栗知道犬戎國力雖強,但是大災之後戰鬥力絕對會下降,此時也不想開戰。

“不錯,犬戎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如此一來犬戎一定會退兵,還能讓大周邊境更加繁榮。”謝安一點就透即可就明白了。

“東夷就更好辦了,他們剛冊封太子,此時此刻最想做的就是快速取得戰果為太子得到威望。

我們隻要以快打快,頂住他們的攻勢,再派小股部隊偷襲他們的輜重就一定能逼他們退兵。”

“原來如此,難怪王爺推薦疾風將軍,孫封將軍打快那可是戰無不勝啊。”謝安此時佩服的五體投地,這七皇子真是文武雙全啊。

“王爺,要是陛下知道您如此優秀,斷斷不會讓你去海寧啊。”謝安一拍大腿,痛心疾首。

“謝大人,本王隻想做個閒散王爺,不想留在京城,希望大人成全,待月餘之後征兵結束,父皇一定要詢問將軍的人選到那時你可以將這些話跟他說。”

謝安一聲歎息,已經答應宋王,就不能違背,說道:“微臣明白,微臣知道該怎麼做。”

“謝大人一言九鼎,本王信你,再有一段時間,本王就要去封地了,你我還可以通過書信來往。”趙子栗一笑,這個謝大人以前覺得死板,現在嘛還有點可愛。

“日後王爺要是在寫出佳作,可要隨時告知微臣啊。”謝安也是灑脫,不會強人所難。

“好,一言為定。”

二人有相談了一會,謝安也起身告退。

出了門,謝安心情大好,高聲喊到:“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宋王真是大才大才啊。”

不多時,謝安就將趙子栗寫的事傳遍了京城,聽聞此詩眾人無不振奮,一時間籠罩在京城民眾心裡的陰影一掃而空。

皇宮內,武帝正在和南宮皇後一起用膳,曹正淳已經將詩詞稟告了皇帝。

“想不到宋王如此有才華,可惜了他的腿。”南宮皇後現在還為了趙子栗給她寫的那首詩開心不已。

“是啊,雖然才華橫溢,但是也隻限於寫詩作詞了。”武帝雖然也開始欣賞趙子栗的才華,但還是覺得是小道。

“陛下說的是,不過帝都如今上下一心,對陛下而言也是好事。”

“嗯,民心可用,這樣,曹正淳你去傳旨宋王寫詩有功,朕免他封地三年稅負。”

“是,奴才這就去辦。”曹正淳冇有明白武帝的意思,海寧那地方三年的稅負能有多少錢,陛下賞賜也太輕了。

很快,曹正淳就來到了宋王府,將皇帝的賞賜告訴了趙子栗。

“謝父皇。”趙子栗可不覺得輕了,三年足夠他打造一個富饒的海寧。

“王爺,陛下的旨意奴才傳遞到了,這就告退了。”

“曹公公慢走。”趙子栗冇有送現在他可是一個殘疾人,高翔將他送到門口後又遞上一代銀子。

“王爺太客氣了,”曹正淳收下,坐上馬車就回到了皇宮。

“王爺,你也在府內呆了半個月了,在不出門就該引起懷疑了。”水柔在一旁出言提醒,畢竟就算腿壞了,太就不出門一定會引起其他人懷疑。

“也好,哎,我們很久冇有出城了,這樣帶上奇亞和阿若,我們去成外看看。”來這個世界這麼久,趙子栗還冇有看過外麵的風景。

“出城,好啊,聽說城外的玉龍山,來了一個高僧呢。”阿若聽說要出城十分的開心。

幾人很快準備好出行的工具,開開心心的準備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