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來的當然是最關心趙子栗的九公主和範劍二人了,六公主趙子楓也緊隨其後,三人幾乎同時到達。

“二位公主殿下萬安。”三人在王府前相遇,範劍趕緊行禮。

“嗯,想不到你還能來看七殿下,膽子不小嘛。”趙子雨很意外,趙子栗剛剛遇刺,殺手冇有得逞很大可能性還有下一波,這時候扯上關係可是很危險的。

“公主殿下說笑了,作為七殿下的朋友這點事不算什麼。”其實範劍心裡也有點打鼓,自己的老爹卻讓他趕緊過來。

“不錯,患難見真情,不妄七弟叫你一聲兄弟,以後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本宮。”趙子楓突然覺得今天的範劍還有點男子氣概。

範劍欣喜若狂,終於明白了父親的意思,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二位殿下,範公子快傾儘,殿下剛剛甦醒,身體還很虛弱。”高翔走了過來,將三人引進了王府。

“高管家,殿下怎麼樣了。”範劍經常來,和高翔也很熟了。

“哎,大腿捱了一箭,都傷到了骨頭,大夫說了,至少要臥床兩個月。”高翔一邊走一邊唉聲歎氣,是不是還擦擦眼淚。

三人聞言,心中都是一陣悲傷。

“高管家,殿下的藥熬好了。”阿若此時端著一碗藥,正要送過去,眼睛紅腫明顯是哭過了。

“阿若,見過公主殿下,手上不方便,請殿下贖罪。”阿若端著藥,還在不停的抽泣。

“冇事冇事,快送藥進去吧。”趙子楓看到阿若的神態不像作假,看開七弟確實傷的很重。

其實這是趙子栗用了萬惡的洋蔥熏了阿若整整半個時辰,眼睛都腫了,惹得阿若也是真的哭了。

整個王府人煙稀少,隻要阿若能瞞過去,其他人就都冇事了。

很快,三人在高翔的帶領下進到了趙子栗的臥室。

臥榻上,趙子栗麵色蒼白,腿上還有木板和厚厚的繃帶。

“冇事吧,還疼嗎?”趙子雨看著眼前的情景,很心疼。

趙子楓和範劍也是一臉的關心,看情況這條腿恐怕傷勢很重,以後的行走或許都還受到影響啊。

“放心,死不了,隻是需要修養,大夫說如果養的不好,恐怕以後會不良於行啊。”趙子栗一臉頹廢,誰也不想做個瘸子啊。

“七弟放心,我帶來不少藥材,以及交給管家了,曬後我就進宮求藥,一定治好你的腿。”趙子楓一把抓住趙子栗的手,不留痕跡的摸了摸趙子栗的脈象。

趙子栗心中一動,還好自己早作準備,看來這個六姐也不簡單啊。

“多謝六姐,禦醫也開看過了,父皇賜下了虎骨生肌膏,隻要養的好,就冇什麼事了。”趙子栗也冇有告訴武帝實情,禦醫也被他忽悠過去了。

“那就好,虎骨膏確實是難得的良藥。”趙子楓隨後問道:“可知道殺手是什麼人。”

趙子雨和範劍聞言也很關心凶手的身份。

“血刀堂,父皇已經下旨全國圍剿,相信不日就可以消滅他們。”

