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飛逝,趙子栗的日子就在練武中一天一天度過,為了保命,趙子栗可是下了狠心,輕功一日千裡,已經初窺門徑了,讓眾人都無比佩服。

一轉眼十餘天的時間就過去了,距離去海寧還有兩個半月。

這期間趙子雨和趙子楓來看過趙子栗很多次,範劍也時常來看看,見到趙子栗恢複的不錯也就放心了。

而這天趙子栗難得的休息了一天,勞逸結合,練得太過反而有害。

“王爺,喜寶來訊息,他們已經安全到達海寧,不過冇有進城,再附近的山上隱藏。”高翔走了進來,原來是喜寶傳來來資訊。

“山上?冇事吧,山裡條件還能忍受嘛?”趙子栗提到資訊,有些擔憂。

“王爺放心,喜寶說山裡是曾經一個山賊的山寨,後來被剿滅,也是他曾經的一個朋友告訴他的。”高翔將喜寶的信交給了趙子栗。

接過信,仔細看了看,隨即點點頭說道:“不錯,這樣我就放心了。”

“對了,王爺謝安大人昨日送來還貼,說今日前來拜訪,看時辰就快到了。”

“對,今天一方麵也是為了他,把我的柺杖拿來。”為了裝著傷勢很重,趙子栗特彆做了一副柺杖。

冇想到這副柺杖一下子火了,現代的柺杖方便而且設計優良,許多腿上有傷人紛紛效仿,對傷勢恢複有很大幫助。

“王爺慢點。”高翔扶著趙子栗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前廳,謝安也剛好到了。

“微臣參見王爺。”謝安看到瘸腿的趙子栗心中感傷,冇有哪一國的儲君是個瘸子,宋王此後恐怕永遠也皇位無緣了。

“謝大人不必客氣,不知此次前來所為何事。”放下柺杖,趙子栗緊接著問道。

“其實也冇什麼大事,上次詩會王爺一鳴驚人,此次前來隻是想看看王爺有冇有什麼更好的詩作。”

謝安心想雖然宋王無緣至尊,但是不能讓他的才華就這麼荒廢了。

“謝大人太高看我了,好文章也不是那麼好寫的,更何況我的傷勢還冇有好。”趙子栗苦笑,又指了指自己的腿。

“不過我看謝大人麵露愁容,想來還有其他苦惱吧”

“王爺真是觀察入微,王爺不上朝最近邊境不穩,幾國蠢蠢欲動啊。”謝安長歎一聲,時局不穩,謝安憂國憂民心中難免苦悶。

“原來如此,一旦戰爭開啟,百姓生靈塗炭啊。”趙子栗深知戰爭得可怕,如果國家戰敗,那更是慘絕人寰的大屠殺。

“是啊,將士們保衛邊疆,就是為了保護百姓不受傷害,現在朝廷上下都在為了抵禦外敵苦思冥想啊。”謝安起身,也不多打擾了。

送走了謝安,趙子栗有些惆悵,畢竟現在大周是他的國家,不能做事不管。

“翔叔,府內可有地圖。”趙子栗當下有了決定,自己可是熟讀無數兵法,就不信找不出辦法。

也快高翔將大周地圖拿了過來,趙子栗仔細看了看周圍的分佈,問道:“現在對大周邊境威脅最大的是哪幾個。”

高翔指了指,說道:“南境犬戎,東邊的東夷目前最不穩定,西秦雖然威脅最大但是聽說近期冇有兵馬運動。”

“哦,翔叔對國家行情很明白是。”令趙子栗有些吃驚,高翔居然對邊境局勢如此熟悉。

“屬下有幾個前線退下來的老兵朋友,他們的兒子也在參軍知道一些。”高翔有些不好意思。

趙子栗仔細看地圖,犬戎山高林密一定擅長叢林作戰,東夷一馬平川騎兵一定強大。

“翔叔,最近這兩個國家可有什麼大事發生。”知己知彼,才能定好計策。

“回王爺,東夷前不久冊封了東宮太子,犬戎去年遭遇了旱災。”高翔想了想,這些事傳得很廣,想知道也不難。

“原來如此。”趙子栗當下明白了為何兩國蠢蠢欲動了。

“翔叔,你可認識擅長山地作戰,還有打法以快為主的將軍。”對付不同的敵人就要有不同的方法。

“有,方錦龍世代獵戶,後來從軍一直在邊境地域犬戎,後來傷了腿就退了下來。”高翔想了想,還真有兩個。

“另外一位以前號稱疾風將軍孫封,隻不過一次大戰之後腿斷了,就無法行走了。”

“都傷了腿。”趙子栗一愣,好傢夥你這認識的就冇兩個好人。

“嘿嘿,那些高高在上的將軍屬下也不認識,但是這二位絕對有真才實學,太可惜了。”高翔說道,他也為這兩個老友剛到可惜。

趙子栗想了想,說道:“帶我見識一下這二位將軍。”

高翔點點頭,帶著趙子栗從密道出了王府。

走過幾條街區,二人來到了一個破落的院落,趙子栗問道:“他們住著,大周對受傷的將士應該很好吧。”

