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明淮的話,另寒夜和盈月也是一驚,兩個人都同時看向了阮良緣。

可阮良緣心底卻是平靜的,冇有太大的波瀾。

盈月對這樣什麼話也不說的阮良緣有些擔憂,上前小心勸慰道:“小姐,您彆太難過了!”

“我有什麼可難過的,這樣挺好。”

這邊阮景昱聽到門外有細小的說話聲,他轉動著輪子,拉開了房門,看到阮良緣的那一刻,阮景昱是又驚喜又心疼,說什麼都覺得太單薄,話落嘴邊就隻輕喚了聲,“小阮。”

昔日的大哥,銀盔戰甲裹身,威風凜凜,意氣風發,隻要想想阮良緣都心生敬畏。

可如今他就隻能窩在這竹木的輪椅上,素色長袍襯的他骨瘦嶙峋,空蕩著的兩條腿,更是毫無生機,讓人心痛。

阮良緣就隻是站在阮景昱的眼前,這麼呆呆的望著,就覺得很不甘心。

“哥,你還好嗎?”

寒夜跟盈月也都是沉默著,站在阮良緣的身後,看著阮良緣撲到了阮景昱的懷裡,這種親膩的溫暖,最是惹人憐惜。

阮良緣擔心在阮景昱的懷裡呆的久了,會壓到他的腿,所以,隻是半晌,她就站起了身。

阮明淮心裡其實也不好受,即使嘴上在不滿,可看到阮良緣,阮予淮心底僅有的一絲柔軟,也被觸動了。

“你終於捨得回來了!”阮明淮板著一張臉,但語氣裡還藏著幾分的關心,“怎麼,失望了?想來您希望我最好是被盈月和寒夜抬到您麵前,省著礙您的眼。”

阮景昱聽著阮良緣說著重傷的話,歎了口氣,自從母親過世,這父女兩見麵就總是吵的麵紅耳赤的。

“小阮,爹也是很關心你的,每晚吃飯都會多擺上一副碗筷,就是希望你那日突然回來,能吃上一口熱乎飯,你也知道爹一直都是這個脾性,你做女兒的就多擔待點。”

要說阮良緣最聽的還是阮景昱的話,盈月看著阮良緣走到一旁倒了一杯茶,也淡淡的笑了笑,“老爺,大少爺,盈月這就去給大家做飯去。”

統軍府之前的舊人都讓阮明淮給遣散了,隻留下一箇舊部高吉。

高吉看到盈月來幫忙,手裡的動作都停了下來,“吉叔,您老辛苦了!”

看到高吉熱淚盈眶的,盈月也趕忙上前安撫著。

因為阮良緣重新回到了統軍府,讓這裡也不再顯得落寞和寂寥,更是多了幾分的歡鬨。

傅旌笙一路跟著阮良緣回到統軍府,他心裡明白,這裡纔是阮良緣最在意的地方。

那道門檻也是他不論努力多久,捨棄多少,又不管是怎樣的算計和掙紮,都無法跨越過去的一道鴻溝。

轉過頭再望望另一邊,尚書府都被掛上了白幡,而那刺目的白,隻會提醒著傅旌笙,他始終是孤單一人,冇有一處溫暖是屬於自己。

他所有的熱情和溫慍,近在咫尺,卻也遠的被一道門封的死死的。

想著阮良緣離開豔色閣同他說過的話,他也不忍拂了阮良緣的心意。

傅旌笙在門外僵持了半晌,才走進了尚書府。