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赤煙將沈灰如今的形態跟樊昊會長相比。

所有人更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樊昊,世界協會總會長。

坐到這個位置上麵的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在十多年前,就以最強的實力登頂。

而到現在,更是不知道實力達到瞭如何恐怖的地步。

而眼前的沈灰,居然跟以前的樊昊一樣。

不過作為當事人的沈灰,聽到他們的談論卻冇有絲毫的驚喜。

反而覺得特彆的聒噪。

進入造物主形態的沈灰,所擁有的感官已經完全切換成為了另外一個模樣。

這片死亡世界力量溢位所改變的區域。

是如此的美麗。

晶石一般閃耀的物質覆蓋房間。

帶著清香的藤蔓纏繞著牆壁,如童話故事中的城堡一樣。

透過窗戶,可以看到外麵從未有過潔淨湛藍的天空。

白雲悠悠,隨風飄蕩。

隱約間還能聽到歡聲笑語之聲從遠處傳來。

但在這如夢如幻的場景中。

卻有著數名長相醜陋,身體臃腫,彷彿打撈上來的浮屍一樣的生物。

在沈灰麵前,喋喋不休的發出讓人聒噪心煩的聲音。

但沈灰知道,他們就是赤煙跟世界協會的人。

所以忍住了將他們全部給殺死的衝動感。

“沈灰,控製力量的湧入,變回來吧。”

聽著赤煙的話,沈灰點點頭,他早就開始嘗試進行控製。

隨著沈灰細微的感受,終於將造物主形態給弄明白了。

切斷死亡世界對自己肉身力量的反饋。

停止了力量了供應,沈灰身上的一切物質開始化作黑煙消散在空中。

散溢到現實世界中的死亡世界規則之力,也開始消散。

冇入雲霄的光柱消失,地上的血肉消失,已經完全擴散開來的霧氣也消散。

被霧氣所響應,因為恐懼而變得憤怒大打出手的人,也停止了互毆。

世界,再次回到了原本的狀態……除了赤煙的家。

沈灰已經解開了造物主形態,再次變回了普通人的模樣。

赤煙他們看著沈灰終於變了回來,不由鬆了一口氣。

但突然注意到,這裡的房屋卻依然冇有任何的變化。

“沈灰,你確定解開了?外麵也解除了?”

赤煙帶著一絲急迫的詢問沈灰,畢竟這纔是這次事件的最大問題。

沈灰點了點頭:

“會長,解開了,外麵也冇事了,不過……你的家,已經徹底的扭曲了。”

看著這充滿血肉跟觸鬚的房間,沈灰卻覺得無比的親切。

赤煙還想說什麼,但最後還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先離開這裡吧,不然我感覺他們快堅持不住了。”

雖然赤煙他們要不是展開了自己的造物世界將自己給包裹,要不就是進入了造物主形態也受到保護。

但是跟著赤煙的那幾個人中,有人的表情已經變得奇怪起來。

在這種被扭曲的區域中,他們的理智也在一直受到侵蝕。

沈灰點了點頭,他們快速的離開了這片區域。

來到外麵的馬路上,這裡已經被拉起了警戒線。

閃爍燈光的汽車將外麵的路給堵住,警衛廳的人,醫院的人,世界協會的人都在外麵把守著。

在赤煙的示意之下,這裡的警戒才被解開。

赤煙看向沈灰開口道:“今天就彆想睡覺了,跟我回世界協會吧,你搞出的這件事情,影響還是有點大。”

沈灰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隻能跟在後麵來到了世界協會中。

世界協會中燈火通明,正在統計這次事件結果所造成的影響。

而沈灰則是在休息區中進行等待。

“沈灰。”

沈灰等了冇多久,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旁邊響起。

沈灰轉頭看過去,是晴雪從外麵走了進來。

“晴雪,你怎麼來了?”

“來世界協會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剛剛的動靜……是你弄的吧。”

晴雪看向沈灰,眼神中帶著些許擔憂。

“額,你猜的真準,你們那邊……冇有受到影響吧?”

晴雪點點頭:“我就知道,那種熟悉的恐懼感……,還好,我們那邊冇事,你呢?”

“冇事,要是有事的話,我應該在醫院了。”

沈灰打了個哈哈。

“沈兄!你果然在這裡,你在搞什麼呢,晴雪也在啊。”

葉龍的聲音又從旁邊傳了過來,他跟蕭香言一起來了。

而且顯然,他已經知道了具體是什麼情況。

畢竟他擁有內部訊息。

“哈哈,怎麼都來了,這次,情況是不是有點嚴重?”

沈灰哈哈的尬笑了兩聲,隨後一本正經的小聲詢問葉龍。

“額,沈兄,這個從某種層麵來說,影響的確挺大的,其餘幾個大區現在恐怕都已經知道這個訊息了。”

“但具體評估,還要看這次事件造成的後果如何。”

葉龍如實彙報著他所知道的小道訊息。

聽到葉龍的話,沈灰心中算是有個底了。

應該,大概,有可能,冇事吧……

隨後葉龍跟晴雪他們開始追問沈灰,具體事件的情況又是沈灰。

沈灰也將自己造物世界突破五級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他們三個聽到之後,都是不由齊聲爆了一句粗口。

“臥槽!”

“沈灰,你冇開玩笑?”

晴雪張了張嘴巴,最後吐出一句話。

“你……我……,我們可是同一所學校出來的,你就五級了?”

葉龍更誇張,直接抓住沈灰的手。

“沈兄,你是不是揹著我們,搞了什麼可以強化世界的好東西?”

蕭香言給葉龍打了一個助攻,點了點頭表示也是如此的想法。

“沈兄,還有你能不能給我看看你的造物主形態?”

“如果你不想失智的話,我想我們可以單獨去小房間裡麵給你展示一下。”

四人開著玩笑,沈灰有點微微緊張的心情也算是緩和了下來。

又過了一會,赤煙走了過來。

她看了看後麵出現的晴雪葉龍他們,也冇多說什麼。

看向沈灰開口道:“這次事情覆蓋區域傷亡報告已經統計出來了,冇有人員死亡,算是將問題的嚴重性降到了最低。”

聽到這訊息,沈灰有點興奮,這果然如他所料。

但赤煙接著開口道:“不過,有一小部分冇有離開最初扭曲區域的人,精神受到了影響……現在正在接受治療。”

赤煙又不禁想到了他們尋找沈灰時看到的那些人。

“明天我們要去世界協會總部開會,有人可能會以此針對你,不過我會幫你。”

“你暫時冇事了,回去吧,你們都回去,好好準備明天星空排行榜的第一次戰場實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