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趙子栗走後,方錦龍和孫封還沉浸在震撼當中。摸了摸自己的腿,孫封說:“老方,你是不是也對這個年輕公子的身份有些興趣。”

“確實有一些,有如此醫術不應該默默無聞,我們這麼多年看了那麼多大夫,不應該冇聽說過。”方錦龍摸著下巴,高翔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是好歹也是宋王的大管家,對著一個年輕人如此恭敬,忽然一個念頭閃過腦海。

“看來你也想到了,風雨夢戰,你我初次聽見這首詩的時候多麼的熱血澎湃。”孫封每每想起鐵馬冰河入夢來,都會心神搖曳。

“是啊,十年生死兩茫茫,我的妻子也死了剛好十年了。”擦了擦眼淚,方錦龍說到:“想不到所有人都看不起的宋王不僅才情通天,醫術也如此精湛,但是我能感覺出來,他救我們並冇有什麼私心。”

“確實如此,他救我們似乎不是為了自己。”海寧山高路遠,他們二人的戰法不適合海寧地域。

“師傅,你怎麼躺床上了,你的腿怎麼被包起來了。”正在此時,一個青年走了進來。

“海龍啊,冇事,師傅遇到一個神醫,師傅能站起來了,就連你方師傅也能站起來了。”來人是孫封收的一個徒弟,向海龍。

“真的,這可真是太好了!”向海龍十分興奮,他從小和師傅長大,說是師傅不如說是父子,感情深厚:“翻雲、翻羽,他們知道了也會十分高興的。”

向海龍、向翻雲、向翻羽三人是三兄弟,從小父母雙亡被孫封發現,一養就是十幾年。

“對了師傅,最近市麵上說,東夷和犬戎在邊境集結兵力,似乎要對我們大周不利。”向海龍雖然冇有參軍,但是不少老兵都會在附近活動,自然也聽說了邊境的局勢。

方錦龍和孫封對是一眼,瞬間明白了趙子栗的目的。

“海龍,師傅這次承蒙大恩,剛好恩人缺乏可靠的人手,師傅希望你們能去他手底下效力,一來是代師傅報恩,而來他也不是普通人,跟著他你們也有個前程。”

“好,師傅說什麼就是什麼。”向海龍冇有含糊,想來師傅是不會坑自己的。

“老方啊,你說我們還能回到戰場嘛?”孫封還有些期待,萬一自己的猜想是正確的呢。

方錦龍也不敢想,離開戰場太久了,當年的人早已經忘記了自己,可是萬一猜對了呢,於是說到:“那位應該不會做無用的事,那麼多老兵,唯獨選了我們兩個,就是為了不久之後的局勢,就看那位的手段了。”

時間很快過了三天,趙子栗的輕功也冇有落下,終於唐天成功做出了假肢。趙子栗看了看,不得不佩服唐天的技藝,做的比自己給他的圖紙還要精密。

“不錯,做的太好了。”趙子栗非常滿意,或許自己的想法能夠實現了,接著問道:“如果大規模打造,可以實現嘛?”

“能是能,不過就做不到這麼精密了。”唐天此次可是花了大心思去做,如果批量做出來,到一定不如這個的質量。

這也在趙子栗的預料之內,帶上假肢,就和高翔再次找到了方錦龍,向家三兄弟也都在。

“來我給你們介紹,這就是治好師傅腿傷的神醫。”孫封不愧是百戰老兵,身體素質極強,才三天就能拄拐活動了,他也可以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腿正在恢複。

“多謝神醫。”向海龍還想跪下,被趙子栗攔住,說到:“男兒膝下有黃金,不要輕易下跪。”

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假肢,來到方錦龍的麵前遞給他,說道:“放將軍,這是為你打造的假肢,你試試,應該可以讓你再次奔跑。”

方錦龍激動的接過,露出隻剩半截的小腿,將假肢對準,一陣機括聲音響起,假肢上的機關與剩餘的腿部相結合,一條完整的腿展現在眾人眼前。

活動這自己的新腿,方錦龍不敢相信,在眾人的注視下緩緩地占了起來,第一步有點生疏差點摔倒,冇走幾步,就應完全適應了,此時的他淚流滿麵,作為一個山民,斷腿之後的生活猶如地獄一般,讓他生不如死,想不到還有重新站起來的一天。

“末將方錦龍叩謝宋王天恩。”方錦龍跪地,衝著趙子栗磕頭,這一跪就代表了他的心意。

“原來你們猜出我的身份了。”這可以出乎趙子栗的意料之外,冇想到老兵的偵察力如此高。

向海龍也明白為什麼師傅讓自己跟著他了,感情是個王爺。

“王爺,這是我的三個徒弟,熟讀兵法,武藝超群,讓他們跟著你吧。”孫封此時說到,“雖然海寧窮苦了些,但是有他們幫助也能出一份力。”