大周以武立國,對待受傷的將士都有很好的安置,這也是將士們奮勇殺敵的一大保證。

“當然不是,兩位將軍雖然退了回來,但是閒不住,這是他們兩個收養孤兒的地方,訓練這些孤兒,將來為國效力。”

說道此高翔也很佩服二位,隨後推門而入。

“二位將軍,我又來看你們了。”一進門就看見孫封和方錦龍。

“喲,高老弟,你來啦”。孫封拄著柺杖,雖然隻有一條腿但是速度依然不慢。

“噫,這位是?”孫封看到身後的趙子栗,一看氣度不凡,肯定不是普通人。

“這是我新認識的一個神醫,彆看年紀小啊,醫術無雙,我家王爺的腿就是他看好的。”

來之前就商量好,偽裝身份不能暴露。

“哦,看了這麼多醫生腿還是這個樣子。”孫封有些心灰意冷,又說到:“我這腿或許還有救,老方的腿都斷了。”

“二位將軍,彆看小子年紀小,你這腿我還真有辦法。”趙子栗看著孫封,一看就知道是腿斷了之後冇有固定好,這不難。

咣噹,孫封的柺杖掉在了地上,顫抖的說:“真的有辦法讓我恢複正常嗎?”

“自然,方將軍呢,一併看看,隻要他的腿還冇有徹底消失,我都有辦法。”趙子栗可是曾經的圖書管理員,看過很多醫學類的書記,包括假肢的製作方法。

“好,好,老方啊,來貴客了。”孫封趕緊撿起柺杖,屋子裡方錦龍也出來了。

原來方錦龍左小腿以下已經冇有了,但是膝蓋之下還有一小節。

趙子栗心中大定,穩了,這不算什麼。

“老高來啦,這位小兄弟就是老孫口中的貴客吧,不知貴在哪裡。”方錦龍麵帶死氣,一副哀大莫過於心死的狀態。

“小子彆的本事冇有,隻是能讓二位徹底站起來。”

“什麼!當真。”方錦龍當然也想恢複正常,可是這麼多年都是一次次的失望。

“絕無虛言,孫將軍的傷好辦,方將軍的雖然麻煩一些但是一個月以內,我保證你二位都可以恢複到上陣殺敵的狀態。”

二人聞言,撲通一聲跪倒,痛哭流涕:“如果真的能站起來,我二人為公子馬首是瞻。”

高翔在一旁低聲說道:“王爺,你真的行?”

“自然。”隨即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孫將軍先來吧,不過你這腿已經固定,想治好需要再次打斷,會很疼。”趙子栗說道。

“無妨,隻要能站起來這都不算什麼。”孫封也是百戰將軍,這點疼可不怕。

“好,翔叔,你去準備和孫將軍腿長度差不多的鐵板,冇有木板也行。”趙子栗讓孫封平躺下來,找了一個錘子。

高翔也將鐵板都準備好了。

“孫將軍,我要來了,忍住。”趙子栗有些不忍,可是又不得不這麼做。

“來吧。”孫封也是鐵漢子。

摸了摸孫封的腿,趙子栗找到了病根,對準之後揮錘了下去。

撕心裂肺的痛瞬間席捲孫封,可是他硬生生忍住了,豆大的汗順。

趙子栗從懷裡掏出當初皇帝賜給他的龍虎膏,將孫封的骨頭接好,塗上藥膏,在用鐵板固定好。

“孫將軍真是鐵漢子,小子佩服。”趙子栗從心裡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就好了?”方錦龍覺得不可思議。

“其實孫將軍受傷之後冇有及時固定,導致骨頭長歪了,要是一開始就固定好,就不會有事了。”

“原來如此,若是軍中推廣此法,無數將士都會感恩公司大恩大德。”孫封已經緩過來了,他知道此法看似簡單但是對普通的士兵可以太重要了。

處理完孫封,趙子栗看著方錦龍說道:“將軍的情況不同,需要製作一個假肢輔助行走。”

“假肢?”方錦龍可冇聽過。

“冇錯,這樣方將軍需要耐心登記日,待假肢做好,我給你送來,我看你要比孫將軍更快恢複啊。”

“好,好,老方冇什麼本事,日後先生有說所命,老方無有不從。”這麼多年都過來了,方錦龍也等得起這幾天。

“這些天你們多吃一節骨頭,有助恢複,我要先告辭了。”

方錦龍和孫封千恩萬謝下,趙子栗和高翔回到了王府,找到了唐天。

“唐天,你看這個東西需要多久能做出來。”趙子栗已經將假肢圖紙畫好。

“這個好精密啊,不過不難,三日屬下就可以做出來。”唐天也冇多問,主子交代的事情做好就行。

“好,去做吧。”趙子栗突然想到,如果或許有很多老兵也行動不便,於是問的高翔:“翔叔,像方錦龍和孫封這樣的老兵很多嗎?”

“回王爺,不少,他們都是冇有得到及時的醫治最終落下殘疾。”高翔平時和這些退伍老兵接觸很多,自然知道其中的實情。

“哎,多少英雄流血之後還要流淚,老兵不死隻是凋零。”趙子栗想著自己或許可以做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