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旌笙的話,說的既隱晦,又露骨。

盈月的臉也不自覺漲紅了起來,阮良緣冇有反駁,她自然也不好多待下去。

“阿良,你看盈月這不就學乖了,在一切成了理所當然,很多事情就不需要刻意為之。”

傅旌笙抿了嘴角的一滴酒,含在口中,意猶未儘。

......

《且待良緣》第83章 緞麵繡

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請重新重新整理頁麵,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且待良緣》筆趣繁體小説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