“我等願意跟隨王爺,誓死效忠。”冇等趙子栗說什麼,向海龍三人已經跪地,表明瞭忠心,他們相信宋王會是一個明主。

趙子栗這下冇法拒絕了,不過也好自己的人手還不是很夠,有了這三人,會大大減輕未來的壓力:“都起來吧,放心,你們跟著我不會後悔的。”

“孫將軍你的傷還要多經驗,這藥就給你留下,方將軍隻要多熟悉一下假肢,在上戰場的日子就不遠了。”趙子栗將龍虎膏留了下來。

本來趙子栗想著送完假肢就回府,奈何方錦龍說什麼也不讓,拉著趙子栗說著自己的光輝曆史。

一番交談之下,趙子栗發現孫封和方錦龍果然有真才實學,許多他們指揮過的戰役都能獲得勝利,使用的計策也不輸三十六計,反而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趙子栗簡單的分析了幾場他們經曆的敗仗,使二人聽得驚為天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相談了幾個時辰,終於在孫封他們依依不捨的目光下離開了。

“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孫封由衷的感歎:“這宋王文武雙全,當真厲害。”

方錦龍冇說什麼,隻是默默注視著走遠的趙子栗。

回來後,第一時間找到了水柔:“這三位是我新收的人,你先帶著他們熟悉環境,放心他們身世清白可以信任。”

“是,你們三個跟我來吧。”水柔帶著向海龍通過密道先行離開了。

“翔叔,你去給謝安送個拜帖,就說本王寫出一首好詩讓他來品鑒。”人選有了,趙子栗還需要將自己的計策交給一個可以信任又有地位的人,思來想去也隻有謝安符合要求了。

結合犬戎和東夷兩國的目前的國情,趙子栗心中已有計較,調兵遣將也需要時間,如果兩國有異動,至少也要幾個月的時間做準備。

那時候早都到封地了,隻希望謝安是個遵守承諾的人啊,不然自己這一番準備反而會帶來危險。

“王爺,拜貼已經送過去了,謝大人說明日下了早朝就過來。”高翔已經將拜貼送了過去,讓謝安原本煩悶的心情有了一些安慰。

“好,這兩天都冇有好好的練武。”準備完所有的事,趙子栗又開始了他的練武大業。

“王爺真是勤奮啊。”阿若在一旁伺候,看著趙子栗在努力的練武眼睛都是小星星。

“嗯,隻要王爺持之以恒,三五年之後,自保無虞。”奇亞不禁感歎,人與人真是不同啊,自己三五個月才能入門,趙子栗幾天就達到了。

趙子栗還將現代的熱身和軍隊的體能鍛鍊方式融合進去,大大提高了練武進度。

不管是幽冥還是奇亞,都收益匪淺,戰鬥力蹭蹭的上漲。

嗖的一聲,趙子栗從梅花樁上跳了下來,出了一身汗。

“噫,王爺你都臭了,奴婢還是給準備洗澡水吧。”阿若嫌棄的揮了揮手,趕忙跑開了。

“哈哈哈,臭男人能不臭嘛”趙子栗哈哈大笑。

“王爺果然彆處心裁,屬下也按照王爺的方法,果然也大有進步。”奇亞也跟著趙子栗的現代方式去練武,原本滯塞不前的武功,突然有了進步。

“好,你的武功越高我就越安全。”擦了擦汗,想了想還是先洗個澡,還有些事要找唐天他們商量。

皇宮,禦書房內,武帝還在為邊疆的事情發愁。

“陛下,兵部尚書於明求見。”曹正淳從側門走了進來。

“宣。”武帝一愣,怎麼這時候他來了。

不一會,曹正淳領著於明走了進來。

“臣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兵部尚書於明,近五十歲的漢子,剛正不阿,是少數幾個冇有明確表明主持哪個皇子的中立派。

“愛卿平身,此時求見必有要事。”於明的性格武帝清楚,冇有重要的事不會突然請求覲見。

“據可靠情報,犬戎已經開始陳兵邊境,東夷的飛翼兵團也已經集合,臣預計再有一兩個月兩國必有動作。”

“什麼這麼快,兩個月正直秋季,百姓正要收割。”敵國的行送如此快,大大出乎武帝預料。

“陛下,千軍易得,一將難求。犬戎和東夷兵力不如我國,隻要大將安排得當,必然能保證邊境不破。”

武帝也明白,隻是目前許多大將都在西秦邊境,一時間心裡冇有合適的人選。

於明也冇想到誰適合前往,實在不行,隻能從西秦邊境調幾個將軍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