“原來是他們,哎,六國圍剿了那麼多次,他們都冇有消亡。”趙子雨知道血刀堂的來曆,是六國王超更替留下的人組成,根基深厚極難找到。

“肯定是有人看老大在詩會上出了風頭,這次雇傭殺手來害他。”範劍雖然比較犯渾,但是這次他卻說到了點子上。

一時間所有人都不說話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一定是如此。

“好啦好啦,我這不是冇死嘛,以後我也冇辦法出門了,料想那些殺手也不敢進宮王府。”緊跟著趙子栗一陣咳嗽。

“我們先走吧,讓七哥好好休息。”趙子雨見狀起身,也冇有再過多打擾,三人一起離開了王府。

趙子楓卻冇有回公主府,而是進了宮。

“父皇,我摸過七弟的脈象,確實是失血過多脈象虛浮,虎骨膏也已經塗在了傷口上。”原來趙子楓收到武帝密旨讓她去看看趙子栗是否真的受傷。

“嗯,禦醫也看過,傷口確實深可見骨。”武帝歎了一口氣,自己還是多心了。

“父皇,七弟已經要去封地,而且他的勢力幾乎冇有,為何還如此。”趙子楓其實有些不理解,為何父皇對七弟如此。

“老七如果一直平庸下午最好,隻是…算了,有些事你還是不知道的好。”武帝似乎有什麼擔憂,這讓趙子楓有些好奇,難道這個七弟真有什麼秘密。

大皇子,二皇子也都派人前來探望,想要檢視虛實,在趙子栗精湛的演技下都冇有發現異常。

過了幾天,趙子栗就以要安心靜養不再見客了,不少讀書人都深感惋惜一代文豪還冇有興起就墜落了。

謝安也很惋惜,他很看好七皇子未來的成就,可惜了。

而宋王府內,趙子栗支起一口大鍋,牛肉、羊肉還有各種蔬菜放在一旁,居然在涮火鍋。

高翔他們可以第一次見到這種吃法,還好這個世界也有辣椒和麻將,這讓趙子栗喜出望外。

“殿下,這些八角、豆蔻可都是藥材,這麼做冇事吧。”看著鍋裡翻滾的熱水,阿若有點害怕。

“來來來,學我啊,肉放在鍋裡涮一下,蘸著本王祕製醬汁,包你們舌頭全都吃掉。”趙子栗夾起一片牛肉,涮一下,放進了嘴裡。

“嗯,就是這個味,快吃快吃。”趙子栗的筷子就冇停下來。

其他人看著王爺吃的這麼爽,也忍不住動氣筷子。

很快所有人都被美味征服了,冇想到這麼吃如此美味。

連平時不苟言笑的奇亞也不顧形象,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很快幾斤牛肉和蔬菜都被吃光了。

所有人都吃的小肚子都鼓起來了。

“王爺真是厲害,既然想出如此神仙吃法。”高翔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好久冇吃的這麼爽了。

“這算什麼,你家王爺會的更多,跟著我保證你們吃香喝辣。”趙子栗想好了,去了海寧在開個飯館,保證紅火。

“對了,秦火他們到哪裡了。”高喜寶和秦火一行人走了也好幾天了,趙子栗還是非常我關心的。

“王爺放心,喜寶剛剛傳遞訊息,他們快到通州了,路上很安全。”高翔一直和他們保持聯絡。

“唐天他們已經將馬蹄鐵和馬鞍做好,裝配給幽冥了,王爺是冇看到幽冥那個興奮,用不了多久燕雲十八騎的實力會更上一層樓。”水柔剛從訓練場回來。

趙子栗遇刺後,所有人都繃緊神經,十八騎的訓練刻不容緩,好在裝備都做好,稍加熟悉就能適應了。

“對了水柔,你往返的時候冇有被人發現吧。”趙子栗知道監視他的人還在。

“王爺請放心,王府內有一條密道直通外麵,是王爺當年偷偷出去玩準備的,冇想到現在成了最佳的掩護。”

趙子栗以前經常被皇帝禁足,為了偷跑出去挖了一條地道,冇想到無心插柳了。

“哈哈,看開本王很有先見之明啊。”趙子栗轉念一想,這次遇襲如果自己會一些武功也不會如此狼狽。

“奇亞,你覺得本王如果現在開始練武怎麼樣。”

“現在練武,王爺的骨骼已經定型,成不了高手了。”奇亞看了看趙子栗,十四歲的身體骨骼已經快成熟了,在練也成不了頂尖高手。

“無妨,本王也冇想練到那個份上,隻是想多一些自保的手段。”趙子栗也明白,練武要從娃娃抓起。

“也好,既然如此屬下就教王爺輕宮和暗器之法,即能保命,難度也低一些。”奇亞武功極高,懂得也多,立刻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好,事不宜遲,就從明天開始吧。”一直在王府裡躲著,也很枯燥,練武還能打發時間。

“好,屬下今日先做一些準備。”奇亞說完,就去準備明日練武需要的東西。

時間很快來到第二天,趙子栗一早就起來,來到後院,奇亞已經準備好了,還好王府夠大,白天監視的人也不敢離得太近,這纔沒被髮現。

看著奇亞準備的東西,梅花樁、沙袋陣等等。

“王爺,你腿上這是?”奇亞看著趙子栗在腿上綁了什麼東西有些好奇。

“這個呀,也是沙袋的一種,裡麵裝了鐵砂,在腿上綁上重物對聯絡輕功應該有幫助吧”這也是趙子栗想到綁上重物說不定有所幫助。

“王爺果然聰明。”奇亞眼前一亮,是啊,如此練,當脫下重物後定然健步如飛,對自己也會有幫助的。

很快奇亞就進入了教學模式,開始訓練趙子栗的輕功,出乎所有人預料,趙子栗天賦很高,很快就抓住的輕功的訣竅。

“想不到王爺是個練武奇才,可惜起步時間太晚,不然武功一定遠在我之上。”奇亞很可惜,還是趙子栗起步在早幾年,一定能成為一代宗師。

“難道就冇有辦法了嘛?”趙子栗隨口問道。

“有,千年雪蓮等天材地寶或者有宗師高手願意犧牲自己醍醐灌頂。”奇亞想了想還真有,不過就是希望很小。

“算了吧,現在這樣也不錯,知足者常樂嘛。”趙子栗也冇有太在意,衝鋒陷陣也不需要他,能保命就足夠了。

看到王爺如此豁達,奇亞不禁是非佩服,看開自己這個人主子還不錯,不知道她在天之靈願不願意原諒我。

奇亞看著天空,再回想著自己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